投诉化工厂污染被扣逾年 两村民获撒诉

2013-10-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右上图:被以"敲诈勒索罪"羁押逾一年获释回家的锺祥市磷矿镇刘冲村维权村民魏开祖。中上图:被同一罪名羁押逾一年,同于国庆节前获释的另一维权村民余定海。右下图:用污水灌溉的农作物,均出现大量失收和无故枯死。左图:被村民举报长期违法排放废水粉尘污染村庄的"大生化工厂",其烟囱每日24小时排放大量废气,令村庄整日被恶臭有毒气体笼罩。(村民姚女士提供)
右上图:被以"敲诈勒索罪"羁押逾一年获释回家的锺祥市磷矿镇刘冲村维权村民魏开祖。中上图:被同一罪名羁押逾一年,同于国庆节前获释的另一维权村民余定海。右下图:用污水灌溉的农作物,均出现大量失收和无故枯死。左图:被村民举报长期违法排放废水粉尘污染村庄的"大生化工厂",其烟囱每日24小时排放大量废气,令村庄整日被恶臭有毒气体笼罩。(村民姚女士提供)

 

因举报化工厂破坏生态环境,被当局以“敲诈勒索”罪逮捕的两名湖北省村民,被羁押超过一年后近日获撤销起诉释放。但其中一人的儿子被确诊患上末期肝癌,家属估计与该化工厂长年污染有关。(冯日遥报道)

被羁押逾一年获释回家的钟祥市磷矿镇刘冲村村民余定海,周四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他和另一遭羁押的维权村民魏开祖,于国庆节假期前双双获法院撤诉获释,但当局提出的理由令人难以理解。

余定海: “撤诉的理由就是说,证据出现变化,法院接受检察院提出撤诉的要求,地方领导其后来把我接回家,我自已亦弄不明白被放出来的原因,领导从公安局接我出来后,对我说公安还会侦查,我就被释放了。”

回家与家人团聚不久,他26岁的儿子却被确诊患上末期肝癌,目前正在北京医院留院治疗,余定海估计,儿子患癌与村庄长期被化工厂污染有关。

余定海: “我孩子从出生就在村庄内成长,那个化工厂投产数十年,不断排放有毒废水和废气,工厂排出来的有毒气体,布满整个村庄,水亦受污染,孩子身体从小受到有毒物侵害。”

余定海指,医生指儿子必须进行肝脏移植才可保命,否则祇能提供辅助治疗,估计儿子时日无多,余定海被羁押逾三百多日,期间全无收入可言,根本无法支付庞大的医疗和手术费,余定海现时祇希望有奇迹出现。余定海指,扣押期间曾遭公安刑讯逼供,目前身体仍未完全康服过来。

另一获释的村民魏开祖,其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其妻子姚女士接受本台记者访问时指,丈夫获释后仍遭当局监视行踪,被禁止上访和接受媒体访问,姚女士对余定海的儿子确诊患癌感到十分可惜和忧虑,她指当地大生化工厂,长年违规排放废水粉尘,过去几年,已有近十名村民分别患上癌症,目前化工厂仍然每日24小时不停运作,村民相信官员都得了化工厂老板的好处,继续包庇纵容化工厂。

姚女士: “我们持续受到污染影响,我们是最接近该化工厂的,我们逾百亩承包田已遭污水严重污染,农作物大部份枯死,所养的猪全部死亡,好几个村民都患癌死了。”

被指污染村庄的大生化工厂,83开始投产营运,由于其厂房违法大量排出废水,早已将村民的饮用水源污染,村内农作物枯死,生畜大量死亡,村民其后到镇政府上访,2011年6月政府官员介入事件后,该厂老板承诺给予受影响的20多户村民每户每年2万元的赔偿金,但其后未见厂方兑现承诺,所以余定海和魏开祖带领村民到北京上访申诉。他们两人其后返回村庄后,被当局指 “敲诈勒索”罪刑拘,其后被逮捕,今年四月底首次开庭,法院未有当庭判宣。

记者周四多次致电磷矿镇政府办公室,锺祥市法院和市公安局,他们办公室电话均无人接听。

由于大生化工厂未有在114查号台登记,记者无法找到负责人查问。

您的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