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大火两周年官司未了捐款无踪

造成58人死的上海大火死难者家属和灾民,在火灾两周年祭日周四自发举行活动悼念,数百人参与。有灾民称,事件发生至今当局仍未公开调查报告,约900万的社会捐款不知所踪,诉讼的官司差不多全被驳回,但灾民表示要上诉到底。(文宇晴 报道)
2012-11-1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shanghai1_fire_memorial360.jpg
2012年11月15日,逾百灾民和死者家属晚上举行烛光晚会,以及进行路祭。(王先生 提供)

2010年造成58人死,71人伤的上海静安区教师公寓大火,被焚毁的28层高公寓,过去两年来当局对被烧得焦黑的公寓进行整修,部分已完成外观重新粉刷,但有部分地方仍未清理完毕。

周四(15日)是火灾二周年祭日,灾民自发在大火现场附近悬挂著写上“一场火伤百家千户揪心万众,奠两周年缅亲人故友,乐见未来”的横幅,悼念大火中死去的亲人。

shanghai2_fire_memorial360.jpg
2012年11月15日,上海教师公寓大火2周年悼念活动上,灾民仍未抹去心中的悲痛。(王先生 提供)

妻子和母亲在大火中罹难的王先生对本台表示,由于活动事前向当局口头通知了,也为了配合附近的交通畅顺,悼念活动分别在中午和晚上举行,数百名灾民、家属,以及市民手持菊花参与。王先生又说,活动大致顺利进行,不过在下午的活动结束不久后,当局便以大巴士把放置在火灾大楼外的花牌挡住,此举令灾民不是味儿。

他说:“也不是妥协,无非就是说你们的时间不能太长,所以我们四点到五点时就暂停一下,先恢复交通。晚上会点蜡烛、献花和读祭文。在我们告一后落后,政府派了一辆大巴把整个标语都拦住了,然后我发的微博被删了。”

shanghai4_fire_memorial360.jpg
2012年11月15日,下午的活动结束不久后,当局刻意以大巴士把放置在火灾大楼外的花牌挡住。(王先生 提供)

因工作未能参与悼念活动的灾民周先生对记者说,即使身在外地,想到这一天有家人因火灾去世,不少灾民也像他一样希望能尽快把事情忘记,可是这些挥不去的阴影一直不能放下。

他说:“昨天虽然在外地,但脑里一直想著这个时间,想著这一天。然后看看那时候的相片,回想著当时的情况,真的很惨烈,眼眶全是泪水。这事虽然发生了两年时间,但它对我们的影响并没有消除。”

shanghai3_fire_memorial360.jpg
2012年11月15日,数百灾民以及市民,手持菊花来到大火现场进行悼念。(王先生 提供)

另外就灾民控告当局处理失当,以及要求公开大火调查报告、总共收到多少善款以及发放情况资讯等涉及17个官司,目前只剩下1个仍在处理,其馀的全被驳回或判败诉。

受灾民委托代理案件的律师袁裕来表示,与灾民商量后,打算向最高法院提出起诉,要求国务院公开调查报告的全文。他又说,灾民在大火中被烧毁的财物,当局却以“个人财产却不给予评估”为由,未为灾民作出赔偿。因此会继续透过司法途径协助灾民追讨,以及上诉到底,希望透过诉讼得到社会关注,要求政府厘清火灾的责任,还遇难者一个公道。

他说:“估计很难有结果,但是我们还会继续关注。可能还会有两个案件会继续,要公开死亡人数和名单等这样的政府信息公开。然后对有关单位和个人的责任追究。”

有灾民表示,即使为灾民暂时解决燃眉之急的捐款,大部份已到位,但据他们自发的调查资料显示,仍然有900多万的款项不知所踪。

本台多次致电当局曾成立的火灾善后小组了解,但电话没有人接听。

出事的公寓建成于20世纪90年代后期,约有500户居民,多为现职或退休教师。大火发生前,楼高28层的教师公寓正进行外墙修缮工程,当时大厦被棚架和尼龙网包围,加上现场大风,火势迅速蔓延。大火持续约4小时,消防出动超过一百辆消防车及千多名官兵救援。不过有灾民投诉,因当局救援迟缓导致惨剧,也斥责传媒对火灾的报导有选择性,未能充分反映事实真相。当局随后成立事故调查组,可是其调查的结果至今还没有正式对外公布,此举令灾民非常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