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访民逃泰寻庇护 宿愿未圆客死异乡

2017-09-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9月27日,郝威离世后,闻讯的滞泰中国难民前往医院送别。(受访者提供)
2017年9月27日,郝威离世后,闻讯的滞泰中国难民前往医院送别。(受访者提供)

身患癌症的辽宁女访民郝威,去年到泰国寻求政治庇护,在未等待到第三国接收,周三(27日)因器官衰竭病逝。有滞泰的中国难民,对郝威的离世表示哀痛,同时亦对何时能前往第三国自由生活,感到渺茫。(文宇晴 报道)

患上末期淋巴癌的辽宁女访民郝威,周三(27日)下午4时多在泰国的医院病逝。她的女儿郝梦于周四(28日)向本台反映,母亲因器官衰竭病逝,由于她在早前的病情已经十分严重,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因而未能留下任何遗言便离开了人世。

郝梦又说,联合国难民署虽然给予家属一笔款项处理母亲的丧事,但是为了母亲的治疗,她们已经欠下很多的债务,远远超出这些款项。加上在泰国又遇上了语言等多方面的问题,因而丧事如何办,她也不清楚。

郝梦说︰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钱这方面,因为太多,所以我们现在都在想办法,其实现在的医药费全都是欠的。现在我也是遇到一些麻烦,例如安葬方面的问题。然后会在一很小的问题上浪费一些时间,例如翻译。

滞留泰国的中国难民颜伯均获悉郝威病逝的消息后,立即赶往医院送别。他对记者说,郝威的病情十分反覆,她才刚出院不久,早前大家更相约见面,但是没有想到对方这么突然就离开了人世。颜伯均感到十分难过。

颜伯均说︰我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深了,因为郝威当时在9楼的ICU病房,她的遗体从病房移到冷冻室的过程,我就陪她走了最后这么一程。中间她有一段病情很重的时间,后来得到控制了,说好了就给她出院了,我们都以为她康复了。这消息真的很突然,非常让人沮丧,昨天晚上心里特别难受。

另一名滞泰难民邢鉴慨叹,即使已经逃离大陆,但是对于他们这些受迫害的人来说,因为目前在泰国也不是安全,随时会遭强行遣返。前往第三国家才是真正、也是永久脱离迫害的主要途径。他看到郝威未能实现到第三国过上自由的生活,便客死异乡,让他也感到对自己的未来很渺茫。

邢鉴说︰我感到很无助,也很痛心。痛心是像郝威这种情况的话,应该得到特殊的安排,尽快地去第三国治病。无助是因为在泰国,像她这么严重病情都得不到安置,那么我们呢?也是一样的吧,如果得不到第三国接收,那我们只有在泰国等死。

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分部负责人黎小龙表示,即使来到泰国向联合国难民署申请政治避难,可是何时能获得第三国接收,目前没有一个时间表。

黎小龙说︰流亡到泰国,希望有其他国家履行人道主义,接她去治病。可是没办法,病情恶化就离世了。中国难民在泰国真正得到国际社会的关心、关注非常少。很大程度上是由难民自保,自己解决自己的事情。难民署对难民的安置没有时间表。

现时51岁的大连市访民郝威,2006年以积蓄购入一间商品房,打算开店做生意。可是开发商未有如期交楼,政府部门亦不作为,在反映无果下,只有上访。10年来她一直上访寻求协助,但徒劳无功;长期关押和劳动更导致健康变差,去年初证实患上淋巴癌。同年10月,她抵达泰国曼谷,寻求政治避难。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