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国家难民收容额爆满 滞泰大陆难民感叹何处是家

2017-10-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7年10月4日,流亡泰国的河南维权青年邢鉴(左)第二年在曼谷过中秋,没有家人在旁,他与滞泰难民柳学红(右)一起吃饭度过。(邢鉴提供)
2017年10月4日,流亡泰国的河南维权青年邢鉴(左)第二年在曼谷过中秋,没有家人在旁,他与滞泰难民柳学红(右)一起吃饭度过。(邢鉴提供)

近年来国际难民不断涌现,西方国家的难民收容额早已额满见遗,滞留在泰国的大陆异见人士,已接获联合国难民署通知,著他们自行找第三国安置。在中秋佳节,这批来自中国的政治难民,深感月圆人缺,思亲与无助交织一片。(海蓝 报道)

流亡泰国约2年的21岁河南访民邢鉴表示,今年中秋节,特别想念父亲及在狱中的亲友,人在泰国感到无能为力。父亲在狱中受酷刑及虐待,精神状态不佳,他很难过。其姐及祖母、外祖母仍在服刑,目前家中剩下母亲独自过节。他又指,父母都想他回家,但他一回中国便会被抓,他感到几乎没有机会跟家人团聚,他很希望有第三国安置,开展未来的人生。

邢鉴说:留在泰国没有出路,我现在很年青,如果说能获得安置的话,我想继续的读书,然后进行自我创业。自从父亲他去年在监狱里,他已经被视作死亡时候,他现在脑子很混沌,整个家庭的压力全在我身上。

邢鉴早前到联合国难民署法律援助中心查询,职员说接收国今年名额剩很少,让难民自行寻找。对难民来说很难找到国家收容,还是透过联合国渠道较好,但现在对安置感到渺茫。

2015年10月26日,邢鉴到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申请难民身份,去年中秋节获批准正式成为难民。邢鉴父母自2002年为儿子车祸维权,2012年父亲邢望力被指敲诈勒索罪判刑两年,母亲徐金翠被指妨碍公务罪判刑两年半,其后家人继续上访。直至2015年,邢鉴一家先后判刑,其姐邢梅、70岁祖母邢家英及外婆何译英,被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6个月。今年8月26日,其父邢望力,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判刑4年6个月。

另外, 北京访民张淑凤约两年前携女儿到泰国申请庇护,2人虽然获批难民,但难以获得安置,而残疾丈夫张德利独自留在北京备受监控,一家人团聚无期。

仍在养伤的张淑凤指,8月初在联合国难民署外抗议被泰国警察打伤,至今仍未痊愈,没钱医病。周三是中秋节,她们没有节日的感觉,其实在中国也没过中秋,因为家境贫困,从来没有过节。

至于中秋节愿望,她表示,希望联合国难民署尽快安置到第三国,如果自己找国家安置,根本没钱做担保。两母女在泰国逾期居留,没法找工作,她的身体也不好,在这里生活艰难。她又指, 她与女儿逃到泰国后,丈夫的低保褔利被当局取消,原本靠家庭津贴也可生活,但今年一家人的6千元,被信访局官员取消了。

张淑凤说:我没有逃到泰国来,我在国内我们都没有过节,一向中秋节我们从来没有过,这些节日对那些贪官来说都是他们过,我们这些冤民还过什么节。

2002年12月,张淑凤女儿上小学迟到被老师殴打,丈夫到学校理论,老师持铁棍把丈夫殴打致残,他们上访遭到非法拘禁,她曾被劳教两次。其后2013年房屋被暴力强拆,他们再次上访,她及丈夫被多次拘留。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