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疫苗诉讼14年终获胜 赔偿48万

2016-08-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河北唐山一名7个月大女婴接种疫苗后致残,事发14年后,近日终获法院判决胜诉,获偿48万元。有疫苗受害孩童家长表示,虽然赔偿金额常非少,但能够经司法途径伸张正义,已是一种进步;有前卫生部官员则指,卫生部门没按照为孩童接种疫苗的严格规定程序工作,难辞其咎。(潘加晴 报道)

上海澎湃新闻网周一(8日)报道,2002年1月,7个月大的毛泓(化名)在低烧时被接种了A群流脑疫苗,此后被诊断为颅内感染。司法鉴定显示其脑积水致四肢瘫痪、智力发育障碍、终身残疾、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属一级伤残。

2005年6月起,毛家开始了漫长的诉讼。唐山市两级法院2006年曾认为此案系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纠纷、不属法院民事案件受理范围,河北省检察院时隔7年对此提出抗诉。11年间,毛家共拿到6份判决,区法院曾3次驳回起诉。

河北省检察院认为,根据《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的规定,因接种单位违反接种工作规范、免疫程序等给受种者造成的损害不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毛泓主张的也是医生违规接种导致其颅内感染,认为卫生院存在医疗侵权行为。因此,一、二审法院仅以接受疫苗接种产生纠纷为由即认定该纠纷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纠纷,缺乏证据证明。

该院还援引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因生命、健康、身体遭受侵害,赔偿权利人起诉请求赔偿义务人赔偿财产损失和精神损害的,人民法院应予受理。”    报道指出,即使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纠纷,目前北京、山东等多个省市也已明确规定,不同意接受补偿的,申请人仍可以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广东疫苗家长余同安周一(15日)接受本台访问时表示,他走了多年司法途径为孩子讨说法,明白到审判结果并非由法官所决定,中国的司法制度是由评审委员会操作,完全没有独立性,同类案件获胜的机会非常少,因此今次的判决是值得高兴。

他说﹕我反而认为很高兴,虽然48万元太少,即一条人命等于48万元,但感到高兴的意思是(政府)已有进步,孩童因疫苗接种受到伤害至今,政府仍未立法,她(家属)经过抗争11年,居然获得48万元赔偿,即使是48元,都是一种胜利,一种高兴,相比以前已经是进步了,证明所有受害者的抗争,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借力。

中国卫生部前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长陈秉中也表示,因疫苗接种,孩童受到伤害或影响智力发育,是应该给予赔偿。他指出,孩童接种疫苗有严格的规定,受害人接种前有发烧症状,是绝对不能接种,卫生部门难辞其咎。

他说﹕因为她发热期间,绝对不能注射,不能用,要用的话可能出现的症状更为严重,所以检验是很重要。第一在儿童健康情况下,且符合接种的,才能用疫苗,如果不是这样的话,是违反规定,应该是卫生部门负责的,因为这个疫苗接种是很严格,接种造成严重后遗症,有关部门应该负责,(受害人)应通过法律渠道追究。这个属于监管问题,卫生部门不能护短,不能掩盖问题,这样才是公平合理,人民的健康才得到保障,如果出了问题推卸责任,那就是严重的错误。

毛泓的家属表示,他们认为48万赔偿不算多,“还了外债之后难以维持生计”,称仍不放弃申诉和申请援助项目。 8月8日上午,涉事医院唐山市丰润区丰润中心卫生院(原丰润镇中心卫生院)已凑齐并向毛家支付48万元赔偿。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