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树庆、吕耿松以言入罪被判重刑

2016-06-1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6年6月17日,数十位各地赶到浙江杭州法院的公民,在法院后门等候陈树庆、吕耿松的宣判结果。(现场人士摄)
2016年6月17日,数十位各地赶到浙江杭州法院的公民,在法院后门等候陈树庆、吕耿松的宣判结果。(现场人士摄)

浙江民主党成员陈树庆、吕耿松,其被控“颠覆罪” 案件周五(17日)宣判罪成,分别判监10年半和11年。律师认为裁决太重,2人是以言入罪,涉案的文章,内容根本不构成犯罪,会提出上诉。当地其他民主党成员在宣判前已被限制自由,其中2人在法庭外被带走一度扣押。(文宇晴 报道)

浙江民主党成员陈树庆、吕耿松被控“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案件,周五在杭州中院先后宣判。吕耿松和陈树庆分别被重判11年和10年半。

陈树庆的代表律师付永刚向记者说,当局仅仅以2人的文章作为裁决的理据不合理,他不认为发表言论就构成犯罪,因而会上诉。

付永刚说:法律上规定,颠覆国家政权起点刑期是10年,但是本案中陈树庆的行为是否构成这罪,我们在辩论中已详细作出辩论,认为他的行为无非只是写写文章就被追究刑事责任,被冠上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这些观点在习近平的发言当中,也体现过他的这些观点,就成为了一些思想,成了一种直观的方针。真让人很难理解,真的很难理解。

记者问︰有没有说要上诉?

付永刚回答︰他们没有在法庭上表态,因为法庭没给他们这个机会。宣判完就把他们带出法庭了。但是我昨天在会见的时候,陈树庆明确地表态,无论判他1个月,他都要上诉的。

陈树庆和吕耿松案件的宣判备受关注,杭州当局也加强了维稳,连日来对2人在当地的朋友警告不许到现场围观。

民主人士邹巍避开国保的监控,陪同吕耿松的妻子来法院听取判决,但当他抵达时即被控制,并送到派出所扣押约3个半钟,直到宣判结束后才获得自由。

邹巍在得悉宣判结果后感到很难过,他引述陈树庆曾说过的说话,指出作为民主党成员,有时候坐牢是为国家而做的一种工作。尽管希望这种工作越少越好,但这个工作在中国转型的时候,可能总要有人承受。那么,落在民主党人身上,就要义不容辞去承担这个牺牲。

邹巍说︰听到这个消息是非常沈重、难过,当然也是敬佩的。对我们的国度发生这样的行为,深深地感觉到痛惜和羞耻。特别受难者是我的学长、好朋友。我理解吕耿松、陈树庆,尽管上诉也没有可能改变对民主党人迫害的事实,但是我们仍然选择上诉。

除邹巍外,在外省生活的民主党成员吴成(音译),亦在法院外被一度带走。

至于杭州民主党成员戚惠民,则被限制在家,无法前往法院,直至宣判结束后寓所外的警察才离开。

戚惠民说︰昨天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明天不准去(法院)。然后今天(17日)一早我就看到1个警察和2个协警,在我寓所下看著。我去医院拿化验单,要坐他们的车过去,就是要看著你,不许你到中级人民法院去。其他的人,有些都是这样看著,要么是被喝茶。

即使民主党成员遭到严密监控,但从各地赶过来的数十位访民、维权人士等,则能成功在法院的后门聚集声援。

声援者之一的梁先生表示,法院外戒备深严,得悉有声援者在前门被带走后,他们便来到后门等候最新消息。

梁先生说︰反正(正)门口不让进,我们就来到法院后门的人行道站了一会。两边路口都有警车,后口也有20、30个警察戒备,有时候想拿手机出来拍照都要抢。我听到这个宣判的时候,心是纠结著,想流泪的感觉,太流氓了!

现年60岁的吕耿松和52岁的陈树庆,因长期发表文章和抒发己见而受到打压。2人分别在2008年2月和2007年8月中,因“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监4年。

2014年9月,吕耿松被批捕后,党友陈树庆也被公安抄家及拘捕起诉。2人的案件,均在2015年9月底的同一天在杭州中院开庭。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