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坎再数千人示威 疑律师受压不接林祖恋案(视频)

2016-06-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2016年6月22日,广东省乌坎村,一批小学生高举横额带头游行。(现场人士摄)
2016年6月22日,广东省乌坎村,一批小学生高举横额带头游行。(现场人士摄)

乌坎再数千人示威 疑律师受压不接林祖恋案

广东省乌坎村主任林祖恋公开承认受贿后,村民坚持他是因为孙子被胁持而认罪,数千村民周三(22日)再度在村里发起游行。同时,林祖恋家属聘请了律师介入协助,但司法局疑向律师事务所施压不许接办案件。有村民对外称,通讯的信号很差外,一些年老村民也无法为手机的电话卡增值。(文宇晴 报道)

林祖恋公开承认自己收受巨额贿款后,村民并没有相信,更认为是当局拘捕了林祖恋的孙仔林立义,来威胁他认罪。

公开认罪无法阻止村民维权,当局似乎再向其他方面施计。

葛永喜律师在网上群组发出消息,称林祖恋的儿子林雄、林伟、林壮委托他爲林祖恋的辩护人,周三早上接到所属律师事务所的主任电话,通知他,林祖恋家人汇到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费,已经被司法局强令退回,且要求不许接办乌坎的案件。

本台向葛永喜律师致电了解时,他表示有关的详情暂时不方便公开交代。

葛永喜说︰这个(其他代理律师是否遇到被退律师费)情况我不清楚,也不方便现在去说。

广东维权律师吴魁明批评,司法局无权强令退回委托人的费用。他向记者解释,律师在律师事务所挂牌执业,一般情况下律师自行与当事人签订合同,若要修改或解除合约,也应该是与当事人私下商议。律师事务所的职权不能超越,他估计也许是乌坎事件备受争议和舆论,当局刻意施压不许接办。

吴魁明说︰大部份的案件都是律师要单独,和当事人完成合同的谈判和条件的工作,事务所这样可能是受到压力。但这样来做,我觉得没有道理。因为我们律师跟事务所的关系是独立的。现在司法局经常以这样的理由查你,说这案子你要到司法局报备、要通过律师事务所批准才能接案。

尽管乌坎村民的维权一波三折,接连遭到当局施计阻止。不过村民维权的决心坚定,周三下午再次召集了逾千人,高举国旗以及抗议字眼的横额,在村里游行示威。

有声援乌坎的公民陈先生向记者反映,他曾成功与村民联系上,对方称村里继续有大批警察戒备。而且一些年长的村民无法增值手机的电话卡,从而与外界联系,估计是当局刻意逐步降低村民对外发放消息的频率。

陈先生说︰你想进村不好进,(警察)也不准进不准出。拿著电话卡去增值现在都增值不了。网上增值是可以,但是没有售卖了。农村能上网的(年长)村民不多,只能拿钱去增值。

陈先生又转述村民的说法,指不相信一心与妻子断关系的林祖恋会去认罪,相信是为了被扣押孙仔的安全,以及全村村民的安全。因而村民依旧十分拥戴林祖恋。

陈先生说︰现在可以肯定,(孙子)前天被抓,(林祖恋)昨天就认罪了。籨他认罪的视频可以看到,他的眼睛一直向下,说明他是有台词,而且他故意念得不太顺。而且他念的是普通话,目的是让外面的人能听懂,他应该说的是家乡话,很明显。我没猜错的话,第一如果你不配合,我想把你孙子怎样就怎样;第二,我可以告诉你我可以直接屠村。

他又引述村民说话,指东海镇政府大楼外的空地,周二开始被挖了个大洞,不排除当局是担心村民会到镇政府抗议,因而提前作出防范。不过有关的消息未得到镇政府确认,本台未能成功与镇政府方面联络上。

不过亦有村民在网上称,村里周三的情况与此前几天相比稍为缓和,未与警察发生任何冲突行为。

此外,一度被扣的林祖恋的孙儿林立义,周二深夜在新注册的微信帐号上,张贴了爷爷的相片,下面配以三个黑字。周三又留言称“当你走头无路的时候,你还有最后一条路,记得那就是犯罪,这并不可耻。”未清楚是否暗示林祖恋是“被认罪”。

记者尝试给他留言了解最新情况,但一直未有回覆。

您的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村民已经很可怜了。在这种时候,还有一些文人出来抽水。写什么我父亲的乌坎。我父亲曾将乌坎治理的如何好。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现在和你父亲那个时候完全不同了。村民们说,除了没有强奸妇女。日本鬼子干过的事,他们都干过了。你父亲那个时代哪有这么无法无天?

2016-06-22 18:16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