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刘彦的丧子之痛

由本集的“访民实录”开始,我们会暂时离开上海转向山西,报道儿童因注射毒疫苗致死或致残的个案,家长如何面对丧儿之痛。居住在山西阳泉市的刘彦伤心地表示,失去孩子后一家人在悲伤中过活。(文宇晴报道)
2010-05-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自3月中《中国经济时报》发表了记者王克勤的有关“山西疫苗乱象”调查系列报道后,即引起社会巨大的回响。因为在这报道中,他指出了山西有逾百名儿童因注射疫苗后死亡或致残。山西省卫生厅通过新华网发布消息,指这是不实报道。不过《中国经济时报》也立即发表声明,声称愿为报道承担所有法律责任,也希望有关当局能正视问题。

一触即发的事件牵连甚广,受疫苗影响的家长不满前往抗议。居住在山西省阳泉市义井镇泊里村的刘彦便是其中一人。他伤心地表示,去年8月中,四岁的儿子与爷爷来到老人院时,突然被一条在院内跑出来的狗咬伤了右脸,当时爷爷已立即把孩子送到村卫生所,一小时后从市疾控中心购得狂犬疫苗,给儿子注射了。此后,又给儿子接种了2支狂犬疫苗,那时候儿子一切正常。

刘彦表示,在儿子注射第4支疫苗后,便开始发烧和呕吐。他与太太见状况不妙,于是把儿子送往市第一人民医院进行抢救,当时医生诊断说可能是患上了肺炎,于是刘彦安排儿子入住医院,可是,当日下午儿子已返魂无术了。刘彦说︰注射了第17天我的子便去了,第16天开始发烧、呕吐。之后我们也去了医院,但是他们说不出什么病因。然后我的小孩就不在了。

最后当局以“重症病毒性脑炎”来诊断刘彦儿子的致死原因。不过刘彦一家却深信不疑,怀疑是因为注射了疫苗令儿子死亡,于是到了卫生局和疾控中心了解情况,可是他们都推卸不管。刘彦说︰我们有反应过了,但是他们就是不说这是什么事,不要我多说。反正撞种疫苗后就发热、呕吐。

为了等待当局的一个说法,刘彦仍然没有把儿子进行火化,他的尸体还在医院的停尸间里,希望真相大白之后才把儿子好好安葬。刘彦表示,这是他与太太唯一的儿子,他的去世令一家上下非常悲痛。刘彦说︰我的孩子去得挺冤枉的,我们家里的人精神都受到很大的挫折,我的妻子一直卧病不起,每天都在床上下不来床。父亲也非常难过,我也是每天不能工作,我的儿子去年8月份死亡的,几乎是一年了,我们都不能正常地生活。然儿子死亡了,一家都接受不了这个情况。

记者问︰以后有什么打算?

刘彦说︰我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只希望有关的领导为我们解释,帮我们解决一下。给我们一个我们公平的说法。

好像刘彦这样的家长只是冰山一角,他们的惨况和处境往往不足向外人道。事件被爆出后,网上不少网友纷纷表示关注,也希望当局能把毒疫苗的事件查个水落石出。下一集的“访民实录”,我们再揭开更多这些受毒疫苗影响的家长,在痛失至亲后的如何生活。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