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在压力下为儿子讨公道的靳伟才

最近毒疫苗事件被揭发后,当局为了隐瞒实情而对部份受害孩童家长进行监控,防止他们泄露更多事情。今天“访民实录”的主角靳伟才表示,他是冒著风险讲述儿子受毒疫苗残害的苦况。(文宇晴报道)
2010-05-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居住在山西省高平市三甲镇底池村的靳伟才,拥有两名儿子,一家生活得非常幸福。现年18岁的大儿子,却因接种了毒疫苗,令一家的生活出现了巨大的变化。靳伟才表示,2006年8月,只有14岁儿子为响应政府接种乙脑疫苗的号召,在镇卫生院接种了乙脑疫苗。

可是在接种后的第二天,儿子感觉头痛得很厉害,也发起高烧来。两夫妻见状立即把他送往市人民医院治理。两日后医生说儿子退了烧,可以回家。但是,儿子当晚又再发起高烧。这次他们送儿子到长治市和平医院,医生当时确诊儿子患上了乙脑疑似病例,儿子也因此住院10多日才出院。

靳伟才说︰2006年8月26日,接种以后小孩发高烧,然后住院,住了18天才出院。就打了一次就出了问题,打了之后针口地方便肿得很,第2天便发高烧。医院没告诉是什么事,也没人管。

可是靳伟才儿子出院后,虽然已再没有发高烧,却自此之后得到了后遗症,经常感到头痛得厉害,即使闻到异味也会令他非常难受。靳伟才说,他再次带著儿子到医院治疗。但医生就是诊断不了儿子是得了什么病,他与太太更是摸不著头脑,完全不了解。直至今年三月有关毒疫苗的报道,靳伟才才恍然大悟,于是与其他有同样遭遇的家长到各级政府部门反映情况,也要求得到一个合理的回覆,可是却次次无功而还。

靳伟才说︰反映也没有用,我们也没有办法,他们就是不管。我有上访过的,但是反映也没有用,他们是政府嘛。

靳伟才表示,他与太太都是农民,没有文化,所以希望两名儿子能读好书,将来找一份好的工作,脱离做农民的艰辛。可是自从注射了毒疫苗后,令原本品学兼优的大儿子顿时变得寡言少语,反应迟缓。

靳伟才说︰以前我的儿子很聪明的,但现在经常头痛。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孩子继续上学了,但很多功课都赶不上。

靳伟才补充,事件以来,山西省卫生厅公开表示会调查事件,但只有山西省疾控中心和高平市防疫部门的工作人员来过他家一次,其间亦只是询问其儿子当时接种疫苗的具体情况。之后便没有相关的人员联系过他。

为了儿子的病,靳伟才东借西当筹钱,现在已负债累累。也因为与其他家长上访,受到当局人员的监控。靳伟才说︰我们都不方便,就是怕这个手机被政府部门监控了,我是冒著最大风险来告诉你,你知这个意思吧。

记者问︰有一些家长受到一些威吓,你有没有呢?

靳伟才说︰有,但我不怕。因为我也想我的儿子进入政府,想进国家,想进党。如果不想进党和国家的话,这个事情我就不告了。

不过为了儿子,靳伟才表示他什么也不怕,坚持上访,即使感到希望渺茫,也要当局一个说法,还自己与儿子一个公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