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江门受害家庭用尽积蓄未能治好儿子

受问题疫苗影响的儿童遍及全国各地,不少患儿的家长都为子女的健康而忧虑,居住在江门市的余同安便是其中之一。他指儿子在接种问题疫苗后受到严重影响,即使耗尽积蓄也未能痊愈。余同安表示,无论是行乞,或受到当局打压,他只希望儿子能健康成长,也希望事件能继续受到关注,不要再让悲剧再次发生。(文宇晴报道)
2010-07-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居住在江门市新会区的余同安,2005年给12岁的儿子注射了流脑疫苗后,当天儿子出现了发烧和呕吐,继而反复地发烧和不自主地眨眼。余同安表示,当时他与太太见状还以为是医生对他们所说的过敏反应,因没有理会。但过了不久,儿子更开始不停地抽搐,之后更昏迷了。心急如焚的余同安两夫妇立即把儿子送往医院治疗,抢救了8日儿子总算醒过来,当时院方称余同安的儿子是得了脑膜炎。余同安说,经江门市和省疾控中心的专家鉴定后,表示他的儿子及多名同期相同疫苗异常反应的病童与接种该疫苗无关,属巧合事件。但是他却认为只是片面的说法。

余同安说︰抢救,医治,在医院昏迷了8日。当时我不为意是疫苗问题,但在我儿子住院其间一共有4个小孩,都是因注射了疫苗进行抢救。最奇怪的是我儿子打的疫苗是预防脑膜炎,但他现在诊断是脑膜炎病症,几代人和我们两夫妇都没有这遗传症,非常没有人道。

深信儿子是因为接种了问题疫苗而昏迷的余同安,给儿子转往多间医院诊治,可是都得不到确切的答覆,均称是得了脑膜炎。为了给儿子治好病,余同安把所有的积蓄拿出来全付在昂贵的医药费上,也曾到街上行乞筹钱,幸好得到各界人士帮助,儿子才能得以继续治病。目前儿子到北京进行干细胞移植手术,4期的手术费用约需要花20多万元,东借西凑下,儿子只能做了2期的手术,今月原本需要做第3期,但因为没有钱,他都不知怎算好。

余同安叹息,因为接种了问题疫苗,一家被弄得「家破人亡」。

余同安说︰我只能用家破人亡来形容。频临破产,债台高筑。我父母就因为我儿子,有一些封建的思想自杀了,希望把阳寿过给我的儿子,延续他的生命。

目前余同安17岁的儿子因问题疫苗而弄得脾气暴燥,记忆能力很差,原本今年已是高中三年级毕业了,但现在仍读初中一年级,而且根本追不上课程。余同安说,为何会继续让儿子读书?因为他希望儿子能在学校认识朋友,不会因为困在家里而变得孤独。

多年来,为了筹钱为儿子治疗,余同安一边工作一边忙于与在网上发动关注受疫苗影响儿童的事情来。余同安表示,不少有心人士知他的事情后都向他伸出援手,可是政府方面却就手旁观。

余同安说︰家的免疫计划工程我不反对,但疫苗的风险我们现在承受了,我们的孩子牺牲了一生的幸福,但没有理由国家就手旁观,不管我们。所以我在(网上发动疫苗倡议书,呼吁政府设立一个疫苗伤害救助基制。之前得到国家信访局官员的回应,但至今仍未对我这个受害人进行处理。

同时,余同安表示,他只是为儿子的事向有关当局反映情况,希望得到帮助,但无奈总是遇到打压。

余同安说︰我的电话这几年都监控了,每次我到省或北京抗争,或是两会期间,都把我非法拘禁。

为了让其他人了解更多有关问题疫苗的事情,余同安多年来在网上发表文章,实话实说,不希望再见到再有家庭受害。余同安说,就算受到监控也好,监禁也好,他都不会退缩,坚持公开真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