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实录】诬陷受害申寃无路 沪商境外争取平反

2017-01-0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现居美国的袁建斌表示,除非中国的法治明显改善,否则有生之年,不打算再踏足祖国。(袁建斌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现居美国的袁建斌表示,除非中国的法治明显改善,否则有生之年,不打算再踏足祖国。(袁建斌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不少访民因为在国内“有寃无路诉”,甚至受到迫害,最后选择去到境外维权。上海1名企业家疑因政治因素,曾被指为“瘾君子”要接受劳教,其后还因协助妻子的劳资纠纷案导致重伤;而他当时还是手抱的女儿亦卷入漩涡,事件惊动美国政府。这位商人现时旅居美国,正积极寻求渠道平反。(高锋和他谈过)

袁建斌出国前在上海从事电讯行业,有一间台湾合资企业,生意愈做愈大。8年前,由于其中1名台湾投资者是有民进党背景的台北县议员,上海市政府提出,要这名台湾人出让股权,但当时袁建斌认为,在商言商,这样做并不合适。

袁建斌说:因为毕竟人家已经投了我很长时间了,当时投入的时候仅仅是凭著我的构想。我感觉,不管是从做人的角度也好,或者其他的任何一个方面来说,我认为都不是太合适。

本来打算可以拖延的话,就一直拖下去。但有一日,公安突然找上门,以吸毒为由将他拘捕,还在办公室找到罪证。袁建斌凭闭路电视画面一直追查,最后认定是当局,指使公司1名司机嫁祸予他。

袁建斌说:他把桌子上的烟,拿去几个,又放进去几个。当我看到这个录像的时候,我就感觉到,我是被人摆了一道。就是这个司机举报我,说我吸毒。他都看到了,我买毒品这样一个过程。

袁建斌吸毒罪成,要接受2年劳教,期间公司数百万的固定资产,被一批前员工强行摊分。他重获自由后,一直无法找到工作,为了还自己一个清白,袁建斌到北京上访。终于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案件审判程序出错,不过上海市工商局就以资料不足为由,拒绝恢复他的营商资格。

袁建斌说:当时工商局的局长明确跟法院说,你们法院一定要出一个错案的依据,我们当时是根据你法院的决定,剥夺他企业法人的资格。他当然不愿意承担这个责任呀。

袁建斌心灰意冷,辗转去了美国。3年前,袁建斌的妻子牵涉之前上海的劳资纠纷,袁建斌带同6个月大的女儿,代妻返回上海出席有关诉讼。在开庭日,主审法官要求他接受调解,但双方僵持。

袁建斌说:法院里面有个女的,就把我的孩子抢过去了。主审法官就说,你签了字就可以走了。孩子在那边哇哇哭。

这个时候,庭上出现一批保安,把他推下楼梯。袁建斌身体多处骨折,当场昏迷,要入院接受手术。苏醒之后,当局仍然拒绝把女儿交还给他;由于女儿拿的是美籍,他和太太决定向美方求助。

袁建斌说:我太太当时在这边(美国),就联系了美国对华援助协会的傅希秋牧师和一些国会议会,他们对案子都进行了干涉,一起赶到美国国务院,当时的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要求对我孩子进行营救。美国政府马上联系了驻中国大使馆,和上海总领事馆。经过他们7天的斡旋,法院把孩子还给了我。美国领事馆就告诉我说,你和孩子在中国是有生命危险的。

之后,袁建斌一家三口一直留在美国,目前他正积极谋求平反夫妇俩人的寃屈。

袁建斌说:透过法律人士在桌面上说话,公开开庭,进行实况转播,或者进行公开庭审。大家讲法律,摆证据。没有甚么见不得人嘛。我只要求他们不要搞暗厢操作。

过去数年的经历,使袁建斌认定,在中国的法律底下,人民的安全根本没保障。而执法者也可以随意玩弄法律,践踏基本人权,连小孩子也不放过。他说,除非中国的法治有明显改善,否则有生之年,不打算再踏足祖国。

您的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刘荃

香港

..........

  《苹菓日报》、《星岛日报》、《东方日报》、《明报》、《太阳报》、《文汇报》、新浪网等香港各大媒体对Tac先生举报过期食物进行了全面报导,香港食物安全丑闻欲盖弥彰。然而,食物安全“无人管”的乱象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愈演愈烈,持续蔓延。痛定思痛,Tac先生不得不寻求全国舆论的声援。此时的Tac先生,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精神濒于崩溃,经香港某医院精神科确诊患上“混合性焦虑抑郁症”,疾病的折磨时常让他痛不欲生。

  人间正道是沧桑。Tac先生不畏强权,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为坚守良知,捍卫正义付出了惨重代价,期盼社会各界仗义执言,爱心人士伸出援手,一起帮助Tac先生走出困境。(Tac先生邮箱:enquiry@china.com)

  * 更多图片请透过百度或谷歌搜索“曝光香港食物安全潜规则”

2017-05-19 11:54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