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实录】鳏夫8年奔跑深切体验大陆司法黑暗面

2016-10-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江西省访民宋宁生四年前去过香港,先后参与七一游行,以及到中联办抗议。(宋宁生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江西省访民宋宁生四年前去过香港,先后参与七一游行,以及到中联办抗议。(宋宁生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江西省宁都县一妇人遇到非法行医失去生命,涉事医生因有特殊背景而得到官方包庇。死者丈夫为妻申冤,八年来东奔西跑讨公道。甚至远赴香港参加七一游行,以及到中联办抗议,结果被当局列入出境黑名单,连去北京也被禁止。维权过程深深体验内地司法黑暗的一面。(高锋向他了解过)

江西省访民宋宁生的太太,于2008年9月因肠胃不舒服,去宁都县一间诊所求医。驻诊女医生除了为宋太打针,又安排她吊盐水,结果,在8小时后,宋宁生便与太太阴阳相隔。其后才知道这间诊所是当地政府官员的亲属开设,驻诊女医生是没有专业资格的“赤脚医生”

宋宁生:当时打点滴的时候也感觉到不太对劲。那个医生在打麻将,还没到一半,人就不行,就发软了,又返回去,就走出了没多远,人就不行了。到了医院,人就开始不行。瞳孔开始扩散了。

宋太太当晚抢救无效。宋宁生去诊所理论,女医生提出私了,说愿意赔10万。宋宁生拒绝,报警警察不理,向卫生局求助,索取太太逝世相关资料,但对方不单止拒绝,后来还销毁纪录。遗体后来经当地医学院验尸,说死因是心脏病复发,但宋宁生说,太太一向无病无痛,坚信真正死因,是药物过敏。

透过正式渠道未能解开谜团,但一连串饭局,让宋宁生看到端倪。

宋宁生: 我们当地卫生局的官员,医生的家人,我们当地,负责尸检任务的赣南医学院的教授,一行人好几次在一起。

而赤脚女医生的诊所,经短暂查封后,很快就改名重新开业。宋宁生说,很明显,该次医疗事故,以及涉事的诊所和医生,受到地方政府包庇。

求助各级政府无门后,宋宁生决定到北京上访,试过在天安门广场,散发上访材料。一年后,宋宁生获赔偿21万,加上一套安置房,由镇政府和不同政府部门分摊。

失去至亲,也使宋宁生开始关注中国大陆医疗体制种种弊端。四年前,他联同另一名医疗事故死者的家属,由江西远道来到香港,参加七一游行,又去到中联办外面抗议。他说,没想到,身在一国两制下另一制的香港,国保仍然不放过他,还假扮香港记者,要求他提供从未曝光的医疗失误事故,相关资料。

宋宁生:没有任何人知道我在香港的电话,除了我的家人,但是,我们这边的国安就打到我电话,他讲,他是苹果日报的记者。我一听到这个电话,我就感觉不对劲了。因为一般媒体记者,他不会需要你的原始资料。因为这种东西对我来讲,我比较看重,是可以还原事件的一种证据,我就有点谨慎,加上(电话的)语言背景(声音),我就确定,他是我们这边的国安。

他相信成为内地国安诱骗的目标,和江西赣州市一宗由医疗失误引发的蓄意杀人案有关。

宋宁生:我个人认为,它有一个主要原因,涉及到赣州市人民医院故意杀人的问题。他们想掩盖这种真相。虽然真相没有爆发出来,但是他们恐惧,因为我这边有详细的、无懈可击的音频文字资料。

他说本来对香港的法制有信心,但事态发展出乎他意料。

宋宁生:我那时候很天真。认为一国两制,起码来讲,这个所谓的国家、政党,他要个脸面。结果呢?  

自此宋宁生被内地当局列入黑名单,没法再来香港,就连北京都不让去,与此同时,被列为维稳对象。

宋宁生的太太因为遇上庸医失去宝贵生命,使他踏上上访路。在他眼中,中国绝大多数医疗事故,离不开一个“钱”字。

宋宁生:利欲薰天嘛。现在中国的医院,它就是官方机构,你进了它的门,它说了算,就这么简单,不需要理由,这个国家赋予它这个权力。 比方说,这个(非法)诊所,它背后代表著卫生局,卫生局是国家的行政机构,它就代表这个政党,代表这个国家。

他认为,除非彻底改革体制,否则要扭转中国的医疗现状,根本是痴人说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