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实录】信访主任难忍官场腐败 弃官重披上访衣

2016-11-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李华成因遭当局,涉嫌违例徵用土地修建高尔夫球场,自此踏上上访路。(李华成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李华成因遭当局,涉嫌违例徵用土地修建高尔夫球场,自此踏上上访路。(李华成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本台早前报道过,河南省一名信访办主任因遭受无理解雇,投入上访行列,相反,四川省成都市一名访民,三年前却在机缘巧合之下,变身成为“信访调解室主任”,虽然角色转移,不过,只是短短4个月,他又回复访民的身份。(高锋 向他了解过原因)

李华成身份逆转的故事,要由9年前说起。当时四川省成都市青羊区当局,徵用他的承包地,修建高尔夫球场,但双方未能达成赔偿协议,后来当局涉嫌违例占地,涉及面积数千尺的民房,另外有数以百计树木被砍伐。

自此上访成为李华成生活一部分,由区政府、市政府、省政府,以至上京,连他自己都话,忘了到底上访了多少次。后来有人告诉李华成,当局视他为研究对象。

没多久,青羊区信访局的官员就约见他,原来是邀请他出任“信访调解室主任”。 李华成初时拒绝,经对方一再游说才答应。当时信访局对外解释,他们请李华成,是觉得他熟悉土地政策、善于讲道理,上访的经历也使他了解访民心态。李华成还记得,信访局领导要求他,要和访民讲道理,劝访民尽量走司法程序,以及解释,信访局也有他们的困难。

李华成:每个星期二的上午是区政府相关领导、区长、区委书记及部门领导,接待访民的接待日,就让我到场,接待访民。访民喜欢听我的,就是依法上访,还有一个,有些访民反映问题不明确,我跟他们讲,要明确说明问题。长时间劝过无数次,劝过好几次,我才同意作这个工作。每个月只有四个星期二,那就等于8百元的工资聘请我,中午是一顿免费午费。

所谓“久病成医”,多年来频密上访,使得李华成具备相对丰富的法律知识。当年10月,他正式成为建制一份子。

李华成:做了一段时间下来,领导跟我商议,就说你做得好,年终奖20万。

他如何看待自己的双重身份呢?

李华成:说好听一点,要站在中间人的角度才能做好工作,但是更多方面,我是站在访民角度来谈这问题,因为我本身就是个访民。比如说有些访民,他的诉求于法、于理、于情不好通过的,那我就必须站在中间的角度。否则,更多的是同情访民,因为访民的辛酸苦辣,我很清楚。 但实行起来,又是另一回事。

李华成:有些访民说,你是叛徒。我既不出卖访民,我不危害社会,也不危害你们的合法权益。我问心无愧的,我全部告诉他们。他们有个别的,没有正确的认识。我也不会埋怨他们的,我很理解他们。

原本以为工资是信访局发放,但后来才知道,这笔钱另有来源。

李华成:官方一个领导就告诉我,其实你的(工资)是维稳经费。我当时蒙了。头都要炸了。因为我真的是想,为著社会做出一点贡献,为著社会做好事。你说按照维稳的方式对我处理,我肯定在思想上,各方面都无法接受。

不过真正使他下决心辞职的,是挫败感。

李华成:因为信访是政府相关部门解决问题搭建的一个平台而已,但是遇到一些诉求,它们都会推诿。诉求高了,不好解决,但是诉求很低,也不解决。

当了4个月“信访调解室主任”后,李华成不再像以前那样,相信上访的作用,但他说,不后悔当初的决定,因为整个过程,让他学到很多。

李华成:目前在中国的信访问题上,不管它是信访条例好,信访立法也好,如果信访最关键的法律条款,不科学立法,不切合实际,那么访民最后是没有归属的。

他离职后选择务农生活,但同时也恢复访民的身份,至今仍继续为维权奔走。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