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实录】六四遗恨 艺术团精英沦街头演奏人

2016-11-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辛修禄出国前乃专业演奏家。六四当晚,他身在北京,目睹市民中枪丧生情景。(辛修禄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辛修禄出国前乃专业演奏家。六四当晚,他身在北京,目睹市民中枪丧生情景。(辛修禄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美国纽约市最近半年,经常出现一位中国长者在街头演奏中乐。原来他出国前是专业演奏家,六四期间遭公安陷害,上访经历使他认请中共的本质,馀生计划留在美国,盼望利用手中乐器,为中国的民主进程出一分力。(高峰 报道)

一身长袍打扮,戴墨镜,是中胡艺术家辛修禄的标记。最近半年,在纽约街头经常可以听到他的奏乐声。

(出中胡声)

辛修禄:比如说我演奏“二泉映月”的时候,说实在的,我这里头,都有一些六四大屠杀的悲惨的镜头在脑子里头,我就可以想像到天安门清场是多麽惨烈。

辛修禄在八十年代加入中国广播艺术团。1989年中共对六四血腥镇压,当时辛修禄身在北京,市民中枪丧生的情景,他至今仍然历历在目。

辛修禄: 半夜的时候就听著喊: “全体市民快下来看了,共产党开枪了”,一个六岁的孩子身上中了12颗子弹。当时北京三院(北京医科大学三院)的停尸房,有二十几个停尸间,都满了。

又亲眼目睹中共怎样对付手无寸铁的学生。

辛修禄: 有一个被坦克车压成肉饼的大学生。一看就绝对是坦克车的铝带压的。左脚,到左腿,一直到左边的胸,三份之一的地方,一直压到脑袋,左边的脑袋给压扁了,右边的脑袋挤成一个大鼓包。六四当晚辛修禄彻夜帮忙抢救伤员。其后公安找上门,把他带到派出所拷问。

辛修禄:一群地痞土匪流氓的警察和兵,围著我,把枪坨凿,披头盖脸的就踢我呗。

后来,辛修禄在艺术团同事协助下获释。他一直以为公安抓错人。直至几年后,他只身去到匈牙利做生意,有机会接触德国一个民运组织,才知道自己是被公安陷害。

辛修禄:他(公安)是嫖娼,被妓女把咀唇给咬破。他就说成被我这个暴徒打的。愤怒呀。要复仇。我原本认为他是看错人了,抓错人了,误会。我要回国,我要找到这个人。

在匈牙利站稳阵脚的他,不惜放弃自己的生意,回国讨公道。他两次向公安部写信陈情,当收到艺术团的回覆,才知道自己想得太天真。

辛修禄:“辛老师呀,你这封信写得口气太不好,你这么写不太好,我没办法把这信上交上去。”。那么我说,“我应该用甚么口气呀,给我制造了寃案,我还得说,党呀,亲爱的后妈,您可差一点把您的前窝孩子,您认为不孝的孩子给打死了。”

年届72岁高龄,本来想著退休后可以安享晚年,但连番经历使他心灰意冷,今年5月,他来到美国纽约,展开人生新一页。闲来在闹市街头表演中乐,帮补生活之馀,有钱剩就捐给和他遭遇相似的人。

辛修禄:我就是想流亡海外。共产党只要继续统治这个国家,她不给我平反,我就不回去了。我是根本不想涉入政治的。因为我们艺术家,就想搞好艺术。

他认为,随著越来越多中国人觉醒,深信通过人民抗争,中国会走上民主宪政道路。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