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实录】受聂树斌案启示 另案死囚家属拟控司法人员

2016-12-1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牛领钗认为,当局执行死刑及火化遗体过程仓卒,加上案件由有份参与聂树斌案的司法人员主审,使她相信儿子的死,另有内情。(牛领钗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牛领钗认为,当局执行死刑及火化遗体过程仓卒,加上案件由有份参与聂树斌案的司法人员主审,使她相信儿子的死,另有内情。(牛领钗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河北省男子聂树斌21年前被诬陷奸杀罪遭处决,案件近日经法庭重审后沉冤得雪。此次迟来的公义,使人关注中国司法制度的漏弊。而河北省另一名青年,数年前在家人未获知会下被执行死刑,他母亲怀疑事件另有内情,决意上访,希望为儿子讨回公道。(高锋和这位伤心的母亲谈过)

出身于河北省晋州市一个农民家庭的高鹏程,6年前闯入同学家里偷东西,刚好遇上同学母亲回家,双方发生打斗。对方被高鹏程的刀刺伤,其后伤重不治。

高鹏程母亲牛领钗回忆起,犯案时刚刚年满18岁的独生子时,显得有些内咎。

牛领钗:孩子也不知道投案自首。他上学可能学法律方面的事情也不太多。当时我们都忙著挣钱,还有个婆婆80多岁。家里条件不好,所以也不太管孩子。

三日后,高鹏程以抢劫罪被捕。河北省中级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缓期执行,但二审就在未通知律师及家人情况下,改判死刑。直至2012年9月底,牛领钗才收到通知,叫她取回儿子骨灰。

牛领钗:我就傻了,已经傻了。孩子是犯了点罪。罪也不至于死。再一个我们家属执意赔偿。再一个他的动机和目的是偷东西去了,又不是抢劫,又不是伤害人去了。受害人那边也有过错,孩子胳膊上手臂上都有伤。

就连判决书也欠奉,直至8个月后,才送到律师手上,而且内容不尽不实。

牛领钗:我儿子是学生,他们写成无业。再一个,过程和最后是相矛盾的,就是说,判决书是胡写。

1994年发生在河北省石家庄的杀人强奸案。当时年仅20岁的聂树斌被指是杀人凶手,翌年就遭到处决,同样行刑前并没有通知家属。到2005年真正凶手王书金落网,并供认自己是真凶,家属开始申诉,但一直受到河北省有关方面阻挠。

内地传媒追查,在2008年,当时任河北省政法委书记的张越,和当时管政法委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一直关系密切。传媒引述知情人士指,张越曾经阻挠案件复议,甚至逼真凶王书金改口供,但随著周永康及张越先后落马,案件今年终于得到重审,还死者及家人公道。

负责审理案件的公检法各主管官员,是否应被追究责任,仍然是很多民众关心的问题。据香港“苹果日报”引述网上消息指,当年聂树斌被匆匆处决,和中共高官亲属,急需器官进行移植有关。报道指,当年出任案件一审书记员的高雷,自此扶摇直上,相隔17年后,在高鹏程案,已升为审判长。

牛领钗认为,虽然苦无证据,但当局执行死刑和火化遗体的过程,加上案件由高雷主审,使她有充份理由相信,儿子高鹏程的死另有内情,又话,虽然人已逝,但她始终过不了自己一关。

牛领钗:你为甚麽让我去取儿子的骨灰?你不让我看儿子的尸体。你偷偷的杀了我孩子。这口气压不下去。孩子死得不明不白。

为了还原真相,牛领钗过去几年多次到北京上访,向中央相关部门陈情,但一直不得要领。她谴责高雷等司法人员玩忽职守、枉法裁判,正筹钱请律师,准备控告各人,以权力故意杀人罪。她认为聂树斌获平反只是特例,坚信二十多年过后今日,河北省司法体系,仍旧黑幕重重。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