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民实录】学者为妻鸣冤 舍大学厚职上访申诉

2016-12-3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杨宁远和太太周慧都是专业人士。过去两年多,杨宁远为了替太太申诉,辞去河南大学教职。(杨宁远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杨宁远和太太周慧都是专业人士。过去两年多,杨宁远为了替太太申诉,辞去河南大学教职。(杨宁远提供,拍摄日期不详)

中国不少寃假错案都源自缺乏司法独立。河南省郑州市一间税务所的女所长,出于好心借钱给客户周转反而使自己惹上官非,而且罪成被重判。她丈夫为了帮妻子洗脱罪名,过去两年多透过各种渠道上访申诉,期间他深切体会到中国的司法和检察的腐败现象有多严重。(高锋 和他谈过)

杨宁远原本是河南省郑州大学一间研究所的所长。他太太周慧也是专业人士,在市内开设税务所。3年前,周慧经不起熟客的恳求,把原本用来买房子的钱借出来。

杨宁远:她为甚麽找我老婆借这30万呢?她跟我老婆说:她公司需要改造厨房需要资金,需要借钱周转。实际上是甚么情况呢?她借了一个朋友100万本金。她每个月都要给3、5万的利息。

向周慧借钱的女客户赵冬梅,同年卷入官非,涉嫌侵吞挪用3千多万公款。她在任职郑州市检察院反贪局的男友教唆下,向当局举报周慧,收受了她15万贿款,但这笔所谓的贿款,其实是赵冬梅的还款。

杨宁远:按照中国的法律,行贿人举报受贿人,即便是真的,它也是自首,是不构成立功的,但是检察院的人,把我爱人抓了8 天,就给(赵冬梅)出了个立功证明,就是说,他们没有查实我爱人是否受贿,就认定(赵冬梅)立功。

原本判监20年的赵冬梅,因为使出这一著,获大幅减刑至6年徒刑。

杨宁远:赵冬梅被抓了。据我了解,她为了减刑,她举报了20多个官员。这些官员后来都被释放了。我估计检察院肯定找他们都要了钱了。最后就剩下我们这两个外地人。检察院也说了,这批人必需要进去一个,案件才有交待。

相反杨宁远的太太周慧,就因为受贿等罪名,一审判监16年。

杨宁远:判16年的时候我妻子肯定是很崩溃了。因为她自己是政府官员。她还是党员。她对政府和党都非常信任。她没想到司法会指鹿为马到这个地步。对我来说,也很震惊。

其后两年多,杨宁远花了大部份时间和精力,为太太申诉,除了去信各级官员,又上网举报。全国人大、政协、中纪委亦留下他足迹,但统统不得要领。

杨宁远:我做的工作是海量的。我爱人一出事,我就辞职没干了。我就全力以赴走这个案子。洗寃真的是一个巨大的工程。我这辈子真的没有任何事情,这么费过劲。我说我读博士的时候,也没那麽辛苦。就写这个案情,我从零开始,都写了上百遍。

他把太太蒙寃,归咎中国的公安、检察、和司法部门,未能互相制衡。

杨宁远:刚开始我去检察机关的时候,我对检察人员都很尊敬。现在他们在我眼里,我给他们取了一个外号叫“法匪”,他们是隐藏在公检法里的土匪。他们是违法犯罪的老手,我现在视他们如草寇。

到今年5月,周慧的上诉,加上杨宁远的努力,使案情出现曙光。郑州市中级法院以事实不清为由,把案件发还地方法院重审。

杨宁远:法院现在不敢判。法院它知道这个案子是个寃案。它不敢判有罪,但是它也不敢判无罪。判无罪就会得罪检察院。我也一直跟检察院的人在协调。他们反映:我们检察院办案子,办错了都要错到底。因为错了只寃枉你一个人,如果我们要纠正错误,我们要查处很多人。我们不能处理我们自己的人。

杨宁远说,周慧案何去何从,取决于中国当局治理司法腐败的力度。

杨宁远:我相信党中央是不希望看到寃假错案,也希望司法是公正的。 我爱人的前途,其中一个决定因素就是,中国反腐,尤其是反对司法腐败的,会怎么走。

虽然寃案平反无期,不过这位51岁的学者访民说,有信心法律必胜,公平正义必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