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问题疫苗令女儿小脑萎缩

今集「访民实录」的主角谭太,她的细女儿也因为注射了问题疫苗导致小脑萎缩,打官司和上访都未能追究有关部门的法律责任。谭太说,目前正为女儿的手术费用苦恼,同时也希望问题疫苗事件尽快解决,还所有受影响儿童一个公道。(文宇晴报道)
2010-07-1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与不少注射了疫苗后继而发生抽搐和发烧等症状的儿童一样,居住在江门市新会的谭锡鸿的细女儿也是其中之一。谭太忆述,女儿在2005年正就读三年级,那一年她在学校的组织下注射了流脑疫苗,放学一回到家就直喊头很痛,浑身不舒服,到了晚上更发起了高烧。那时家人以为这些都是过敏反应,没有多加理会。谭太说,女儿高烧不退,伴有头晕,头痛,呕吐等症状,于是第二天早上送女儿到村里的卫生站看病,一连看了三天,女儿都未能退烧,于是她与丈夫立即把女儿送往市医院治疗。

谭太说︰我个女儿当晚就发烧,看当地门诊,看了三天不行就去了医院。又看了三天,之后昏迷一,两天。然后住院住了半年。医生没有说是否因为注射了疫苗后而生病,只说是患上了脑炎,最后更诊断女儿是小脑萎缩。

谭太表示,女儿病愈出院后却发现她智力下降,更令家人痛心是看到女儿无法坐起和站立,也不能说话,整天要睡在床上,完全像残废一样。

谭太说︰后来自己都不能坐,就睡在床上,不能上学,停学一年多。记忆力和看东西都不是那么好,要降班。她原本现在读初三,但现在只读六年级,而且功课追不上。

谭太说,为了女儿的病,她曾两次到法院上告防疫站,控告他们使用问题疫苗,可惜两次的官司都没有结果,法官无棱两可的答覆令他们相当无奈,于是与丈夫联同多位有相当遭遇的家长到当地政府部门,甚至赴京上访,要追究有关部门的责任,可惜还是无功而还。

一家靠著丈夫谭锡鸿打工维持生计,大女儿已就读高中,家里除要负担大女儿的学费外,也要肩负起细女儿的学费和医疗费用,生活非常艰难。为了女儿的病,谭太一家已花尽所有积蓄,目前正安排女儿到北京做干细胞移植手术。由于是小脑萎缩,每边小脑的位置就要做三期的手术,每半年做一期,今个月将再到医院做其中一边小脑的第二期手术。由于没有足够资金,除向亲友借了钱外,也以特困户的身份向政府借了两万元应急。谭太说,即使再苦也要治好女儿的病。

谭太说︰去上诉,没有说是胜或是败,我们已去了北京医院做了次干细胞移植,加了药贵等差不多三十万。家里只得她爸爸一个打工,我留在家打理。他打工一年都不够女儿看一次病。现在打算就是给她做埋这几期手续,让她能治理自己就行了。

记者问︰做完手术后感到她有少少改善?

谭太说︰有少少改善,现在站起走路都可以,扶在床边自己慢慢走,以前就不能走路。

谭太表示,作为父母的,当然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在将来有他们的事业。但是,细女儿由于注射了问题疫苗后以致现在连照顾自己都成问题,实在让她伤痛。她没有所求,只希望女儿能健康成长,以及追究问题疫苗来源的责任,还所有受影响儿童一个公道。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