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李玉芬和她的孩子

为了给受到问题疫苗影响孩子一个公道,家长李玉芬多次到相关部门查询都无结果,对方每次都是敷衍及推卸责任,令李玉芬非常气愤。看著半植物人的孩子受到病痛的折磨,李玉芬更是悲从中来。(文宇晴 报道)
2010-08-1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在北京市门头沟区居住的李玉芬,目前在超市打工赚钱,与家人艰苦地生活。她在接受访问时表示,丈夫辞掉工作为了专心照顾半植物人的孩子,于是一家人的重担落在她身上,除了要打工帮补日常的开支外,也要为孩子的病筹集治疗的费用。

谈到孩子的情况,李玉芬更是悲从中来。她说,2005年5月25日她带著有1岁多的孩子到镇卫生院接种了乙脑疫苗,2日后孩子开始发热到夜里高烧并且呕吐,翌日她带孩子到妇幼保健医院就诊,医生说可能是疫苗反应,也可能是著凉,如果继续烧就吃点退烧药。可是,吃了退烧药后孩子还是高烧,当再吃退烧药后,过一会还出现呕吐现象,这情况持续了数日,之后更开始抽搐、口吐白沫,脖子和四肢发硬。

心急如焚的李玉芬两夫妇立即把孩子送往区医院救治,幸好孩子被及时抢救过来,只是高烧和抽搐的情况仍然没有改善。转往市儿童医院医治,医生经过各项检查后,孩子被诊断为病毒性脑炎。之后孩子即使已停止了高烧,可是身体的状况却受到严重的影响。

李玉芬︰说话不行,智力不行,右半身体不能动,动不了。我们怕他会摔倒,只能放在床上照顾,他也只能说一两简单的话。每天都在抽搐,吃过了所有的药都不行,做手术也不行。上不了学了。

李玉芬认为是注射了疫苗而令孩子变成这样,于是到区疾控中心咨询孩子的病是否与疫苗有关,并要求做鉴定。她把孩子的材料报上去之后,疾控科给了她一份北京市预防接种小组做的鉴定意见书,鉴定书上说孩子的病与疫苗无关,可是鉴定意见书上没有专家签字和与疫苗无关的理由。于是李玉芬到卫生局要求重新做鉴定,但是卫生局说这是按正规程序做的,不可以给她的孩子做鉴定。

5年来,李玉芬四处奔波从未间断过孩子的治疗,也到区卫生局、北京市卫生部、信访办查询,要求一个说法,可是对方总是推诿。

李玉芬︰反正这5年来也得不到政府管,我一直都是到卫生局去找,找他们每次都是随便谈谈,然后给个回顾单就算了,到现在还没给我答覆了。

记者︰现在有何打算?

李玉芬︰家里的生活条件很差,已经花了30多万了。而且每天要花3、4百,我都没钱给他做康复了。我现在就是在超市里上个班,也要家里人来接济。我的孩子现在也离不开人,要小孩的爸照顾了。我现在只能等卫生局回覆,他们说会尽快的。

记者︰你的家人是支持你吗?

李玉芬︰我的家里人不是说很支持我吧,但他们也没有反对。目前为止弄了这孩子也令我很累了,所以我也没有能力再养一个孩子。

看著日夜被病痛折磨的孩子,李玉芬要求有关部门给孩子重新做鉴定,还孩子一个公道。她也希望政府能够重视跟她有同样遭遇的家长,不要再推卸责任,还他们一个说法。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