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小梓欣变成了植物人

荆门董永的女儿因接种问题疫苗而变成植物人,债台高筑下他只能靠打散工勉强维持生计。他与太太专心照顾女儿外,同时也等待有关部门的一个交代。(文宇晴 报道)
2010-08-0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现年32岁的湖北省荆门市居民董永,多年前到东莞市打工认识了太太,之后一起回家乡结婚,并在去年诞下女儿梓欣,全家都把她视为掌上明珠。不过在梓欣7个月大的时候,因为接种了有问题的A群流脑疫苗后,一家人的幸福从此改写。

董永忆述,他在女儿4个月大时候到深圳打工,正当日子在平淡中慢慢向好的时候,在湖北的父母给他打电话,表示梓欣在接种了疫苗后半小时便不停流口水,之后更一直高烧不退。董永急忙坐车回家乡,家人对他说,卫生站的医生表示接种疫苗后会有两、三天发烧,可是一整个星期下来高烧都不退,并发生抽搐,吐白沫的现象,甚至要进入深切治疗病房,连市里的医生也束手无策,最令董永生气的是,他抱著女儿到省医院求诊时,却被院方拒之门外。

董永说︰每天都是39点多度,整冰袋、用退烧药、打退烧针都没有用,最后医生对我说是植物人了。转到我们省里的大医院去,但我把情况说给医生听完之后,他们不收,说没有床位。半个路程都要4个多小时,往返已经是7、8个小时。医院不收没办法,小孩要吃东西,配点药,用那个鼻管直接从鼻子里打牛奶进去。

董永说,看著女儿小小年纪就在头上、身上插满了针管,心里真是如刀割,加上每天3000多元的医药费也令他们这个普通农村家庭喘不过气来,最后在花尽积蓄之下不得不抱著女儿回家。虽然梓欣最后能从鬼门关里走出来,却不能如同龄的小孩一样。

董永说︰像还没满月的小孩一样,颈是很硬,就是头往这边偏,然后再往那边偏,也没有说话能力,她都控制不了,还怎么说话?

一场突来的灾难无情地让董永祖孙三代陷入了绝境。为了一个说法,董永在今年初抱著昏迷中的梓欣走进了荆门卫生局,希望为女儿做鉴定,当时局长也表示政府会负责鉴定,如果是接种疫苗引起的,就一定给他一个公道。但春节过去后,都没有政府的人员来作交代。于是,董永每天都到卫生局去追问何时会有鉴定,何时能有公道并提出转院治疗。终于,武汉市来了四位专家,但经过他们的汇诊后,表示梓欣的大脑完全坏死,九成可能已经是植物人。

董永说︰省里医学会出了结果,有了鉴定书。结论是说他不排除是接种疫苗的异常反应。他说在我们湖北省里一直都没有标准,等到有标准时候再给你说法。他是这样说的。

记者问︰有没有继续追究下去?

董永说︰追究谁呢?你说我们一个普通的老百姓可以追究谁呢?我根本就是对生活失去了希望。但是我们的爸妈要求我们多生一个,但我还在考虑当中。我为了小孩已经花了10多万,债台高筑了。在医院里的时候医生都劝了我好多次,叫我放弃。她既然来到我的身边,我就有这个义务和责任,不管她怎么样,我一定要把她的命保住。

记者问︰那下一步打算怎么做?

董永回答︰我就一直在等,现在家里情况这么困难,看他们怎么给我们处理,若他不处理,等到两会的时候我去北京。连我们市里、省里的领导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出了这个问题都没有看过。本来我的小孩很好的,活泼和多么可爱的小孩,无情的医方把我们本来很幸福的家庭弄成这样子。

董永表示,他曾把女儿的事情在网上作出呼吁,希望能有专家为女儿再作一次检查。也敦促荆门卫生局,尽早作医疗鉴定,以明确责任,给他们一个交代。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