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为救孩子债台高筑

山东省居民朱波的孩子,因为接种问题疫苗而令四肢活动能力萎缩,无法上学,有关当局不愿帮助,也拒绝协助找到问题的根源。朱波说,已对政府失去希望,即使生活艰苦,目前只有为孩子的病继续寻求办法。(文宇晴报道)
2010-07-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居住在山东省沂水市的居民朱波,2003年的时候为当时只有两个月大的孩子接种了糖丸疫苗,但接种后不久便断断续续发烧,而且接种疫苗的针口位置红肿不退。几天以来情况都得不到改善,于是朱波与太太立即把孩子送往当地医院诊治,可是情况也是一直没有转好。辗转多家医院留院治理,虽然孩子最终保住了性命,却得了后遗症。

朱波说︰脑是没有问题,但四肢不行,要有支撑才能走路,脚特别的软。现在他已经8岁了,去年3月才刚会走路,才会走路1年多,可是下楼梯都不行,吃饭也要人家喂。

多年来的诊治,负责的医生都表示与接种了问题疫苗有关,可没有一人愿意把这个诊断写在病历表上,因为他们都不敢承担后果。朱波把有关的事情向多个政府部门以及卫生局,疾控中心等反映,可是对方都是敷衍了事,推得就推。

朱波说︰每回跑省会,北京,他们都承认了,权威的人都说是疫苗出了问题,但就不同意写证明。05年我去告过医院和疾控中心,打了3年都没有结果。07年我去北京反映过,之后疾控中心才跟我做鉴定,可是疫苗是他们出的,做鉴定有什么用?都不是不了了之!

更令朱波生气的是,孩子多年来只能留在家里,没有上学。他曾向不少的学校查询,希望能让他孩子入校就读,可是却没有一间学校肯收。于是他到卫生局反映这个情况,希望能帮助他的孩子接受教育的机会,可是对方却摆出一副嫌弃的嘴脸,表示国家没有责任。

朱波说︰就在北京卫生部说过孩子的问题,但他出了很多文件,下来都不理,也没有什么好办法。领导说他有些同情,说得挺好的,但现在国家都没有下政策该怎么处理。现在的问题是他们不跟你处理,觉得你是活该。

为了孩子的病,朱波与太太没有工作,东借西当筹钱到北京为孩子医病,现在已债台高筑,唯有打散工帮补。


朱波︰03年到现在没有工作,基本上亲戚朋友是借了一圈了。我们家里房子也卖了,现在有时间就打零工,只能这样。现在我们天天在北京的医院跑两趟。

记者︰有想过放弃吗?

朱波︰没有,我是这样的想,如果连到北京的路费都没了,就到那时候我就不去,只要有一分钱,我一定会在北京呆的,反正有钱就会到医院。我们一直在北京看很多病,什么针灸,推拿,还有 OGPT 的那些。

记者︰希望当局给你们一个公道?

朱波︰不太可能吧,因为国家的态度太差了,不可能。

记者︰那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

朱波︰只能尽量吧,治得好也是不太可能,毕竟很难,但我觉得能好一点,只是能生活自理。只要我们活著就养他,如果有一天我们两个都死了,他怎么办?


朱波补充,只要他与太太仍有一口气,也要积极为孩子的病寻求帮助。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