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贾海波有冤无处诉

不少因受毒疫苗影响的家长懂得上访讨公道,集众人之力声讨求公道。但好像今集《访民实录》主角贾海波,却一直有冤无路诉,都不知道应向哪个部门反映情况,为孩子讨回一个说法。(文宇晴报道)
2010-05-2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居住在山西省长治市壶关县龙泉镇大山闻村的贾海波,与太太育有两名女儿,一家四口虽然并不富裕,但总算过著幸福的生活。可是,小女儿在未满一周岁时接种了受污染的疫苗后,生活自此出现了巨大的改变。

贾海波忆述,2008年7月初和8月初,女儿共接种了流腮疫苗和乙脑疫苗。在接种完第2支疫苗后,针口的位置便出现红点。第二天他与太太抱著女儿到医院问医生,当时医生对他们说可能是过敏反应,几天后红点便会退。听到医生这样说,贾海波两夫妇也放下心头大石。

可是,过了20多天后,女儿原本出现红点的地方变成红斑,而且还长满全身,也发起高烧来。贾海波两夫妇心急如焚,立即抱著女儿到医院,但医生仍然说是过敏反应。之后他们把女儿送往山西省儿童医院诊疗,医生对他们说女儿的血小板减少,疑似紫癫、脑炎,但具体病因始终不明。

贾海波表示,女儿留院20多天后情况仍不见好转,而且身上的红斑出现溃烂,这时医院竟对他们说女儿的病治不好,叫他们出院回家并作最坏的打算。贾海波形容那时的心情非常沉重。但为了女儿,夫妇俩把女儿送到北京儿童医院进行了治疗,最终确诊为坏死性筋膜炎。

贾海波说︰医生说孩子这个病看不好了,你们不用花这么多钱,就是回家吧。说得我们心里面好难受的。我们抱上孩子又上了北京儿童医院,住了差不多一个月吧。医生说担误了治疗期,非做手术不行。若是没有误了这个治疗期,上点药就好。可是我们哪懂这些?

虽然最后女儿的生命是拯救了回来,但却得了后遗症。贾海波说,看著只有3岁半的女儿不能像其他小朋友一样在健康的环境下成长,心里尤其难过。

贾海波说︰导致我们孩子腿上有一大片手术的刀疤。孩子现在就是怕听声音,一听声音就哭了。而且不想出门,每天就是一直在家,更怕见医生,跟其他孩子都不一样。每天看著我家的女儿受到这么大的事情,那(心情)当然是很不好呀。

对于女儿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贾海波认为是与接种了毒疫苗有关,但医院说不出原因,就连各级政府部门都没有任何交代。贾海波表示,女儿出事后,他便到各个政府部门询问原因,也表明可能与疫苗有关,但对方只是敷衍了事,没有再深入了解。虽然市和乡防疫站的人员曾到他家调查过,但只是向他询问了女儿的情况和影印了相关的病历便算,之后再没有跟进,现在他都不知道应向哪个部门反映情况。

贾海波说︰关于这个方面问了医生,但问了许多医生都说不清。(政府)都找不上任何结果来。其实我也是个老百姓,我也不知道该问问哪个部门,哪个人可以给我一个说法吧。

因为女儿的病,贾海波把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用来典当,也欠下亲友不少钱,一家生活相当清苦。目前,一家四口靠贾海波出外打工赚钱维持生计,每月也要花钱为女儿看病,让贾海波非常吃力。不过贾海波却说,只要能治好女儿的病,即使再辛苦也是值得的。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