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受害者:山西疫苗受害儿童的父亲李常勤

今天访民实录的主角李常勤,儿子接种毒疫苗后受到很多不良影响,夫妻俩也花了十多万为儿子看病,虽然儿子是保住了性命,却得了后遗症。李常勤为了讨回公道,即使债台高筑,也毫不后悔。(文宇晴报道)
2010-06-0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居住在山西省柳林县石安村的李常勤,每个月靠著约1千元打工赚来的钱养活一家三口,生活简朴,但乐也融融。可是,2007年10月,只有2周岁大的儿子接种了毒疫苗后,李常勤原本的生活起了巨大变化。

李常勤表示,儿子在接种百白破疫苗数天后便出现不良反应,包括行走不稳、头痛、抽搐等。当时夫妻两以为只是儿子有点过敏反应,但看著儿子之后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便立即送他往医院治疗。

李常勤说︰打了针以后几天就不对了,就发现问题,发烧、走路有点拐、每天睡觉多,睡得不起来。后来头痛,最后厉害了,睡到起也起不来,菜也不能吃,吃了就吐了。最后送他到医院。

一连为儿子转换了多家医院,都诊断不了儿子病情,最后儿子在山西省儿童医院住了50多天,总算保住了性命。住院期间核磁共振影像报告结果显示是脑萎缩,不过医院方面却没有确切的说法。由于所有的积蓄已拿出来全给儿子看病,在没有钱的情况下只好接儿子回家休养。

对于儿子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病症,多家医院到现在仍然没有给予李常勤一个答覆,李常勤认为是疫苗出了问题,奈何没有学识,因而这件事没有向其他人说出来。直至今年初有关毒疫苗的报道报出后,李常勤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于是也联同数位有同样遭遇的家长一起到省卫生厅、省疾控中心、区法院等讨个说法,可惜根本没有人管。

李常勤说︰一下子打了几针疫苗三、四天就发现孩子不对了,当时我也不知道是疫苗的事情,后来出疫苗出问题了才想到的。后来我去过很多地方,卫生部、疾控中心都去过,就是没有管。

之后,省疾控中心、柳林县防疫站的人员把他叫到当地的宾馆询问了儿子的情况,第二天又到学校看了儿子,之后省疾控中心的赵主任在去他家慰问,不过其间却暗示不要跟其他家长一起。但为著给儿子一个公道,李常勤并没有太大理会。李常勤说,他与数位家长于2008年时已一起向法院写了起诉状,要求有关局能为他们讨个说法,可是一直反映到现在,也是没人理,没人给个答复。

由于儿子的病已花掉夫妻俩所有的积蓄,也向亲友借了7、8万元人民币,目前仍有约4万元的借款要还,加上太太没有工作,留在家里帮忙打点家务及照顾儿子,因此李常勤无可奈何下暂时放弃继续向有关当局要求给予交代,努力打工养活家人。

李常勤说︰现在还是好了,但孩子住院时这个要钱那个也要钱,我们没有钱,都是借了钱,心情肯定不好呀。今年跑了好几趟,现在已跑不起了,加上我打工也没有时间。

李常勤表示,虽然目前一切以家人为重,但为了儿子,只要仍有一口气,也会一直坚持据理力争。他说,儿子的病看起来好像已完全康复,但不时也有突然晕倒和抽搐的情况发生,因而两夫妻均感到相当难过。

李常勤希望此事能促请有关当局尽快彻查事件,早日给受毒疫苗影响的家长一个满意的答复。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