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自由:杨改兰灭门案

2016-09-22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微自由:杨改兰灭门案

中国的互联网受到官方严密的监视和封锁,人们想要自由地表达与政府不同的观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自由亚洲电台《微自由》栏目每星期为您总结中国网络上的热门话题和敏感微博,跟踪中国网友通过网络突破官方言论封锁的最新情况。请看自由亚洲电台小安为您主持的《微自由》栏目。

大家好。欢迎关注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的《微自由》栏目。我是小安。《微自由》栏目带您去看一看中国网络上什么话题比较敏感,特别是那些官方不愿意网友说的事情,不让表达的观点。

今天我们的节目来关注甘肃农村杨改兰灭门案的网络反应。

8月26日,甘肃康乐县景古镇农村妇女杨改兰杀死4个孩子后,服毒自杀。几天之后,她的丈夫也服毒身亡。这一消息在杭州G20峰会期间传出,在网络舆论中引起极大的震动。中国媒体报道说,这一家六口死亡惨剧与贫困有关,他们家的低保三年前被取消。

新浪博客一位网友转发题为《甘肃康乐一家六口服毒身亡告诉我们什么?》的文章说,这家因为贫困,小孩没有衣服穿,这位母亲的无地自容,不知会不会让当地官员感到无地自容?不是说精准抚贫吗?精准到哪里去了?如果精准,还会让孩子没有衣服穿?需要追问的是对于这样一个特困户,三年前为什么要取消他们的低保?如果有低保,孩子会没衣服穿吗?

腾讯大家网页上,一位叫“张丰”的网友发帖表示,她杀死孩子的理由,城里人永远不会懂。这篇文章强调的是农村话语权薄弱的问题。文章说,如今中国的公共舆论,毫无疑问是建构在城市话语系统基础上的,在这样的话语系统中,农村是不可能被理解的。“贫困”是一个很容易得出的结论,因为贫困是城市居民已经摆脱但是又害怕回来的东西。

很多网友在评论中表示,很多地方的低保都被有关系的人拿去了。

腾讯网友“祥何”:社会是现实的,原因是复杂的,只有死者自己知道,但向死绝对是于生的绝望,彻底的绝望了。低保可能和杨改兰事件没有任何关系,但低保甚至类似低保的很多政策,确实只是权贵们特有的福利,于百姓无缘,于非权贵无份。

美国推特网上一些网友也在关注杨改兰一家的惨剧。推特网友“友老肖”转发“飞鹰-75”的观点表示:魏则西死亡事件揭开了百度医疗黑幕,徐玉玉死亡事件撕开了电信诈骗猖獗的一角,杨改兰一家自杀身亡揭开了农村基层扶贫腐败的现实!在这个国家,每次引起公众及相关部门关注的公共事件都需要有人付出生命的代价!这就是制度的优越性?

很多网友的批评指向中国的扶贫政策和贫富差距问题,也有人提出关注农村妇女自杀率和精神健康问题。杨改兰一家的惨剧在网上已成为敏感内容。用“杨改兰”几个字做关键字在新浪微博上搜索,得到的结果是这样的: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和政策,“杨改兰”搜索结果未予显示。有网友对此表示质疑。还有的网友注意到,新浪微博上有些有关杨改兰的帖子无法转发评论。

新浪微博“hgpymm”: 甘肃临夏州康乐县景古镇发生一起惨案,一家六口一起服毒身亡令人震惊的特大案件已有处理结果,县委书记及县长无责任。网友“吴宪妈妈”的有关帖子,不让转评,为什么?!

在凯迪社区上,也有网友问道 ,为什么删除我关于杨改兰的主贴?值班编辑的回复是这样的:抱歉,该话题不再讨论。处理的不单是您的。

另外,美国中文电子杂志《中国数字时代》注意到,一篇题为《 盛世中的蝼蚁》的文章在微信遭到全面删除。这篇文章说,杨改兰一家的悲剧,真不是杨改兰的问题,确实是社会的问题。既然是我们的社会机制必然性地“制造”了弱势群体,社会就有义务和责任去善待他们,至少,让他们的孩子有病能治,有书能读。如果我们有资源让“老干部”群体医无所忧,我们就一定有资源让杨改兰的孩子们能治上病,读上书。

好的,这期《微自由》栏目到这里就要结束了感谢大家的关注。主持人小安和大家说再见,我们以后节目再会。

(记者:小安 责编:嘉远)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