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个阿拉伯国家的勇气(曹长青)

2017-06-0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为阿拉伯国家的国旗。(AFP)
图为阿拉伯国家的国旗。(AFP)

沙特阿拉伯等九个国家跟卡塔尔断交,是罕见的外交现象。除了1971年联合国通过2758号决议,驱逐了蒋介石政权的代表,导致很多国家与中华民国断交之外,从未有和平时期,突然很多国家跟一国断交的政治景观。更何况被断交的卡塔尔是个很小的国家,面积只有一万多平方公里(不到台湾的三分之一),人口是二百多万(台湾的十分之一)。

不要说与其断交的全部九国,仅仅是其中的埃及,其9千万人口就是卡塔尔的45倍,土地是其100倍;沙特阿拉伯人口是卡塔尔的15倍,土地是其200倍。

卡塔尔被指控:支持伊朗(德黑兰是全球恐怖主义的幕后黑手);支持巴勒斯坦的恐怖组织哈马斯;支持本拉登的基地组织;支持被埃及政府列为恐怖组织的穆斯林兄弟会。而且卡塔尔出资办的半岛电视台,在阿拉伯世界煽动极端伊斯兰主义,是导致周边中东国家内乱的根源之一。

如此一个小小的卡塔尔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和胆量?主要因为它有钱。它的富有不是因为有民主政治和市场经济,而是因为幸运:地底下有石油,其储藏量排全球第13位,天然气排第3位。这种幸运使卡塔尔的人均国民生产总值世界第一,高达8万8千美元(是台湾的近四倍 )。

正因为它有钱,所以才有“实力”支持恐怖主义。例如巴勒斯坦的哈马斯向以色列发射的近两万枚火箭炮,被报道说都是卡塔尔出资的。而且全球恐怖主义的头目就藏身卡塔尔,这是公开的秘密。

早在2012年,卡塔尔就跟沙特阿拉伯、埃及等周边中东国家交恶,因它力挺在埃及崛起的穆斯林兄弟会。穆兄会曾一度在埃及掌权,但很快被(军方出面)推翻,但卡塔尔仍予支持,由此与埃及高票当选的总统塞西政府发生严重分歧,而沙特阿拉伯则是埃及的最亲密盟友。2014年,沙特和埃及等国曾一度撤回了驻卡塔尔大使,外交关系降级。

卡塔尔是世袭王朝,1995年老国王去瑞士度假期间,儿子发动政变夺取了王位。这个儿子国王有很强的伊斯兰主义,因而倾向伊朗。三年前他把权力交给了自己的儿子。

卡塔尔不仅很小,且地理位置特殊,是个半岛,三面环海,陆地与沙特接壤。沙特已宣布关闭与卡塔尔的陆地通道和海空领域。这对卡特尔的经济造成很大影响,因为该国的主要物资(包括食物等)都是从陆地运进。今后卡塔尔的主要食物,尤其建筑材料等都只能从海上运进,这将增加巨大成本,甚至造成通货膨胀。长期下去,很难维持。

尤其是卡塔尔正在新修首都多哈的机场,还在建新的港口。更重要的是,2022年世界杯足球赛在多哈举行,其赛场和旅馆等建筑原材料更需从陆地运进。沙特关闭边境,对卡塔尔的建筑业打击严重。北京官方媒体报道说,中国有多达43家企业在卡塔尔有投资,包括参加修建首都机场,新港口等。甚至中国的“一带一路”计划,在卡塔尔断交风波中,也被质疑要“短路”。

一般来说,两个国家断交,可能发生,但多国同时跟一国断交则比较难,它需要一个强有力的领导者。而今天发生的与卡塔尔断交事件,就再次展示出沙特阿拉伯在中东的领袖地位。

沙特阿拉伯以前给人的印象,就是病病歪歪的老国王,毫无生气。现代沙特阿拉伯建于1932年,开始老国王就定下规矩,王位在他的37个儿子之间传。所以沙特的国王都是垂垂老矣,到了2015年91岁的阿卜杜拉国王去世时,他接班的弟弟萨勒曼已经79岁。但萨勒曼上任后打破父规,决定不再传位给兄弟,而是把侄子纳伊夫定为第一王储,儿子默罕默德定为第二王储;并锐意改革,原来政府的12个委员会被废除,代之两个机构:国防外交,由纳伊夫负责;经济司法,由默罕默德负责。等于是把国家管理权给了侄子和儿子。

纳伊夫今年56岁,曾在美国留学,是个亲美派。他的掌权令美方高兴。默罕默德今年31岁,更有革新劲头。这两人掌权后,沙特的经济、军事、外交都发生重大变化:

在经济上,两人倾向资本主义市场经济,要把政府控制的石油公司上市,走民营化道路;在军事上,更增兵扩军,沙特的军费在其国民生产总值(GDP)中占的比例全球第一(13.7%,美国是3.3%,台湾今年是1.86%);外交上,则组织了多达34国的联军,打击也门的胡塞伊斯兰集团。胡塞武装受到伊朗支持,颠覆了也门的民选政府。在美国奥巴马政府软弱的外交政策期间,沙特阿拉伯则挺身而出,承担了中东反恐的领袖责任。萨勒曼国王的儿子默罕默德领导34国联军反恐,声望大振。三千万人口的沙特阿拉伯,70%的人30岁以下,是个年轻的国家。青年人对王子默罕默德的改革相当支持。美国媒体彭博社去年在采访默罕默德的报道中称赞说,这个王子正在改变世界。

沙特阿拉伯、埃及等九国与卡塔尔断交的风波还在继续。近日约旦也与卡塔尔外交降级,并取消了半岛电视在该国的执照。美国总统川普则公开在推特上说,谁在金源恐怖组织,大家指向了卡塔尔。这等于变相支持沙特阿拉伯等国的断交行动。卡塔尔的唯一支持者只有伊朗。德黑兰表示要全力支持卡塔尔,派船只向卡塔尔运送食物等(当地人民已抢购食品),但这种海上运输难以维持长久。

卡塔尔的最后选择,很可能是妥协,放弃支持恐怖主义的政策。这样的结果将是中东反恐的重大胜利,而领导这场反恐之战的沙特阿拉伯,在中东的领袖地位将更会彰显,也可强化它力挺的埃及世俗政府,使前将军塞西总统领导的对穆斯林兄弟会的打击更加顺利。中东地区伊斯兰主义的弱化,不仅是该地区之福,也增加全球的安全与稳定。所以,这次九国与卡塔尔的断交之举,有利于世界的长久安全。

2017年6月9日于美国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