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四个迷思,炸毁中共堡垒(曹长青)

2017-08-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来源:AFP)
(图片来源:AFP)

中国是世界最后一个大的专制堡垒。21世纪中国人能对世界做的最大贡献其实是:炸毁这个堡垒,让民主的大潮涌进中国!思想是变革的前提。要炸毁这个“堡垒”,首先要破除四点迷思:

第一个,就是“无敌论”。在全世界最大的专制国家,民运人士喊“没有敌人”,这不是像开玩笑、恶作剧吗?如果没有敌人,你民什么运呀!专制是民主的敌人,这不是常识吗!连宗教领袖都没说“我们没有敌人”吧。面对专制喊“我没有敌人”是我看到的最矫情的“民运秀”。而民主运动的成功,不是靠作秀、追风头和虚荣的人,而是真正的理念追求者。

第二个,是“和平理性非暴力”。在埃及,在突尼斯,在所有的前东欧国家,哪个国家的异议领袖们热衷高喊“和平理性非暴力”了?索尔仁尼琴喊的是我们必须说真话,“一句真话超过世界的份量”。萨哈罗夫的名言是:一个人不能同时坐两个椅子。即必须在共产党和人民之间做出选择。哈维尔喊的是:生活在真实之中。连小说家昆德拉都强调,拒绝媚俗(不要做秀,表演),把虚假的铁幕撕破。要推翻穆巴拉克专制统治的埃及广场的民众喊的是:我们跟他死磕!

恰恰是在这些没有“无敌论”和“和理非”的国家,他们的民主运动都成功了!因为他们的异议领袖传递的是,说真话,干实事。也就是拒绝做秀,厌恶高调,对于那些“表演者”,他们不捧场,不做观众。于是做秀者就没有了市场,没有了舞台。

所以,破除“无敌论”,制止“做秀狂”,是战胜中共这个敌人的第一步。

第三个,是“没有共产党就天下大乱”。同样是人口多、底子薄、教育水平低(文盲率超过中国,人居收入低于中国)的印度(人口已13亿3千万),没有共产党,怎么印度就没有天下大乱?印度已有过15次全国大选,民主宪政完善。去年的经济增长率超过了中国,今明两年都预计更大超过。印度的经济在后起直追。印度的整体经济规模低于中国,不是因为印度实行了民主,而是因为印度的反英反西方的左派知识分子(伪公知)长期占据话语权,印度左派国大党(以反资本主义,反市场经济著名)长期执政造成的。印度独立70年,尼赫鲁家族的国大党掌权超过50年!

更有力的证据是,在前东欧国家,共产政权被推翻了,哪一个“天下大乱”了?不仅没有乱,还全都实行了民选制度。为什么能做到这样?我在以往文章中说过,在苏联等原东欧国家,共产党一夜垮台了,都没有天下大乱,因为原有的行政体系起到过渡作用。中国也有省长丶市长丶县长丶乡长等等,共产党倒台,根本不影响这个行政系统的照常运转。党组织(党领导)消失了,中国不会大乱,反而一定大好!因为一夜之间就会有几百、几千个政党出现,在现有行政体系的过渡运作下,然后就开始全国大选嘛。只要解除党禁丶报禁,中国就会像台湾当年那样走上民主轨道。根本没那么复杂,也根本不会流血。

第四个,是“十四亿中国人啥时候能觉醒”。无论是在前东欧共产国家,还是在埃及,在突尼斯,在哪个国家,都不存在“全部人民”都觉醒的条件。事实是:只要少数人觉醒,勇敢起来行动,就会影响、刺激、鼓舞起多数人民。不要指望大多数都觉醒,历史是少数的丶极少数的英雄创造的!只要少数人的觉醒,少数人坚持不懈的努力,少数勇敢者起来反抗,成功就不仅有可能,而且是一定的。

在埃及首都的解放广场,最初抗议穆巴拉克的只有几千人。抗议活动最高潮时,全埃及有25万上街。而埃及有8500万人口,25万占不到3%。而正是这“少数人”的勇敢坚持,感动激励了整个埃及。

在乌克兰“橙色革命”時,首都的独立广场开始时只有二千人在那里坚守反抗。乌克兰人口4500万,那最初的两千名勇敢者占不到总人口的万分之一。

这些例子都清楚地表明,不用等到全体人民都觉醒,只要有少数勇敢者坚定反抗,就能震撼全国(尤其现在是网络信息传播时代)。在14亿人的中国,哪怕只有乌克兰独立广场那万分之一,就是14万人。今天,这“万分之一”涌进天安门广场,就会有震塌专制堡垒的力量!

我在之前的文章说过:14亿中国人中绝对有足够的英雄,只要他们真正醒悟:对,这碉堡必须炸掉,否则民主的大厦完全没有奠基的可能。英雄的火种在每个人心里,只要一丝火苗点到那里。今天是网络时代,是微信时代,是自媒体时代,再坚固的城墙也无法阻挡信息,信息反映民意,信息解放人!就像《皇帝的新衣》,只要有一声真实的呼喊,人们看问题的角度就变化了。这个变化,就是力量!

今天,我们用键盘丶用手机丶用网络,向更多的国人传递“不能寄望共产党改革,只能推翻共产党”这个信息,这就是无声的炮弹,这种炮弹就是摧毁中共堡垒的真正实力,而且这种实力必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