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关口,习近平挣表现(陈破空)

2013-06-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中南海西门。(法新社资料)
图片:中南海西门。(法新社资料)

“六四”24周年前夕,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再次呼吁中国政府“保护所有公民的普世人权,释放因‘六四’事件遭拘留、起诉、关押、失踪或软禁的人,并结束对人权活动人士及其家人的不断骚扰。”中国外交部发言人的回应是,美国政府应该“立即改正错误,停止干涉中国内政,以免破坏中美关系。”

需要改正错误的,竟然成了美国政府?而不是那个出动军队、坦克和机枪,疯狂屠杀中国人民的中国政府?正如当街行凶的流氓,遭人谴责和奉劝,要他认错知罪,他却警告奉劝他的路人:立即改正错误,停止干涉这件事,以免破坏你我关系。

一个大国政府,等同于一个街头混混,共同的逻辑都是:“我是流氓我怕谁?”“六四”惨案,中华民族的历史伤口,已经过去24个年头,中共当权者的心态,依然如此、如故,令人仰天长叹:这个国家,究竟要堕落到何时?

“六四”镇压后,邓小平曾抱着侥幸心说:“西方人会忘记的!”然而,西方人没有忘记,全世界都没有忘记。被剥夺记忆的中国人,终究,也不会忘记。

邓小平失算,原因至少有三:八九民运,是中国历史上和世界范围内,参与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民主运动,震撼全球;各国媒体、记者云集北京,全程记录历史,前所未有;中国八九民运,成为同年东欧解放、后来苏联解体的奠基之作,惠泽人类,影响深远。

说到参与人数最多,其实,1989年,不仅民间,以大学生和知识分子为主体,市民与工人也大面积参与;即便官场,中共党内、体制内,也普遍同情请愿学生,包括《人民日报》、中直机关(中央直属机关)等官方机构,都有不少人打出反旗,加入抗议政府的行列。

即便在中共高层,也泾渭分明:在最高权力机构政治局常委的五人中,就有二人反对镇压;在人大常委会中,包括委员长和六名副委员长均反对镇压;元老中,包括习近平父亲习仲勋在内,也有多人反对镇压。

当时的习近平、李克强,三十出头,正为中共中层官员,习任职福建宁德地位书记,李任职共青团中央书记。假设他们都是正常人,在那样一边倒的社会风气下,即便没有什么外在表现,内心也极可能同情或赞同学生民主诉求。

然而,今天,他们登上“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高位,竟为当年他们并没有参与决策的“六四”屠杀背书,竟为当年邓小平、李鹏等人欠下的血债埋单。

眼下,“六四”关口,习近平当局严控异议人士、扣押维权人士、并悍然软禁天安门母亲,比诸江泽民、胡锦涛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军警林立,警车四布,处处戒严,处处设防,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如从前。号称“三个自信”的习近平,竟然表现得如此不自信!

习近平或中南海,真的以为中国民间有那么危险?看穿了,还是那一套把戏:挣表现。不是挣给外部看,而是挣给内部看;不是挣给民间看,而是挣给党内看;不是挣给老百姓看,而是挣给利益集团看。“看啊!我多么尽职尽责地维护你们的既得利益,我们共同的既得利益!”其心思、心机,几乎可以喊出声来!

江泽民挣表现,保全了他的位置,即使遭邓小平南巡臭骂(1992年),也最终没有丢掉头上的花翎戴;胡锦涛挣表现,十年战战兢兢,总算熬了过来,全身而退;习近平挣表现,力图回报利益集团,感谢他们的“遴选”,并百般讨好他们,以策进一步巩固权力。

唯利益集团马首是瞻,而无视人民景愿;只听命特权阶层使唤,而罔顾民间呼声。习李等人,面向党内,或能规避风险,保住权位;然而,背朝民间,未必就没有风险。

社会矛盾加深,官民仇恨加剧。一旦人心思变、民情汹涌,墙倒众人推,习李等人,未必能招架得住。重温历朝末代皇帝的结局,身首异处的下场,习近平当自思。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高倫

習近平的格言應該是“為利益集團服務”。

2013-06-08 13:37

八千里

Sydney

“六四”关口,习近平不仅挣表现,而且加勒比海中美洲避风头去了。现在,东北长春的一个家禽厂出了惊天大火的事故,烧死120多人,习却在外面悠哉悠哉,不回来处理,只发个“严查”的批示而已!他还是人吗?要是在西方的民主国家,总统早就赶回去处理这种特大事故了。因为习的权力来自利益集團的“遴选”,不需人民的选票。
说起习近平的“挣表现”,使人想起习在若干年前在墨西哥所发表的“吃飽论”,其实也是他的一种“挣表现”:他主要是说给其遴选他的利益集團的主子们听的,说明他能在美国的后院指桑骂槐,反美反西方的立场有多坚定从而增强自身的被遴选强度,因当时他自感地位不保,这有后来的薄王事件可以证明。

2013-06-06 03:02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