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高峰会,西方不捧场(陈破空)

2017-04-20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中国媒体将习近平关于建设新丝绸之路的构想概括为“一带一路”。 (网络视频截图)
图片: 中国媒体将习近平关于建设新丝绸之路的构想概括为“一带一路”。 (网络视频截图)

“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将于今年五月中旬在北京召开。到目前为止,28个国家领导人确认出席,主要来自非洲、中南亚、中东欧。大多数西方国家领导人将不会出席。亚洲国家中,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发达国家领导人也不会出席。执发展中国家牛耳的五个金砖国家中,印度、巴西和南非领导人都不会出席。这一切,对北京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战略,无疑是大煞风景。

所谓“一带一路”,涵盖从中国出发、延伸到世界各地的海上和陆上经贸路径。“一带一路”这个名词,表面上,借用了7世纪中国“丝绸之路”的概念,但那时候的“丝绸之路”,是民间自发形成的国际商业通道。如今的“一带一路,所谓“新丝绸之路”,却贯穿中共当局的两大政治与经济目的:其一,以经济援助和经济开发为名,控制沿线国家,推行中国式霸权主义,借机建立以北京为中心的世界经济网络。其二,对外转移中国的过剩产能,转嫁中国经济衰退的危机和风险。

“一带一路”的第一个项目,是在巴基斯坦建立大型水力发电站。优先发展所谓“中巴经济走廊”。这样的安排,正好显露北京的用心:除北朝鲜之外,巴基斯坦几乎是中国的唯一盟友。北京发出的信号是,它会优先投资听命于它的国家。反过来说,那就是,如果反对北京,就得不到好处。

这一用心,同样体现在东欧国家捷克身上。中捷两国联合举办2017年“一带一路捷克年”系列活动,显示,对东欧国家,中国可能首先投资捷克。联想到2015年在北京举行的“九三大阅兵”,在前往出席的二十多个外国领导人中,只有两个来自真正的民主国家,即韩国总统朴槿惠和捷克总统泽曼。2013年当选捷克总统的泽曼,是捷克社会民主党领导人。可以理解,泽曼奉行的亲北京路线,来自其左翼色彩。

尽管在泽曼任内,中捷友好。但揭开捷克的当代发展史,却最让北京尴尬。在八个东欧共产党国家中,捷克人民是最早起来反抗共产暴政的国家,即1968年的“布拉格之春”。1989年,就在中共用坦克和机关枪血腥镇压中国民主运动的同年,捷克爆发天鹅绒革命,实现国家和平转型,民主化。1993年,原来的捷克斯洛伐克和平分解为两个独立国家,捷克和斯洛伐克,被称为“天鹅绒离婚”。在中共的字典里,这属于分裂国家、背叛民族,大逆不道,那是最大的罪名。

“一带一路”的英文翻译,原本是“One Belt and One Road”,今年,中国却通过外交部长王毅之口,改成了“Belt and Road”。显然是为了淡化以中国为中心的概念,化解国际社会对中国式霸权主义的反感和抵触。但,如果倒过来,把“Belt and Road”从英文翻译成中文,就成了“带和路”,显得不伦不类。

与“一带一路”战略对应的,是由中国牵头成立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亚投行),有50多国加入或意向加入。然而,作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和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并没有加入。日本方面曾经询问中国方面:如何避免亚投行可能出现的腐败现象?以及如何规避债务违约风险?中方的态度是不予回答。这成为日本不加入亚投行的原因之一。当然,日本不加入,还有其他原因:由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意图之一,就是对抗日本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

其实,无论亚投行还是“一带一路”,都隐含了北京的另一层意图:中共高官和红色权贵们,把他们贪污所得的巨额财富,以“对外投资”的名义,在国际上合法化,也就是变相洗钱。这,或许是当今世界上,手段最高明、行事最隐秘的洗钱方式。

(2017年4月20日)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评论 (2)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習近平豬,不言而喻。同上寬衣,無需辯駁。

2017-05-09 00:01

匿名游客

就是一个小朋友写的,不值一驳

2017-05-08 11:13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