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大:中共权力重组的几个版本(陈破空)

距离中共十九大召开,还有两周,这个时候来谈论中共权力重组的版本,颇有风险。可能猜不准,招致“浪费时间”的批评。但笔者认为,与其做事后诸葛亮,不如事先再做一次梳理。

中共中央办公室主任栗战书。(public domain)

距离中共十九大召开,还有两周,这个时候来谈论中共权力重组的版本,颇有风险。可能猜不准,招致“浪费时间”的批评。但笔者认为,与其做事后诸葛亮,不如事先再做一次梳理。

这犹如哥德巴赫猜想,猜测可能很费劲,答案可能很简单,简单到一加一等于二。因为,无论我们如何猜想,中南海里的权力分赃已经大致完成,只等出场走秀,让演员和道具各就各位,完成一次权力重组的豪华舞台秀,五年一度的政治春晚。

在此之前,已经传出各种版本,都各有各的逻辑。笔者并没有幕后台下的消息来源,只能借助事证分析和逻辑推理。

第一个版本,过程很一般,结果无惊奇。仍然是七常委制,仍然是各派都有份。比如,前段时间,日本媒体报道的版本:三人出自习派,三人出自团派,一人出自江派。他们是:习近平、栗战书、陈敏尔;李克强、汪洋、胡春华;韩正。

这个版本的意义是,团派,无论从资历到年龄,都积累到最成熟阶段,尾大不掉,习近平无法回避、无法逾越,被迫与团派共治。而江派,无论从资历到年龄,都已经没落,无力回天。留下一个风派人物韩正,象征派系平衡。

第二个版本,富有一些戏剧性。七常委制,但王岐山留任,出任总理或国家监察委书记。第二个版本与第一个版本相比,象征习近平权力更大,大到可以力排众议,留下王岐山。如果是这个版本,最可能出局的是胡春华,因为习近平不喜胡春华。前几天,党报突然再次刊登习近平批评共青团的讲话,并出版一本书,对胡春华而言,是一个不祥之兆。而孙政才的突然落马,对胡春华而言,兔死狐悲,且大事不妙。

官方出版《习近平关于青少年和共青团工作论述摘编》一书。习近平痛批共青团官员“高位截瘫,四肢麻痹”,是“四化”干部:“机关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 。”还有这么几句辛辣的嘲讽:“说科技说不上,说文艺说不通,说工作说不来,说生活说不对路,说来说去就是那几句官话、老话、套话。”其实,其他派系,诸如习家军,难道就没有这些毛病?关键在于,谁垄断了话语权?在人治的中共体制内,不是谁有资格指责和教训别人,而是谁有权力指责和教训别人。

第三个版本,富有争议性。主席制加常委制,一如毛泽东时代,或,复辟毛时代的权力架构。这个版本与头两个版本相比,显示习近平权力更大,大到可以凌驾于中央,成为新时代的“红色皇帝”。如果是这样,除了习近平出任党主席,最可能出任副主席的,包括王岐山、李克强、栗战书。如果是这个版本,常委可能保持七人,也有可能增加人数,连同主席和副主席在内,常委可能增至9人或11人。多出的名额,大抵上,花落习家军。

第四个版本,可能出人意外。常委中,清一色的习家军,“满城尽带黄金甲”。如果是这样,习近平安插在各地方的习家军诸侯,诸如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上海市长应勇等,都可能入常。而非嫡系的变种“习家军”,诸如,天津市委书记李鸿忠、新疆党委书记陈全国、以及,现任中组部长、习近平的陕西老乡赵乐际等人,也都有入常的机会。有“三代帝师”之称、原本出自江派、但先后投靠胡锦涛和习近平的王沪宁,也如韩正一般,是风派人物,也不排除有入常的可能。这个版本,显示习近平权力巨大,不仅可以支配地方和军队人事,而且可以支配政治局常委会和政治局的人事。

综上,无论哪一个版本,都已经写好了剧本,排练好了演出。但,仍然可能出意外。就如同孙政才的意外落马。事实上,习近平当局给孙政才送了六个罪名,其他中共高官几乎全都具备。

“毫无理想信念,背弃党的宗旨,丧失政治立场,严重践踏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二,“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和群众纪律,讲排场、搞特权”;三,“严重违反组织纪律,选人用人唯亲唯利,泄露组织秘密”;四,“严重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和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本人或伙同特定关系人收受巨额财物,为亲属经营活动谋取巨额利益,收受贵重礼品”;五,“严重违反工作纪律,官僚主义严重,庸懒无为”;六,“严重违反生活纪律,腐化堕落,搞权色交易”。

这些台词暗示:中共官员党员尽都丧失了理想信念,但孙政才们是“毫无”;中共官员党员尽都违反,但孙政才们是“严重违反”。所以被下狱、治罪。这些台词,等于承认,作为一个执政党,中共已经完全堕落,无可救药。其存在价值,仅仅是死守权力和既得利益而已。具体到死守谁的权力、谁的既得利益?便可决定,谁能鸡犬升天?谁会锒铛入狱。

其实,孙政才反习,然后被习反掉,乃是因为,孙不满习“断后”:断送其第六代接班人的梦想,转而成为反习势力的“共主”,并很可能涉及政变阴谋。习察觉后,惊惧而废之。

王岐山的去与留,一直是十九大的最大悬念。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指名要求会见王岐山,乃是探究后者留任与否;美国总统川普的前首席战略顾问班农密会王岐山,不一定是王留任或卸任的信号,但却留下一个类比:正如,无论班农留在白宫还是辞离白宫,都是川普的高级顾问,其政治影响力不减;同理,无论王岐山留任还是卸任,仍可能是习近平的高级顾问,习王之间的政治合作关系,或将长此以往。

班农明言:“现在的中国就是1930年的德国。它正处在一个拐点上,它可以走这条路或者那条路。”十九大之后,习近平和习氏中共就是如此,面临走这条路或者那条路的生死抉择。比如,走纳粹之路,必死;走美利坚之路,必生。

(2017年10月1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