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伟的特权与赵岩的股权(姜维平)

今天,读了《博讯》网刊出的有关黑龙江省东方企业集团的文章,想起了两个名人,一个是张宏伟,一个是赵岩,前者是东方企业集团的老板,后者是原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他们都是东北人,都一样的聪明过人,都一样的努力,但命运则有所不同,张宏伟富得流油,赵岩却清贫如洗,原因何在呢?
2011-03-0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严义明律师(左)与姜维平(右),拍摄于2008年。 (姜维平提供)
图片: 严义明律师(左)与姜维平(右),拍摄于2008年。 (姜维平提供)
Photo: RFA

笔者也是东北人,十几年前也接触过张老板,近几年又认识了赵岩,比较他们的人生轨迹颇有启迪,那就是:张宏伟的特权与赵岩的股权,以及它们与社会政治制度的关系。

近年来,随着东方企业集团知名度的不断提高,经济效益的显著发展,有关这家上市企业的股权之争,也上演了很精彩的内斗节目,应当讲,我只是在工作上与张老板打过交道,对其股权资金运作和经营情况不太了解,这方面,赵岩作为他的老员工和私人助理,可能更有发言权,但我认为,评价一个人,不必有太深的交往,只须仔细回顾与他接触的点滴印象,就能窥其品质。

我大约是在90年代中期第一次见到张老板,那时,他刚刚脱掉了“包工头儿”的帽子,与他的几个哥们搞边贸,一切都是蓄势待发,他热衷于在“哈洽会”上接受记者的采访,以便为企业大造声势。

应当讲,他给我的印象不错,他是绝顶聪明的,过去不过是呼兰县的一个农民,却不仅能招揽到市内的大型建筑工程,而且,还勇敢地最早一批与俄罗斯做边贸生意,他的秘密武器就是与官员拉关系,我没有他行贿受贿的证据,但他请客送礼,出手大方,上下纵横,八面玲珑则是共认的事实。

记得他直言不讳地说,人与人之间没有永恒的友谊,只有共同的利益,我们乡镇企业靠啥?就是靠关系,靠哥们,靠利益!

就是凭着这一适合中国国情的为人处事原则,张宏伟一路高歌,挺进北京的,企业由小变大,自己由默默无闻而威震遐迩,不仅遗忘了与其同舟共济的哥们,而且也利令智昏,找不到北了,对其私人助理赵岩股权的私吞和掠夺,是他忘恩负义的证据之一。

据知情者透露,赵岩在涉足海外媒体之前,曾有缘与张宏伟共事,他屈尊给当时还不太发达的张老板当了四年多的文字秘书和销售经理,按理说,日后飞黄腾达的张宏伟,应当多给赵岩一些经济上的帮助,但很可惜,赵岩应得的一部份企业职工内部股,却被无理地剥夺了,其累积股金至今大约1200多万元。

我想,可能只有张宏伟这样的个体户,才能借中国改革开放之机,使企业的内部股份上市后,有如此惊人的飞跃。

正因为这是一笔可观的收入,对赵岩和张老板来讲,都至关重要,所以,上述人生的信条又一次主宰了张老板的行动,他多次拒绝为赵岩兑现,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左右黑龙江省的地方法院,不受理赵岩的民事诉讼;一方面是张宏伟的不理不睬,极尽了富翁的特权与傲慢,一方面是赵岩的不依不饶,除了文字舆论功势,还声言要到联合国上访,尽显书生本色。

看来,他们的股权之争必将进一步升级,鹿死谁手,不得而知。

另一起不讲信誉的事则与我所在的《文汇报》东北办有关:大约是90年代中期,张宏伟的企业在大连开发区建立了一个分公司,不仅廉价买到了地皮,还盖了好大一片住宅楼,我的一个主管广告的同事,应邀采访了张老板手下的分公司经理刘宏伟,不仅给他们公司做了报道,而且,还与其签署了30万元的广告合同。

但由于对方提出先刊登后付款的条件,我决策时犹豫了再三,他们公司的信誉,已经广受指责,所以,我建议同事谨慎应对,果然,过了不久,刘宏伟说,他已经与张宏伟分家了,没有必要兑现广告合同,等等,于是,彼此盖了章的合同成了一堆废纸。

后来有一次,我与呼兰县萧红纪念馆馆长孙延林谈及此事,这位时年花甲的老人说,你千万不要相信张宏伟,他当年答应给呼兰小学的赞助钱都打了白条,他说,在大会上,为了讨得领导的欢心,张老板拍着胸脯答应赞助善款三十万给师生,等到领导走了,迟迟不兑现。

孙馆长语重心长地说,你说,对孩子们都能骗!你怎麽能相信?这样的人还能进北京,当政协常委,你说这是啥世道!

回想这些如烟往事,联想赵岩股权的被掠夺,我就不感到奇怪了,正因为张宏伟认为《文汇报》东北办,记者赵岩和那些小学生对他升官发财没用,才会如此地冷漠,寡信和蔑视,用他的话讲“没有共同的利益”。

问题是,政府部门和司法系统,并不维护公民的正当权益,却相反给了张宏伟这样的老板以特权,所以,张老板不仅仅毫不理会过去有功之臣的同事,对他无情无义,唯利是图的指责,而且,他还涉嫌动用黑社会分子对批评他,维护弱势群体利益的上海律师严义明进行殴打,至今证据犹在,却逍遥法外。

这进一步地说明了:中国的一党执政,不仅使一些品行恶劣的新兴资本家发财致富,而且,还使各级官员与企业主同流合污,亲如一家,他们操控司法,肆意枉为,使其成了维护他们既得利益的工具,这样就导致了一系列的咄咄怪事:韩国志代表东方企业集团的职工维权却坐牢,严义明敢于替人打报不平却挨揍,赵岩手握股票却不能兑现。

据《参与》网3月7日报道,在媒体多次报道中国证券第一黑幕“东方门”之后,东方企业集团老员工在股权事件中越战越勇,3月5日,其突破在哈尔滨火车站的层层防线,派代表登上18次列车前往北京。

次日,他们直奔人民大会堂递交举报张宏伟的公开信,其称,1995年,张宏伟伪造股东名册,侵吞职工股权。

1997年,张宏伟又贿赂原黑龙江省体改委主任宋士和,伪造政府文件,即《关于确认东方集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为规范化股份有限公司的批复》(黑体改复[1997]27号),诡称:经过规范化,企业原有的资产股已失效和作废,其实,张宏伟暗渡陈仓,个人资产股由113万股,激增到1.315亿股,翻了116倍。

就这样,张宏伟侵吞了职工股权的“血汗资本”,我想,无疑地,这也包含着赵岩的股权在内,从此,他富贵升天,成了全国政协常委。

至此,我们已经清晰地看出,不仅仅是赵岩与张宏伟的个人纠纷,也不是说,张宏伟只是做错了一件事,而是他的一贯品行,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尤其是,他代表了一个社会阶层,也代表了一股造成社会不稳定的黑恶势力,其利用多年体制助长的特权,行贿受贿,把司法当成儿戏,践踏了他人的各项权利,扩大了社会贫富的两极,进而使社会矛盾激化,亦使群情的地火酝酿。

或许以前,统治者会无所顾忌,但如今情况发生了巨变:突尼斯和埃及的人民革命血与火的事实告诉他们:如果你不站在弱势群体的一边,为民做主,等到积怨沸腾,你不但守不住权利和财富,而且,还要丢了小命!因此,我相信这回张宏伟耀武扬威的光阴该到头了!他的富可敌国的财富应当成过眼烟云了吧!

我建议中共高层,立即从“严义明遇袭案”查起,因为有一些证据已经显示,东方企业集团保卫部的主管徐鹏与凶手有关,这一细节可能比赵岩等原职工的股权诉讼更易于入手,毫无疑问,不论股权的争议如何裁决。

但买凶杀人未遂都要绳之以法,而一旦拘捕了特权思想严重的张老板,与其有金钱交易的政府官员就成了鸟兽散。到那时,赵岩等人的股票纠纷就可通过法律程序得以清算。

我看,由“东方门”引爆的民怨就可以平息了,黑龙江省的官员举一反三,该从此案的来龙去脉,得到一点教训了吧!

2011年3月7日于多伦多梅西学院。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