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的誓言与邓小平的承诺 (姜维平)

2017-02-0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AFP)
特朗普赢得美国大选。(AFP)

可能川普并不太了解邓小平,也未必读过他的一些文章,但我观看美国第45届总统川普的就职典礼,却想起已故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的承诺,他说,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带动其他人一同发展,他的意思是,看别人先期致富的人,不要嫉妒和不满,等有钱人荷包鼓起来,就会主动帮助穷人,大家共同致富,社会就能变成“小康”,那时,“官倒”很厉害,一些“红二代”和“官二代”及不法奸商,靠倒卖政府“批文”而发家致富,并因为穷人不满而要求改革和反腐,而发生了“六四事件”,最后,以学生们横尸街头而结局,想必川普知道“六四”而未必听过邓小平上述有关致富的话,但反复品读他的就职宣誓演讲,我觉得他是邓小平一言承诺的真正的实现者。

非常可惜,川普不是中国人,他不是生不逢“时”,而是生不逢“地”,他说,各位美国公民们,我们正参与到一项伟大的全国性事业当中:重建我们的国家,重塑对全体人民的承诺。我们将一起决定未来很多年内美国乃至全世界的道路。我们将遭遇挑战。我们会遇到困难。但是,我们能将这项事业完成。每过四年,我们都相聚在这里进行有序和平的权力交接。看来,川普要带动致富的对方,首先是美国人,但他出场的制度背景和一个伟大承诺的兑现,需要条件,这一点对中国人,以至世界上每一个人都有共同的哲理启迪。

毫无疑问,邓小平搞改革开放,摒弃毛泽东闭关锁国政策,发展经济建设,做过不少好事,但他有关上述的承诺却成了“大忽悠”,人们已经看到严重的两极分化,造成贫富对立和官民对立,造成社会的不稳定,中国的有钱人分为两类,一类是官员,一类是与官员关系密切的商人,他们现在积累的财富,几乎能买下整个世界,但买不到平安和幸福,因为他们生活在一个离不开权力,而权力又不能和平交接的国家,一方面他们竭泽而渔地从体制中获利,另一方面被朝不保昔的不安全感驱使,加速向海外转移财富,既便如此,依然有许多人在官员权力交接过程中,成为内斗的牺牲品,这就是为什么美国总统权力交接空前吸引人的真实原因之一。

已经非常富有的川普,以古稀之年的强弩之末般的沙哑的声音告诉人们,民主制度是他上述承诺的基石,也就是说,光有带动他人致富的良心,还远不够,首先要得到机会,因此他说,我们应该感谢总统奥巴马和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他们在权力交接中,慷慨地给予我以帮助。他们真的很棒。谢谢你们。今天的就职典礼有着特殊的意义。因为,今天,我们不只是将权力由一任总统交接到下一任总统,由一个政党交接给另一政党。今天我们是将权力由华盛顿交接到了人民的手中,即你们的手中。由此,我们知道了,邓小平违背承诺,是因为他本人不具备条件,一个不是人民选出的领导人,不可能真心带领人们共同致富,与其指责中国的政治和商业精英不带动人们共同致富,不如变革权力交接的僵化制度。

然而,并非民主制度就能使老百姓致富,川普在演讲里指出美国落后的主要原因:长久以来,华盛顿的一小群人攫取了利益果实,代价却要由人民来承受。华盛顿欣欣向荣,人民却没有分享到财富。政客们塞满了腰包,工作机会却越来越少,无数工厂关门。“建制派”保护的是他们自己,而不是我们国家的公民。他们的成功和胜利不属于你们。当他们在我们的首都欢呼庆祝时,这片土地上无数在挣扎奋斗的家庭却没有什么可以庆祝的。但这些都会改变,在此地改变,在此时改变。因为你们的时刻来临了,这一刻属于你们。

结合这一番话,观察美国,的确受益不少,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不论什么社会制度,都会有一些领导人瞎忽悠老百姓,这是人性普遍存在的弱点,也是人间的悲剧:人只能活一生,那么简短,生命同样可贵,却被政客们所扼杀,我佩服川普,是因为他不是为了自己而活着,而是为了美国人民,也是间接地为了全世界,我不相信一个有钱的商人能发动战争,炮火难道不会毁灭他的亿万家产吗?尽管川普会主张“美国第一”,但互利互惠才能在互联网时代生存和发展,“双赢”是一切成功商人的秘诀,与其对应的是,“中国第一”,“俄罗斯第一”,等等,“N”个第一,不停地碰撞,出现灵感的火花,才会在斗争中找到平衡。

因此,我相信川普能实现邓小平的承诺,一是他当总统不拿薪水,不为私利;二是他把自己的“商业帝国”经营的不错,再把经验推广美国也顺理成章;三是,美国的大部分人喜欢他,拥戴他,而紧跟他,所以他说,这次胜利属于今天聚集在这里的所有人,以及全国正在看这次典礼的所有美国人。这是属于你们的一天。这是你们的庆祝日。我们所在的美利坚合众国,是你们的国家。真正重要的并不是政府由哪个党派掌控,而是让政府由人民做主。2017年1月20日,这一天将会被铭记,美国人重新成为了国家的主宰者。曾经被忽视的美国人不会继续被忽视。现在,所有人都在倾听你们。你们数以千万计地投入到这场历史运动中,这样的事情世界上从来没有过。

当然,川普光有真诚的愿望还不够,我不容怀疑他的良知,境界和能力,但面对变化万端的世界,要达到目标还有很艰难的路要走,有人担心川普“倾向反华”的内阁玩火,有人对美台的所谓川菜“麻辣烫”津津乐道,有人对川普的“推特制国”和信口开河忧心不已,有人对川普的“美国第一”悲观地解读,仿佛他上台就将与中国开战,我可以坚定地回答读者,世界上两个大国会摩擦不断,是因为都想找到本国公民第一,但底线均不会逾越,别听他们彼此如何秀肌肉,吵吵嚷嚷,一会儿是“联美抗俄”,一会儿是“联俄拒中”,不论怎样变,他们都是聪明人,大家都有核武器,只要开打就没有胜家,只有同归于尽,灰飞烟灭,总之。没有第三次世界大战,只有最后的自杀,与其一起“抱钱死”,还不如共同富。

这就是为什么,在18分钟的就职演讲里,川普用很多言辞,阐述和平与致富的理念的原因,他说,今天我所做的就职誓言是对所有美国人的效忠。几十年来,我们以美国工业的衰落为代价为别国的工业输送营养,为别国军队施以援助,但对我国军力的耗损视而不见。我们曾经致力于保卫其他国家的领地,却忽略了我们自己的领土。我们曾经将成千上万亿美元转移到海外,我们自己的基础设施却年久失修、长年荒废。我们帮助其他走上了富裕之路,我们自己的财富、力量和自信却逐渐消失在地平线上。我们的工厂一个接一个倒闭,而我们成千上万被落在后面的工人被长久忽视。我们中产阶级的财富被剥削,再被分配给世界其他国家。

在我看来,川普所言有一些偏颇,但整体上没错,如果美国不主动承担“世界警察”的角色,少建美军基地,少出航母,少管闲事,少得罪人,不在南韩建“萨德”,不支持台独和“小日本”,不发动伊拉克战争,不用武力输入民主,总之,把节省下来的钱用于川普同情的那些穷人,美国就不会那么寒酸,就不急需川普这样的人带头致富,也一定能使美国再次强大起来。同样地,中国的领导人也要向美国的民主制度学习,切不可一只手封网抓人,一方面鼓吹“制度自信”,自欺欺人,从王立军跑进美领馆,引发“薄熙来事件”以来,中国发生了一系列故事,海内外的中国人不再相信虚伪的“制度自信”,而大都向往民主法制,由川普的就职典礼,我们看到了人类精神文明和政治文明,已达到怎样的高度,树立了怎样的榜样,中国应当仿效美国,进行和平的权力交接,而不是伴随着腥风血雨或阴谋争斗,只有民选的领导人,才有可能用好国民的税收,而不是一方面漠视人间的疾苦,使杨改兰那样的弱者自杀;一方面领导人跑遍世界各国去做“大撒币”,叫杜特尔特那样的骗子窃笑。

除上述富人带动穷人共同致富的承诺和方法,川普还通过演讲给人们吃了定心丸,川普会利用商人的精明,与世界各国讨价还价,争取利益最大化,但深知许多“本国第一”之间,互相矛盾,要维持利益的最佳平衡,才能找到共同点和实现自己的目标,因此,他做出更大的承诺,而这个承诺,是上述“小承诺”的保障,他说,我们会同世界其他国家和睦修好。但是基于以下共识:所有国家都有权以自己的利益为先。我们不寻求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强加于人,更期望它能自己发光发亮成为榜样。所有愿意效仿我们的人都能感受到这种光亮。我们会加固与旧盟友的关系,建立新的联盟。文明世界的国家会团结起来,以抵御激进的伊斯兰恐怖主义,我们会把他们从地球表面全部清除。

这已清楚表明川普的“美国第一”的改革路线,是基于世界和平与发展理念的,一切企图误导川普的既定目标,挑拨和鼓动中美开战的言论,都是可恶和危险的。就笔者个人来说,由于父亲曾参与韩战而身患疾病,而且英年早逝,故对中美再次兵戎相见痛恨不已,保持敏感和警惕,我既厌恶专制独裁统治,希望习近平能拿出其父的勇气,致力于民主与统一的“一揽子政改”,又向往人类和平,坚决地反对战争与国家分裂。当我聆听川普的话感慨万千,他说:在美国,我们要敢想,更要敢做梦。我们必须理解,一个国家只有不断进取,才能生存下去。我们不再接纳那些只说不做、只会抱怨而从不试图做出改变的政客。由此,我想到习近平所承诺的“中国梦”,但我的理解与其可能不同:胡锦涛没能力与台湾国民党深入交谈,错过了最佳的8年时机;习近平应当知道,与其与民进党新领导人主持下的“民主孤岛”开战,用美苏的先进武器,中国人互相残杀,让敌人耻笑,不如坐下来谈判,让双方的军队和警察保持中立,而抓住历史的机遇,完成两岸社会的和平民主转型,就像川普所言:讲空话的时代已经结束了。现在是行动的时间。

我相信终会有那么一天,它不会太远,人民也不想等待太久,中国会像美国那样,任何人只要愿意都应成为川普,他会把邓小平的承诺兑现,先富起来的人们,包括中国已致富的亿万富豪,该有所作为,不是言不由衷地奉承官员,进行官商勾结而无休止地聚敛财富,不是在与自己关系密切的官员权力转移时成为“替罪羊”;或许像徐明那样,死于非命;不是千方百计地把财富藏在美国而大骂美帝;不是把老婆孩子安置美国而谴责“民主政治”,不是赚足中国人的“血汗钱”,损耗了资源,污染了空气,而却在美国买房置业,年年给美国缴税。愿中国也有机会,举办类似的国家最高权力和平交接的仪式,不是一些权势者踩在穷人的肩膀上巧取豪夺,而是踏在自己的土地上,喊出“中国第一”,这“第一”不是谎言和欺骗,应是“共同致富”的理想,这也不是崇洋媚外,而是继承和发扬人类共同的精神财富:政治文明,它不仅属于美利坚,也属于中国以及全世界。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愚昧的文章,一開頭就錯了:
美國的任何有上億身價的商人,對中國有興趣的商人,不可能不了解鄧小平或毛澤東!
不是願不願意了解,有沒有興趣了解,也不是中國領導人偉大不偉大,
是「必須」了解!

2017-02-25 05:18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