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第一?(刘荻)

2013-04-1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美国科幻作家杰克•威廉斯写过一系列科幻小说,主题是一群设计目的是“保护人类,为人类服务”的机器人占领了地球。它们为了保护人类,不让人类做任何危险的事:科学研究太危险了,肯定不能做;体育运动有伤筋动骨的危险,自然也不准搞;就连过个马路钉个钉子切个肉也有受伤的风险,因此一律被机器人禁止了……

小说中的机器人明显是保姆型国家的象征:保姆型国家为了保护我们的安全,要求我们开车必须系安全带,不能找未经政府批准的医生看病,不能服用未经政府批准的药物,更不能吸食毒品,有些政府甚至还企图禁止我们吃高糖、高脂肪的不健康食物……

自由主义者之所以要反对这样的保姆型国家,就是因为我们认为有比安全更加重要的东西——每个人进行自由选择的权利。

冒险一向是人类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探险家们冒着生命危险去寻找新大陆、探索极地;宇航员们冒着生命危险探索太空、登陆月球;许多科学家和发明家冒着生命危险进行各种实验。这些冒险行动都极大地拓展了人类的视野,增长了人类的知识,改善了人类的生活。可以说,没有与生俱来的冒险精神,人类就不可能走出非洲,遍布全球。

冒险也是我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男人经常要为了财富、美女和权力而去冒险。我们通常都会认为:在一定情况下牺牲个人安全来换取另一些东西是值得的——甚至在享受美食的时候,我们也是在拿自己的生命来冒险,想想那些糖和脂肪对你的健康的影响吧!人生总是要冒险的,如果禁止一切“不安全”的行为,人生也就变得了无生趣。至于那些愿意牺牲自己的安全和幸福来为自己和他人争取自由英雄,他们总会得到我们的崇敬。

因此自由主义者从来不认为安全高于一切——如果这是你个人的选择,那么自由主义者当然也不会反对,但更重要的显然是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作出选择的权利。你不能代替他人作出选择,不能把自己的选择强加在他人头上。自由主义不要求每个人都必须做胆小鬼。

最近有些人再次提出了“陈光诚是不是应该出国”的问题。作为一名自由主义者,笔者在此问题上的立场很明确:我支持陈光诚出国,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同样的道理,我支持刘晓波留在中国坐牢,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自认为是自由主义者的人们,不要忘了本杰明•富兰克林的名言:为顾惜安全而放弃自由的人,既不配获得自由,也要丧失安全。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