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社会管理(刘荻)

2013-07-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大陆不断发生暴力伤人事件,引发各界人士对社会管理模式的讨论。图为北京警察在街头盘查行人。(AFP PHOTO)
中国大陆不断发生暴力伤人事件,引发各界人士对社会管理模式的讨论。图为北京警察在街头盘查行人。(AFP PHOTO)

近日,《环球时报》发表左派学者王小东的文章《中国社会不是管得太严而是太松》,文章列举了最近北京家乐福发生的持刀伤人案和大连发生的藏獒咬死女童案,称我国的社会管理不是太严而是太松,人们对严格的社会管理极度反感,社会舆论把违规者和罪犯当作英雄,苛责、嘲笑,甚至辱骂维护社会秩序者。

笔者认为,上述现象之所以存在,恰恰就是因为我国很多人尤其是政府官员的思路与王小东先生一致——他们都把“法律”或“社会管理”当作社会之外的力量自上而下地对社会和“老百姓”下达的命令,而不是社会自生自发、自下而上的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把社会和“老百姓”当作管制的对象而不是管理的主体。

法律本应是社会自然演进出来的用以调节社会关系、减少社会矛盾、维护社会秩序的一整套规范,然而在我国,法律被当成统治阶级贯彻自己意志的工具,“老百姓”被当成被统治的“屁民”。

如果一个国家的“老百姓”普遍认为法律不是正义的,法律总是有利于统治者而不利于自己,那他们自然不会自觉自愿地遵守法律。如果法律不能实现正义,那么羡慕违规者、把罪犯当作英雄也就是情有可原的。如果司法不能独立,法院与政府勾肩搭背,那么司法缺乏权威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社会管理本应是社会的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然而在我国,社会没有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的权利,只能“被”管理。当在正常社会中本应发挥社会管理和组织作用的维权律师和公民社会团体遭到镇压的时候,我们就会明白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似乎显得缺乏组织和管理。没有自治的社区,没有各种公民社会组织,无怪乎我们的社会会变成一盘散沙。

那么,不依靠真正的法治,也不依靠社会的自组织,只靠政府“加强管理”,能不能达到预期的目的?很难。因为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的复杂度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任何组织(包括政府)都不可能掌握整个社会的全部复杂度。社会中各种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难以通过自上而下的组织手段来协调。这种情况下要想实施有效的社会管理,只能依靠法治,依靠社会的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能力。

因此,要想改变王小东文章中所提到的“我们今天的社会管理过于松垮”这一现象,唯一的办法就是司法独立,实现真正的法治,同时停止对维权律师和公民社会团体的镇压,允许社会充分承担起自我组织和自我管理的责任。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