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有用心的高级黑?( 刘荻)

2017-08-2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胡锡进(资料图/Public Domain)
胡锡进(资料图/Public Domain)

这篇文章是关于胡锡进老师的,不过我先要谈谈安•兰德的小说《源泉》。

这本书的主人公是霍华德•洛克,一个坚持自我的现代主义建筑师。不过本文并不打算写他,而是打算谈谈书中的配角,专栏作家多米尼克•弗兰肯。

弗兰肯小姐是洛克的崇拜者。当她得知有人——以评论家埃斯沃斯•托黑为代表——在打压洛克,手段是对洛克和他的作品完全无视,不发表任何评论时,她采取了两个策略:第一、她在各种场合——专栏文章中和各种聚会上——反复表达她对洛克的深恶痛绝,让他的名字经常出现在报纸上,让大家都注意到有洛克这么个人存在;第二、她使用“春秋笔法”,明贬暗褒地赞扬洛克。

弗兰肯小姐在专栏文章中写道:

“它会矗立在那里,像一个纪念碑一样,它纪念的是恩瑞特先生和洛克先生的自我主义。房子会耸立在一排褐砂石房屋和煤气厂的一些大罐子中间,也许这不是个意外,而是为了证明命运中合适的意义。在傲慢无礼方面,没有其他设施能够与之媲美。它的建造是对这个城市中所有建筑和建造它们的人们的嘲笑。我们的建筑毫无意义,还很虚假。这个建筑使它们更显如此。但是这种对比对它并不利。通过这种对比,它会使自己成为不合时宜的一部分,最为荒谬的一部分。一束阳光射入猪圈里,是阳光让我们看到了粪便,也是阳光冒犯了我们。我们的建筑有着模糊而羞怯的优势,还有,他们适合我们。恩瑞特公寓既明亮又大胆,就像一条羽毛围巾。它会引人注意——但是只会让人注意到洛克先生的厚颜无耻。当这座建筑建成时,它会成为我们这个城市脸上的伤口。也是一个绚丽的伤口。”

“我参观了恩瑞特建筑工地。我希望在不久的将来,会有一颗突然袭击的炸弹炸毁这间房子。这个结果很值得,比看到它变旧,变得烟熏火燎要好。家庭照片,脏袜子,鸡尾酒搅拌器,还有这些住户的柚子皮,都会使这座建筑被贬值。纽约的任何人都不应该被允许在这栋建筑里居住。”

弗兰肯小姐在聚会中说道:

“不,英斯基普先生,霍华德•洛克不行,你不能选霍华德•洛克……一个冒牌货?当然,他是个冒牌货——要用你敏感的诚实去评价一个人的正直……没什么?对,英斯基普先生,当然,霍华德•洛克什么都不是。只是个大小与距离的问题——距离……不。我不那么认为,英斯基普先生——我很高兴你喜欢我的眼睛——是的,当我很高兴的时候,它们总是像那样——我很高兴听到你说霍华德•洛克什么都不是。”

“琼斯先生,你见过洛克先生?你不喜欢他吗……哦,他是让人无法同情的那种人。真的。同情是一种美妙的东西。当一个人看到压扁的毛虫时会有这样的感觉,是一次思想升华的体验。一个人能让自己前进,伸展开来——你知道,就像是脱下紧身束带。你不必压抑你的胃、你的心和你的精神——当你有同情感的时候。你所能做的就是向下看,这个要容易得多。当你抬头向上看,你的脖子会痛。同情是最高尚的美德。它证明受苦受难是合乎情理的。世界上是必然存在苦难的,不然怎么会有高尚的美德和同情心啊……哦,它有一个反面。但那是艰难而苛求的……欣赏。琼斯夫人。欣赏。但那样要脱下的不仅仅是紧身束带……所以我说,我们不能对之感到可怜的都是邪恶之人,比如霍华德•洛克。”

弗兰肯小姐在法庭上为洛克作证:

“霍华德•洛克给人类的精神建了一座神庙。他把人看得坚强、自豪、纯洁、聪明、无所畏惧,把人类看作英雄。这座神庙正是为此而建的。神庙是人类体验升华的地方,他认为升华来源于人类意识到自己无愧于这个世界,来源于看到并接受真理,来源于达到人的极限,来源于能够裸露在阳光里。他认为,升华就是快乐,快乐是人类天生的权利。他认为,为人类容身而修建的地方,是神圣的地方。那就是霍华德•洛克对人类和升华的看法。”

我们可以把胡锡进老师与弗兰肯小姐做个对比。和弗兰肯小姐一样,胡锡进老师也经常在文章中抨击“国家的敌人”——刘晓波、艾未未、浦志强等人。关于这一问题,胡锡进老师在接受采访时说:“新闻史会给我们正面的评价。通过我们的报道,中国人知道了这件事,我们也把我们想说的说出来了,这样做对于一点声音也没有是一种进步。我们该说话的时候没有沉默,这需要勇气,我们这一两年不断触碰敏感话题,对在第一时间评论艾未未事件,等于是做了准备和铺垫。”

也有曾经在《环球时报》工作过的网友表示,在胡锡进老师的领导下,《环球时报》英文版和中文版的观点可以说是截然相反。

胡锡进老师的文章中,我最喜欢的一篇是《激进自由派须有清醒的底线意识》。

文中说道:

“总体看,中国这几十年的经济成就支撑了自由主义前所未有的发展,自由派的出现有其必然性,他们中的大多数会同国家的政治体制大体和谐相处,激进自由派的作用则很复杂,他们带给社会稳定的挑战和对改革的推动错综交织,他们能否也在中国的大体系里安顿下来,这确是中国社会治理所面临的一大问题。”

“中国大概还是要给这些人空间,中国的体制应逐渐建立这样的适应性,以及承受力。但与此同时,自由派也必须建立起明确的底线意识,在不挑战中国基本制度的基础上,发挥他们勇于批评的优势,与国家改革的节奏良性互动。这是中国体制一项相当关键的磨合,也是中国不断完善稳定的畅所欲言环境的必由之路。”

“激进自由派在改革开放这几十年一拨又一拨地出现,前人的教训,后人应有能力汲取、消化。希望中国新的激进自由派能拥有更多智慧,能够逐渐真正认识中国和了解世界,并以积累更多的建设性帮自己走得更远。”
我把胡锡进老师与弗兰肯小姐相提并论,有些人或许不会同意。也许在他们看来,最适合与胡锡进老师相提并论的,其实是《源泉》一书中的反面人物埃斯沃斯•托黑。对于这一看法,我也无法反驳。因为埃斯沃斯•托黑也和胡锡进老师一样,善于在胡说八道中暗藏机锋。至于他们究竟是明褒暗贬还是明贬暗褒,谁说得清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