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银翼杀手2049》能想到哪些东西?(刘荻)

2017-11-06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银翼杀手2049》剧照。(Public Domain)
《银翼杀手2049》剧照。(Public Domain)

《银翼杀手2049》上映了,这部电影是1982年的电影《银翼杀手》的续集,而后者则是根据菲利普•迪克的小说《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改编的。为了避免剧透,电影的内容我就不讲了,就谈谈与电影有关的哲学问题。

菲利普•迪克的小说,探讨的大多是现实与幻觉、人与机器人、正常人与精神病患者之间的界限。《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讨论的就是人与仿生人之间究竟有没有区别的问题。

谈到此类问题,首先要谈的就是图灵测试:如果机器人能够成功地欺骗人类裁判,让他以为自己是一个人,那我们就可以认为这个机器人能够思考。这正好符暗合了一句西谚:“如果一个东西长得像鸭子,叫声像鸭子,走路也像鸭子,那它就是一只鸭子。”当然,此处的重点不是机器人的外表,而是语言能力:如果一个东西能够像人类一样交谈,那我们就相信它能像人一样思考。

很多人都对图灵测试提出了质疑,他们说:图灵提出图灵测试的时候,首先提到的是一个让男人假装女人欺骗裁判的游戏。他们问:如果一个男人成功地欺骗了裁判,让他以为自己是女人,又能说明什么呢?难道能说明男人和女人没有区别吗?

此类质疑中最著名的,大概就是约翰•希尔勒(或者译为约翰•塞尔)的“中文屋子”思想实验了。希尔勒的观点是,机器人即使能够像人一样交谈,也不过是符号操作而已,而能够进行符号操作并不等于能够思维。

由此我想到:我怎么证明他人能够思维呢?我确定自己能够思维,但是别人是不是能够思维呢?我只能通过他的表现来确定,例如,我可以和他交谈,听他的回答。这就和图灵测试的原理一样。如果希尔勒认为,通过图灵测试不能证明机器人能够思维,那我又怎样确定别人能够思维呢?也许这个世界上其他所有的人都是机器,只有我一个人真正能够思维?希尔勒对这一问题的回答,基本都是循环论证。

话说回来,我又怎么知道自己的思维是真实的呢?如果像电影中所描述的那样,记忆也是可以植入的,我又怎么能够确定自己的心理活动是真实的呢?另一部根据菲利普•迪克的小说改编的电影《冒名顶替》就探讨了这一主题:外星人杀死一个地球人之后,会制造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仿生人来顶替他。这个仿生人虽然刚刚来到世上,却拥有和它所顶替的人一模一样的记忆,它认为自己就是那个已经在地球上生活了几十年的人。如果我是这个仿生人,不仅别人不会知道我不是真的,就连我自己也不可能知道自己的记忆全都是假的,我昨天才来到这个世界上,那么,又有什么理由说我不是我所顶替的那个人呢?

与之有关的另一个话题,是远程传送。例如《星际迷航》中的传送机,此类传送机的原理,是把一个人拆成原子,把他的“信息”发送到传送机的另一端,再重新组合起来。那么,重新组合之后的人还是不是原来的那个人呢?还是说,原先的人已经被杀死了,传送机另一端的只是一个一模一样,拥有同样记忆的冒名顶替者?

你有勇气走进传送机吗?

当然,有人会说:即使我的记忆是假的,但是我的思维本身仍然是真实的。虽然我们很难想象一个人怎么能够在没有记忆的情况下进行思维,但是让我们姑且假设,计算1+1=2不需要个人的叙事性记忆也能进行。就像笛卡尔所说的,即使一切——包括我周围的世界都是假的,但我的思维是真的。

虚拟世界也是科幻电影青睐的主题之一,探讨这一主题的最著名的作品包括《黑客帝国》和《十三层空间》。虚拟世界当然是虚假的,不是吗?正如希尔勒所说:“没人会以为,运行计算机模拟的哺乳和光合作用的正式过程就能生产出奶或糖……”不过,正如丹尼尔•丹内特所说:“现在假设我们用计算机模拟了一个数学家,而且假设它工作得很好。那么我们是不是会抱怨说,我们想要的是数学证明,但是,唉,我们所得到的只是证明的表征?可是,证明的表征就是证明,不是吗?”因此,虽然虚拟世界是假的,但是虚拟的思维仍然是真的。

电影《黑客帝国》和《十三层空间》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其中的虚拟世界都以现实世界为基础,和现实世界相差无几(《黑客帝国》中的虚拟世界模拟的是二十世纪末的世界)。就像《虚拟人生》游戏一样:在现实世界中,你上学、工作、结婚、生子、玩游戏……在《虚拟人生》游戏中,你还是上学、工作、结婚、生子、玩游戏……甚至,你在《虚拟人生》游戏中玩的游戏也是《虚拟人生》……

许多文章都论证过“为什么我们所生活的世界不可能是虚拟世界”这个问题,其基本的论证方法都是:“模拟这样一个世界所需的运算量太大,把整个宇宙中所有的粒子当作计算机都不够用。”这种论证的问题在于,“不够用”的宇宙,是我们的宇宙,而如果我们的世界是虚拟的,那么“真实的”宇宙不必和我们的宇宙一样。也许在“真实的”宇宙中,模拟我们这个虚拟世界是轻而易举的。

也许“真实的宇宙”的自然规律都与我们的大相径庭。也许在“真实的宇宙”中,1+1=3。这样,就连我们做出的数学证明都不是真实的了。就像做梦的时候,我也许会认为1+1=3是绝对正确的……

可是,如果我们所在的世界和我们的思维都不是真的,那么我们所使用的语言自然也不是真的,因此,我们使用语言所说出的一切,包括这篇文章,也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