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赵家”幼儿园也虐童(刘荻)

2017-12-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警察在红黄蓝幼儿园内戒备。(Public Domain)
警察在红黄蓝幼儿园内戒备。(Public Domain)

最近幼儿园虐童事件频发,网络上群情激愤。不过也出现了这样一种论调:出事儿的都是私立幼儿园,公立幼儿园和过去的家属区幼儿园就不会出这种事儿,一切都是市场化惹的祸……

就小时候上幼儿园的经历来看,我认为这一论调十分值得怀疑。我上的是北京某大报大院里的幼儿园,既是公立的,也是家属区幼儿园。不过我也听妈妈说过,幼儿园某老师用针扎孩子;还亲耳听到幼儿园老师吓唬小朋友:“谁不乖就给谁打针,从这扎进去,从这出来……”;也听说过把孩子关小黑屋关出心肌炎的事……这些都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现在那家幼儿园已经不存在了。

有些人认为,公立幼儿园和过去的家属区幼儿园不会发生虐童事件,理由无非是大家低头不见抬头见,太熟不好下手。不过这些人可能忽视了一个问题:公立幼儿园和过去的家属区幼儿园中如果发生了虐童事件,要想解决问题也不是那么容易:你既没法把自己的孩子转到别的幼儿园去,也没法把涉事老师开除出去。

过去的单位制就像农奴制一样,个人和单位之间存在一种人身依附关系。个人不能自由离开单位,单位也不能随意开除个人,而且大家工作生活全在一个大院里。这就会造成一个结果:单位内部有些矛盾可能长期无法得到解决,也无法逃避:工作中的矛盾会闹到邻里之间,邻里之间的矛盾也会闹到工作上。这样你可能会陷入某种持久战:你是食堂炊事员,每次给我打饭都打得特别少;我是幼儿园老师,就拿针扎你家孩子……大院中有些邻居几十年如一日天天吵架对骂互相拆台使绊儿,也不是什么新鲜事。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因为人类的社群本能所能有效处理的人际关系的规模不超过150人,而大院的人数远远超过这一数字。超过150人的群体要想不发生分裂,或者要采用市场的方式来组织,或者要采用等级制的方式来组织,单位大院所采用的方式主要是后者。这就涉及了单位大院生活中的另一个问题,那就是人和人之间并不是平等的,而是存在明确的等级关系。在市场中,金钱面前人人平等。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地位,付钱就是上帝。对服务不满意,你可以理直气壮地提意见;幼儿园老师扎你的孩子,你可以要求他滚蛋。在单位大院中就不一样了:幼儿园老师拿的不是你的钱,是“公家”的钱;为人民服务,不是为你服务。你提出的意见,人家或者不回应,或者根据权力等级来回应:领导的意见要高度重视,无名小卒的意见可以抛到脑后。幼儿园老师也会看人下菜碟,领导的孩子可能不会挨针扎,你的孩子就不一定了;况且孩子被针扎了,你也不一定有地方讲理……

总之,幼儿园虐童不是市场化造成的,国有化并不是解决虐童问题的良策。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郭度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