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利用市场机制来抓间谍(刘荻)

2017-11-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近日,网上流传一系列从《中小学生国家安全教育专题动画片》中截取的图片
近日,网上流传一系列从《中小学生国家安全教育专题动画片》中截取的图片

近日,网上流传一系列从《中小学生国家安全教育专题动画片》中截取的图片,图片中说:“周末不要放松警惕,间谍不会休息,多多观察家人举动,有没有可疑情况,及时向国安机关汇报,让家人主动坦白争取宽大处理。”

我猜,此时,间谍举报电话的接听者内心一定是崩溃的:打来电话的本来就都是些精神病患者,现在又来了一大波中小学生,还让不让人干正经事了……

这些搞“中小学生国家安全教育”的人,估计连情报学的基础知识都没有,什么信噪比、一类错误二类错误、假阳性假阴性、误报漏报,估计他们连听都没听说过,所以他们大概也不明白,这些做法除了降低信噪比,提高误报率,浪费有关部门的时间和资源之外,也就没有别的意义了。

怎样有效地处理信息,一向是个大问题。一个以意识形态为基础的官僚制组织所面临的主要问题,就是信息经过官僚体制的层层筛选之后,往往会与现实差得十万八千里。这样最终决策者就无法获得有关真实世界的信息,他们会失去现实感,无法做出有效的决策。以至于有些独裁者在被民众推翻之前,一直以为民众是拥护自己的,因为自己的宣传机构一直是这样说的——用控制论的语言来说,这叫做正反馈,在这一反馈机制中,独裁者想听的声音会被不断放大。

于是,有些独裁者想到要诉诸群众,企图通过群众运动来解决官僚体制的问题。可是无组织的群众无法起到有效筛选信息的作用,他们提供的信息泥沙俱下,信噪比太低。而如果由官僚机构来筛选信息,那么其结果也不会与之前有什么不同。

这一问题看似难以解决,不过我想到了一种方法——利用市场机制。市场是最有效的信息处理机制,我们应该也可以利用它来解决抓间谍问题。其实,类似的方法,美国的情报机构也曾经使用过:911之后,美国的情报机构曾经建立过一个恐怖袭击期货交易网站,用来收集有关恐怖袭击的信息。这种期货交易网站类似于赌博网站,2010年,某赌博网站就成功地预测了刘晓波将会获得当年的诺贝尔和平奖。

不过,此类机制也有显而易见的缺点:首先是公关危机,政府建立类似的赌博网站,往往会遭到民众的猛烈抨击。在舆论的抨击下,美国情报机构不得不关闭了相关网站。

另一个更加根本性的问题是,市场中的信息都是公开的,你能利用,别人也能利用。如果你企图控制信息,不让别人得到,那么你自己得到的信息也是扭曲的,就像前面提到的正反馈的例子一样。这才是一切独裁者所面临的根本性问题:他们既想要控制信息的传播,又想要得到真实的信息。可这就像既想吃掉蛋糕,又想把它留下一样,是自相矛盾的。这也像是三峡大坝所面临的问题——如果你想利用水力来发电,那就不能把水蓄在水库里。利用或者控制,二者无法兼得。

最后,还有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即使你获得了真实的信息,也不一定能够改变结果。所有的独裁者都有一个梦想,那就是预测爆发革命将会在何时何地爆发,以便加以阻止。其实这种想法就像造永动机一样,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不过目前炙手可热的“大数据”让他们产生了这种虚假希望。可是大数据只能告诉你相关性,不能告诉你因果关系。所以人们能够对大数据的预测结果加以利用,却无法知道如何改变这一结果。即使大数据真的预测到了革命,也无法告诉你要怎样阻止它。(不过你可以利用有关信息发国难财,比如事先做好准备,在大家上街游行的时候去卖汽水冰棍之类的。)有时候,正是阻止革命的行动本身造成了革命:没有1991年的819事件,苏联或许还不至于解体;2011年1月,埃及政府如果不封锁网站,革命或许也不会爆发。有关阻止预言的行动反而导致预言实现这一怪圈,从《俄狄浦斯王》到《少数派报告》的各种文学作品都有过精彩的描写。

或许,最好的方法还是不要控制。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