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婴”仲大军(刘荻)

2017-06-07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心理学家武志红的新书《巨婴国》。(Public Domain)
中国心理学家武志红的新书《巨婴国》。(Public Domain)

近年来,中文互联网上流行这样一句话:“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

2017年六一儿童节前夕,“著名经济学家”仲大军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这句话所言不虚:仲大军“教授”因为在地铁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蹭到了女孩子的胸部,被女孩要求“挪挪”而对女孩大打出手,把女孩打出了尿潜血。事后,仲大军先生还振振有词地说,自己是儒家后代,受害者不尊重老人,并且宣称要上法庭起诉受害女孩诽谤。

我对此事的感想就是,仲大军先生,以及以他为“代表”的“变老了的坏人”们,其实都是武志红先生所说的“巨婴”。

武志红先生所说的“巨婴”,具有以下几个特点:共生、全能自恋和偏执分裂。

共生的意思就是和别人不分你我,没有界限,就像不满六个月的婴儿与母亲的关系一样。因此,巨婴往往是集体主义者。我对仲大军“教授”的学术成果所知甚少,不过我清楚地记得他的一个论断:在国有事业单位(包括中国几乎所有的大学)任职的学者在外兼职,或者讲座赚外快,都属于国有资产流失。我认为这一论断无异于为奴隶制招魂。不过,这确实反映了仲大军先生的集体主义共生心理——他认为学者不是独立的个人,而是国家的“资产”。

此次地铁打人事件中,仲大军先生蹭到了别人胸部还理直气壮,不但不道歉还动手打人,也反映了巨婴这种没有界限的共生心理。

全能自恋的意思是唯我独尊,自我中心,别人都得围着我转,哄着我高兴,否则我就会暴怒。据红星新闻报道,地铁打人事件中,仲大军先生解释自己为什么殴打女孩的时候说:“我坐得好好的,她让我闪闪,我就不高兴了。我是个高级学者,知识分子,稍微学过心理学的都知道,你让别人闪闪,就是不喜欢我,讨厌我。”“我们这代人,眼里容不了沙子,不能年轻人让老年人挪挪,我忍受不了。”红星新闻还报道,在第一巴掌打在女孩脸上之后,仲大军说,女孩站起来“不依不饶”,用语言对他进行反击,这让他无力还嘴,“没办法,我只能站起来又给她两巴掌”。你不喜欢我,我就会暴怒,就会打人,这就是全能自恋的巨婴心理。

偏执分裂的意思就是把自己天使化,把别人妖魔化。仲大军先生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的时候说:“我是儒家后代,遵从尊老爱幼的传统思想。”说受害女孩:“她心里阴暗、龌龊,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仲大军先生还在自己的文章中写道:“李某的再一次无中生有,造谣生事,再一次暴露出她胡搅蛮缠的恶劣品性,可以让大家看清我打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如果多少是个善良的懂礼貌的人,能气得我禁不住动手吗?”“我不怕造谣诽谤,我的人品已经有65年可以证明。最近的犯错,就是因为气愤教训了一下无礼的年青人,做得过分了,我要做检讨。”自己打了人,还理直气壮地教训别人;自己做错事,都是别人害的……这就是偏执分裂的巨婴心理。

武志红老师说,巨婴往往鼓吹孝道,期望像婴儿利用母亲一样无情地利用自己的子女。仲大军先生在文章中说:“中国必须是个尊重老人的国家,不肖、不孝、不敬子孙必须遭到社会谴责。”而且,据说仲大军先生脾气不好,也打自己的女儿。这些都反映了这种巨婴心理。

一代“巨婴”变老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瑞哲)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In the world, worker not slave else slaves in china. 在中国大陆“职业”不是现代社会意义下的工作,而是奴隶制度下的“分工”即大陆的“工作”是奴隶本质的“职业”。“职业”之一,所谓的政府工作人员(奴才)职业是铁饭碗是所谓的编制人员(象军队一样),实质干的是制服控制人民(被奴隶)的工作。官员从中央到地方都不是通过“民意”的方式产生,而是由中共奴隶主的组织架构产生,其实质是被中共奴隶的人民不能选推出人民“民意”的官员,也就是大陆官员不是得到人民的支持拥护而出来的,这也是中共政权的实质是奴隶主政权(绑架奴隶人民的政权)。由此可知,中共政府工作人员及中共官员的工作是奴隶制度下的“职业”和“工作”。同理,大陆的各个行业的“职业”也是中共奴隶制度下的“职业”和“工作”,例如,“大陆律师”、“大陆医师”、“大陆记者”等等。

2017-06-12 05:27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