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行宇宙中的刘晓波( 刘荻)

2017-09-0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AFP)
中国异见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AFP)

这两个月以来,刘晓波先生的患病和去世令我心情大坏,无心工作,只好看看物理学科普书解闷。我内心不愿接受他已经离开了我们这个事实,于是我想,在有些平行宇宙中,晓波一定还活着。

量子力学的经典诠释是哥本哈根诠释——也就是观测导致波函数坍塌。在观测之前,各种可能性是同时存在的,薛定谔的猫同时既是死的又是活的。话剧《哥本哈根》就是探讨这一主题的。上大学期间我曾经看过这部话剧,可是后来在杨支柱老师那里听王东成老师谈这部话剧,以及在其他场合与别人讨论这部话剧时,才发现同一部作品可以有这么多不同的诠释。

哥本哈根诠释也有一些问题,比如“观测”一词并没有明确的定义。于是,埃弗雷特三世提出了“多世界诠释”。多世界诠释认为,不是波函数坍塌了,而是世界分成了多个——如果你是观测者的话,那么,其中一个世界中的你会发现猫还活着;而另一个世界中的你发现猫已经死了。那么,哪个你才是“真正的你”呢?每个世界中的你都是真正的你——每个世界都同样真实,每个“你”也同样真实。

于是,有人就想了:如果薛定谔的盒子里不是猫,而是我自己的话,会发生什么事呢——在其中一个世界里,我死了;在另一个世界里,我活着。但是我的意识显然只能存在于那些我还活着的宇宙中,因此我在主观上只会感觉到自己还活着!每到生死关头,这种情况都会出现,因此,也许每个人在主观上都会感觉自己是永生的,是自己所在的世界上最长寿的人,虽然在绝大多数平行世界中,你的朋友们都认为你已经死了!这种想法叫做量子永生。我不知道它值不值得认真对待,但是在朋友离开我们之后,这种想法可以给我们一点安慰:在有些平行宇宙中,他们还活着,只是我们跟错了世界线。

所以,在有些平行宇宙里,刘晓波还活着;在有些平行宇宙里,他成为了中国的总统;在另一些平行宇宙里,没有《08宪章》,他也没有因此入狱,仍然和刘霞一起过着时常被软禁的生活;还有一些平行宇宙里,1989年他没有返回中国,而是一直生活在美国,也没有机会遇见刘霞;还可能有一些平行宇宙,1989年并没有发生过学生运动;或者6月4日并没有发生过残酷的镇压,运动取得了胜利……也许在某些平行宇宙里,我并没有被当局陷害入狱,因此也就没有机会认识刘晓波;但是也许在另一些平行宇宙里,我并没有现在这样幸运……

总之,所有的可能性都存在于某个平行宇宙中,无论是好的还是坏的。所有你梦寐以求的东西,都已经在某个平行宇宙中实现了,你只是跟错了世界线而已;所有你百般努力才得以预防的灾难,也都已经在某个平行宇宙中发生过了。这让我觉得,无论我们做什么都是没有意义的。有人说,我们不用考虑所有的平行宇宙中所发生的事,只需考虑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宇宙就行了。但是,只要你想象一下,宇宙在不断地分裂,我们所在的这个宇宙也在不断分裂为许多不同的宇宙,这个问题就会更加令人头痛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