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不要喊“爱国”(刘青)

2013-06-13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香港市民参与纪念“六四”烛光晚会。 (法新社图片)
图片: 香港市民参与纪念“六四”烛光晚会。 (法新社图片)

香港是悼念“六四”大屠杀的重镇,二十四年来不仅风雨无阻年年举办,而且其人数规模超越全世界总和,是世界上最受瞩目悼念六四和追究元凶的活动。然而二十四年后的今年六四悼念活动,香港却出现了一些争议甚至分歧,起因是港支联原本将今年的六四主题,定为“爱国爱民,香港精神”。这一主题立即招致香港民众的强烈反对,甚至有香港民主人士号召抵制今年维园的六四活动。而香港之外也有强大的反对声音,例如天安门母亲的代表丁子霖,就十分不认同港支联今年的主题口号。在香港和海内外华人强烈的反对下,最终香港今年的主题改为“平反六四,永不放弃”。

其实在香港悼念六四的二十多年活动中,以前也曾有过“爱国爱民,香港精神”的口号,香港过去悼念六四的体恤衫就曾印有这口号,但是当年并没有引发纷争更不要说分裂倾向。之所以今年这一口号引发如此剧烈反应,最主要就是近些年“爱国”已成中共利器,试图以此管控香港民众思想最终迫使“爱党”。中共对此最明显和重要举措是在香港教育系统,设立所谓的“德育及国民教育课”,而宗旨和目标都是从学生开始,强制洗脑迫使港人爱党。由此引发港人反洗脑的数十万人大游行,并有团体坚持绝食抗争最终迫使港府暂停这所谓的“爱国”教程。

中共教唆港府出炉的爱国教程虽遭挫败,但是并没有令中共从中汲取正面教训,不久又由中共人大法律委员会主任乔晓阳出面,声称参与香港特首普选的第一关便是爱国爱党,对抗中共中央的人就没有参加特首普选的资格。爱国爱党是香港特首人选必备条件一说,同样在香港社会引发了激烈的辩论和抗议,中共的喉舌媒体和明明暗暗的各色人物大唱爱国必须爱党,说爱国不爱党是不承认国家领导不算爱国。而中共霸王硬上弓的爱党爱国行径,对日益清醒并更加厌恶中共的港民,无疑更加激发了抵制中共洗脑的同仇敌忾。在香港民众普遍厌烦爱党爱国的背景下,却在谴责中共的每年一次六四悼念活动中,提出爱国这样的主题遭到强烈反对,应该说结果不是如此,才不合情理和令人难以理解。

今年悼念六四活动的主题之所以出现爱国,无疑中共喉舌及追随者大肆挥舞爱国大棒,动辄扣以不爱国甚至汉奸卖国等帽子有关。有些人对此不能释怀感觉压力太大,又觉得爱国容易上口为何不举这面大旗,这可能是今年六四出现爱国主题的重要原因。但是这正是中共心怀叵测所期望达成的目标,因为中共通过媒体喉舌行政压制和监狱直至杀戮,牢牢控制着话语权早已经混淆了爱国和爱党的分界,而相当多的大陆人也确实说不清楚其中有何本质区别。所以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事实上在中共管控的区域内高喊爱国口号,后果一定是予人纠缠不清的爱党爱中共的效果。所以若承认中共祸国殃民血债累累,就不要引用含混模糊的爱国口号造成混乱纷争。

爱国这个概念广义地说是爱生养自己的土地,与自己血脉相连的民众和融入血液的文化习俗;狭义地说也包括维护自己尊严和权利的国家政权。广义和狭义既可以是相容的关系,也可能是矛盾对立的关系,当人的尊严和权利得到国家保障,他口里的爱国在广义和狭义是统一的,当人的尊严和权利被肆意侵犯剥夺。他口中的爱国仅是广义的爱国,并不表示他爱侵犯剥夺他的尊严和权利的国家政权。

个人的尊严和权利永远高于国家的尊严和权力,如果你的尊严和权利毫无保障可言,那么这个国家的尊严和权力不仅与你无关,甚至所谓的国家尊严和权力就是建筑在对你的侵犯之上。中共以共产主义和全民所有的口号,抢光了大陆民众所有的私人财富资产,又以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口号,让中共权贵本身和投身依附者抢光了公有资产和财富。中共在这两枪的过程中,杀害和迫害致死至少八千万民众,几乎无人能够逃脱肆意侵犯迫害,大陆绝不是中共权贵以外饱受欺凌民众的国家,而是欺压凌辱大陆无权无势民众的牢笼。处于如此悲惨境遇的大陆一般民众,除非洗脑被愚弄和禀性下贱,绝无可能怀有爱国即爱党的情怀。

另外一个不要喊爱国的重要原因,是爱国的提出排除不了中共的作用和特务的阴影。大量采用特务是中共主要统治手段之一,对难以控制群体和组织更是百分百特务渗透。当年民主墙的众多民刊和团体,无一不遭特务渗透破坏,港支联这样人数众多影响强大的组织自然无法幸免。渗透进来的特务的重要破坏手段之一,就是搅和出方向错误、纠纷和分裂。爱国成为悼念六四活动的主题,就具有特务活动的典型特征,如果接受爱国口号正中中共下怀,为此闹出纠纷或分裂也是中共欢迎的后果。所以不论从爱国口号含混模糊,中共统治的国家不是治下民众的国家,以及难免的特务搅局破坏来说,都不宜高喊爱国口号,更不适合在六四活动中谈什么爱国。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