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台湾社会的十个建议(下)(王丹)

2017-06-29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各位听众你们好,我是王丹。今天继续介绍我在离开台湾之前,给台湾社会提出的十点建议。

第八个建议有关转型正义。我在台湾教书八年,接触到的大学部的学生,大部份对台湾近几十年来的历史所知不多。从五十年代到白色恐怖,从党外运动到八十年代的思想狂飙运动,现在的太阳花世代对这些台湾历史上的重大发展,了解非常不足。民族认同,是要建立在共享的历史记忆之上的。如果不了解自己国家的历史,要如何去爱这个国家?我认为台湾的转型正义不应当仅仅限于是否拆掉威权象征和收回不当党产,更重要的是教育,应该把历史记忆通过历史教学的方式深深植入这个社会之中,并分享给后代。历史记忆如果只是保藏,而不能分享出去,意义就会受到限制。因此我建议,台湾的中学历史课本,应当列专章,讲述转型正义和台湾的历史;大学,更应当把台湾历史列为必修课程。

第九个建议是针对台湾太阳花时代的台独2.0版提出的。我看到美国杜克大学与台湾政治大学的一分民调,20-29岁的台湾青年世代的台湾认同高达八成以上,主张独立的也远远超过半数,但是面对“是否愿意为了台湾独立而上战场”这样的问题的时候,表达“愿意”的仅有两成多。我高度尊重台湾年轻世代渴望独立的心情,但是我也要指出,从历史上看,很少有理想性的事业不付出代价的,很少有一个民族的独立是和平得来的,面对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不可能和平独立。此外,中共最后是否武力攻台,也会考量种种成本因素,包括台湾人民抵抗的意志。如果中共研判,或者台湾的民调显示,大部份的台湾民众,愿意为了自己的理想不惜一战,中共就会考虑动武的代价是否太大。有人说,我是鼓励台湾年轻人流血。错了,恰恰相反,我认为只有表达出强大的意志,才能把流血的可能性降到最低。因此,台湾的追求独立的太阳花世代应当认识到,不惧战,才是保障和平和安全的条件。

最后,第十个建议,是关于人才引进的:现在的台湾政府非常重视南向政策,但是香港近在眼前,却看不到太多的关注。实际上,香港具备大量的高水平人才,港人教育水平的平均值高于台湾,尤其是在金融领域和全球贸易自由化等方面;与此同时,香港的整体环境,尤其是政治环境,越来越令港人失望甚至绝望,更多的港人想离开香港。对他们来说,比起去欧美国家,台湾应当是更好的选择。而这些人才,如果能到台湾来,对台湾的经济发展会带来国际视野的提高等等好处。因此我建议台湾政府,应当制定专法,以特别的优惠政策,针对香港的具体情况,有针对性地首先吸引香港的人才到台湾来工作和定居。这也许会冲击到台湾的就业市场,但是引进人才,让经济的饼做大,大家才能分享到更多的利益。

以上就是我离开台湾之前,基于自己的八年观察,提出的一些建议。这些建议不一定都正确,但是我觉得坦诚地提出自己的观察和思考,是我回报台湾的最好方式。我还是强调,我的所有建议,哪怕刺耳,哪怕难听,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希望台湾更好。有的时候,话说得重一些,才能更加激励和刺激思考。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王丹为您做的评论。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