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不想要民主吗?(王丹)

2017-08-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1989年5月18日,北京法官身穿制服走上街头声援绝食学生,要民主要法制。(AFP)
1989年5月18日,北京法官身穿制服走上街头声援绝食学生,要民主要法制。(AFP)

前不久,我参加马里兰大学台湾同学会举办的一场读书会,应主持人的要求,介绍我对中国问题的一些看法。在提问的部分,有一位美国同学问我,现在很多人说,中国人比较关心切身的利益,只要还能有钱赚,只要温饱不出问题,对民主并没有兴趣。他问我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知道这是很多西方人的困惑,因为他们在跟中国人接触的时候,大概很少能够感受到中国人对民主的兴趣。但是,如果中国人真的对民主没有兴趣,那要怎么解释“文革”中的政治热情-尽管那是非常畸形的政治热情?要怎么解释1989年的席卷全国的民主运动?要怎么解释前不久在中国长沙市政府门前示威的退伍军人喊出的“市长下台”的口号?难道他们都不是中国人吗?

要理解这个问题,我要特别推荐一本书,那就是伊恩。强森(Ian Johnson)的《野草:底层中国的缓慢革命》(Wild Grass; Three Portraits of Change in Modern)(吴美真译,八旗文化2016)。 Ian Johnson的中文名叫张彦,柏林自由大学汉学硕士。 1997年,他以《华尔街日报》驻北京记者身份报导中国,并在2000-2001年因系列报导法轮功事件获得普利策奖。他对中国的草根民众的群体心理,对中国的社会底层的脉动有直接的第一手观察,或许更值得我们参考。而在他的这本书中,有一段描述,正好可以用来回答上述那位美国同学的疑问。他写道:“我们常常读到中国人不关心政治,不在乎民主,满足于自己的命运,甚至中国人也如此评论自己。但其实大多数人的意思是,他们不想卷入政府荒唐的政治运动,或者共产党内的权力斗争-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就是“政治”的含义。问问他们是否在意腐败,或者是否在乎不负责的官员的滥权行为,你会突然得到相反的答案:他们非常在乎。”

这段评论点出了问题的核心:当我们说中国人不关心民主的时候,我们首先应当先界定你所说的“民主”的定义是什么。如果我们从精英阶层的角度去谈论民主问题,把“民主”理解为像总统制还是内阁制这样的复杂的政治选择,或者理解为如何在服从多数人的意见的同时保护少数人的权利这样的政治伦理的时候,大多数中国人确实没有太大兴趣。毕竟,在最基本的民主,例如选举和言论自由还不存在的中国,谈论这些似乎显得有些奢侈。但是,正如张彦所观察到的,当我们从草根阶层的角度看待民主,把“民主”理解为人民希望腐败的官员受到惩处,当人民感觉到自己的权益受到侵害的时候,愿意到市政府门口要求市长下台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中国人,对于民主的热情其实是非常高涨的。

外界之所以有“中国人不关心民主”的错觉,那是因为在今天的中国的发展阶段中,中国人对民主的兴趣是建立在与自己的利益息息相关的基础上的,这种兴趣还没有上升到对于普遍的,作为理念的民主的追求那个层次。而这个层次,在西方民主国家是非常普遍存在的,。换句话说,当西方人用他们自己的对于民主的理解的标准来看待中国的时候,就会发现中国人对于民主毫无兴趣;如果他们愿意把民主的定义标准下调到初级阶段,他们就会发现,中国人,对民主的兴趣是非常高涨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匿名游客

中国人民主被洗脑教育成了要金钱和听党话。

2017-09-03 20:02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