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什麽样的国家?(王丹)

2017-03-2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图片:王丹 (网络资料)

开学第一场中国沙龙,我向在座的来自中国和台湾的同学提出了一个问题:中国的社会性质是什麽?我想,这是我们认识中国,必须要做出的基本判断。

同学的回答五花八门:有的说是权贵资本主义,有的说是专制社会,有的说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有的说是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的溷合性质。在我看来,这些回答都有一定的道理,但也都不够准确。关于中国的社会性质,或者说,今天的中国到底是一个什麽样的国家,在我看来,很难给出一个完整的正面的定性,因为各种社会性质的因素在今天的中国都存在,各种定性都可以找到根据,也都无法概括全部。虽然我们无法正面给出一个完整的定性,但是我认为更重要的是,我们应当用负面排除的办法,来认识今天的中国的社会性质问题。这个负面排除的结果如下:

首先,说今天的中国是社会主义国肯定是不对的。从圣西门到傅立叶,从马克思到列宁,对于社会主义的本质性特徵的描述,都有财富平等作为核心内容;而今天中国的贫富差距之大,与社会主义均富的原则完全背道而驰。到了斯大林和毛泽东的时代,他们所制定的社会主义原则,强调无产阶级专政的部分,也就是说,在政治权力的体系中,无产阶级要掌握绝对的权力。但是今天的中国,所谓的“无产阶级”的中坚力量,也就是工人,不仅不是社会领导力量,自己本身反到成了权贵集团的剥削对象,这样,怎麽可能称之为社会主义国家呢?当然不是。

其次,说今天的中国是资本主义也是不对的。不管是权贵资本主义,还是具有社会主义特色的资本主义,其核心内涵都是资本主义。我们知道,资本主义这个概念,绝不是只体现在生产力和经济关係上,作为一种制度设计,资本主义还包括了人与人的关係,国家与社会的关係,当然也有计划与市场的关係的部分。而在今天的中国,国有企业在国民经济中占有的份额远远超过私营企业,仅仅凭这一点,说中国已经进入资本主义国家的行列,根本就是笑话。这也是欧洲,美国和日本拒绝承认中国是市场经济国家的根本原因。另外,资本主义作为一种社会制度,还有更加丰富的内涵,包括宗教伦理在社会发展中对资本的制约作用,包括政治安排与经济制度之间的相互制衡,而这些,在今天的中国,更几乎找不到任何踪迹。在这种情况下,说中国社会已经具备资本主义的性质,是完全没有根据的。

如果以上分析可以成立,那麽我们就会知道,中国既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社会主义国家,也不是一个严格意义上的资本主义国家,实际上,它有点像四不像,什麽因素都有一些,但是什麽制度都说不上。或许,这就是转型期的中国具有的特点。

指出这一点的意义在于,很多对中国的转型充满期待的人,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学者们,大多认为中国已经进入了资本主义发展的阶段,哪怕它是权贵资本主义。这样的错误判断导致的错误期待就是:既然已经是资本主义国家,当然就会遵循资本的逻辑,以理性和利益为标准製定国家发展计划;而资本主义发展的结果,就是中产阶级的兴起,以及随之而来的对于民主的迫切诉求。这个逻辑,就是很多西方的中国问题学者仍然寄希望于中国统治集团最终走向民主化的理论根据。不幸的是,事实已经证明,他们的推论是错误的,中国强大了,但是并没有走向民主。而我在这裡要说的就是:他们之所以错误判断中国的发展,一个很根本的原因,就是他们在中国的社会性质问题上过于一厢情愿了。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