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魏京生)

2017-01-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左图:川普;右图:习近平。(AFP)
左图:川普;右图:习近平。(AFP)

中美贸易战是必须的吗?这个问题很重要,但看上去确实很无聊。一方面川普一再声称要打贸易战;一方面习近平的马屁学者们也信誓旦旦的要打贸易战,说什么有多少多少手段回击美国等等。既然双方都要打贸易战,那就打呗,别光说不练呀。

其实这就像两只狗打架一样,先以狂吠威胁对方,并不真练。主人越是拉紧链子,叫得越凶;越是小狗叫得越凶。聪明的小狗叫几声就算了,躲到女主人的腿肚子后边摇摇尾巴,一场危机就过去了。等到主人拉不住大狗的时候,小狗就只能惨叫着飞奔逃窜,最后惨不忍睹,从惨叫变成了哀叫。

如果习近平是那只聪明的小狗,在川普没有真正动手之前,就放下架子和川普谈判。自己没道理的地方,虚心承认快速改正,化干戈为玉帛。把一场损人不利己的贸易战,消灭于无形之中。已经维持了二十年的损人利己的政策,确实没什么道理,没必要强词夺理最后来他个惨不忍睹,想逃都没机会了。

为什么这么说呢。首先是大小实力的差距。现在的人不知道受了谁的误导,言必称国内生产总值,也就是简称的GDP。其实这很片面,只是统计学上比较方便的一种数据而已。如果认为GDP就代表了全部的意义,那就失之偏颇了。实际上消费总量更能够代表一个国家的经济状况,也就是说市场总量是最重要的指标。

市场谁的大呢,当然是美国。二十多年来中国的所谓经济奇迹,就是依靠向巨大的美国市场倾销商品,才获得了超高速的发展。但这种发展使用损人利己的方法,单方面输出积累利润,而没有向美国提供应该有的市场。后果就是造成美国的生产萎缩的同时,中国的市场只有缓慢的扩大。两国的经济发展总速度在下降,对两国来说是不可持续的发展模式。

由于最近二十多年来两国的经济增长主要表现在商业利润的增长,而不是生产的增长。美国的利润大部分在商人手里转换为金融资本,很少为实业生产的技术升级换代。导致竞争力的下降和金融市场过热。

中国的资本有类似的情况,而且更加严重的是政治体制的不稳定性,造成工业生产的扩大只是简单技术水平的扩大,很少升级换代。再加上国内市场增长缓慢,和基建投资畸形失控。经济增长必然乏力加上无法遏制的通货膨胀,走到了负增长的大门口。

也就是说。中美两国单方向自由贸易的发展模式走到了头。中国政府和大资本赚到了超额的利润;美国的大企业和商人也赚到了超额的利润。但美中两国的生产和市场的总量发展速度,每年都在下降。发展本身趋向于零,简单说就是走到了头。

是谁造成了这种局面呢,美中两国的资本家和政治领袖都有责任。细说起来还是美国的政客们责任大,为了得到政治捐款而向资本家妥协,为单方向自由贸易放水。不客气的说这是一种卖国行为。

中国的政客们没有抓住机会推动政治改革,是中国企业没有升级换代动机的主要原因。这种不可持续发展机会的窗口很小,欧洲日本等国抓住机会发展起来后,没有造成美国经济的重大负担。所以他们可以和美国维持正常贸易关系继续发展。

而中国错过了发展的良好时机,本身又规模巨大,已经成为美国经济负担不起的累赘。现在美国不得不终止这种不正常的贸易关系,来保护自己的经济利益。而不是中国御用学者们幻想的什么围堵中国。当然,需要的时候也不是不可能围堵,特别是习近平威胁到周边安全的时候就不得不围堵了。

现在要怎么做才能解开这个死结呢?美国该怎么做,川普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要以为这是川普说的,这是把他选上来的美国人民说的,他必然会,也只能这么作。

中国应该怎么作呢?那就是知道自己是老几,不要以为小狗可以靠恐吓打败大狗。就算可以顺便咬人家两口,也改变不了最终哀叫的命运。

第一就是改掉不讲理的毛病,现在靠资本家们游说已经不管用了。

第二就是放下架子主动谈判,迅速改正不公平的政策,争取放宽积累利润的窗口,避免快速崩溃。

第三就是政治经济体制的改革,推动国内企业的技术和管理升级换代,以便适应公平贸易环境下的竞争。

第四就是快速提高工薪阶层收入和福利,扩大国内市场走向正常的可持续的发展道路。

机会不是没有。川普没有立刻开打贸易战,正说明他也不愿意打这场贸易战。毕竟没有损失地解决问题是上策;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是中策;继续损失自己下台遗臭万年是下策。

现在川普没有马上动手,不是不敢动手,而是还在犹豫,权衡利弊等待习近平学聪明一些。以大狗的实力战而胜之没商量,如果自己一点都不损失那当然最好。川普给习近平留下了最后的机会,等待小狗做出明智的选择。

如果习近平把这个机会理解为不敢对抗,就真是网民们讽刺的那样:智商出了问题。当然,在马屁精们的吹捧之下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确实也不那么容易。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评论 (0)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