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民运联席会议里的真相( 魏京生)

2017-08-0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民联」华盛顿第14届会议开幕式现场。(public domain)
「民联」华盛顿第14届会议开幕式现场。(public domain)
Photo: RFA

2017年的七月二十六号到二十九号,中国民主运动海外联席会议在美国国会众议院大楼里,召开了第十四次会议。会议的同时,在大楼里最大的大厅布置了关于文革的展览,并且举办了第三届人权卫士奖的发奖仪式,奖励几十年来为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尽心尽力的外国人。

第一届人权卫士奖,给了美国众议员弗兰克沃尔夫。第二届给了民主党领袖南希佩洛西和出版家伯恩斯坦。第三次也就是本届人权卫士奖,奖给了共和党重量级议员克里斯史密斯。他们都是几十年来为中国的人权民主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的人物,奖励他们就是鼓励更多的政治家和美国人继续关注和帮助中国的民主运动。大家可以在自由亚洲电台和美国之音电台上看到他们的一部分活动,可以公开的这一部分。

授奖仪式非常成功,南希佩洛西也到场赞扬了魏京生和史密斯议员的努力和奋斗,并且再次表达了她对中国人权自由民主事业的敬佩和支持。现场气氛非常热烈,很多位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议员也来信表示支持和准备参加,可惜因为紧张的投票程序,没能够亲自到场而深表歉意。

同时开展的联席会议也非常成功,与会的代表们都很满意,认为这是十几年来最成功的联席会议之一。成功的标志之一,就是引起了中共五毛和水军在网络上的大规模攻击,包括造谣诽谤和辱骂。敌人的攻击说明我们的成功刺痛了他们的要害,是对我们最大的奖励。有些朋友因为多年没有受到这么猛烈的攻击,觉得有些沮丧;有些网民因为期望过高而显得有些失望。这都是正常现象,我们因此而更加增强了信心。

有些朋友因为会议上有激烈的争吵而失望。其实这正是联席会议多年来的传统,是民运内部民主气氛的表现。这恰恰反驳了五毛和共产党多年来造的谣,说民运本身不民主,什么万年主席、独裁专制,等等的谣言。

民运不是一个政府体制,不可能搞出个代表选民的议会民主。它在平时就是个行动团体,一个政治运动。相当于公司和行政机构,必须有一个掌舵的领袖和成员的配合。但它内部仍然有相当于议会的民主气氛和程序,每年的联席会议和各组织内部的会议,就是一个民主协商讨论的机制。这类似于公司董事会和白宫行政会议。

只有这样的结构才是一个反对派政治运动应该有的结构。海外民运早期泛民主化,事事都要讨论和表决的结构,被证明是一个失败的结构。不但没有效率,而且给特务们利用繁杂的程序搞破坏活动创造了条件。而独裁体制不可能得到大家的认同。真正搞民运的朋友都是自己掏钱花时间,还要被亲属们抱怨。包括我自己也是所谓的业余民运,不是领工资的职业政治家。这样的一圈热血青年,谁会接受一个独裁者呀。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次的联席会议,不能不接触最近的热门话题,这就是郭文贵的话题。这个话题也不可能没有争议,如果这么大的话题都没有争议,那可就真是独裁专制了。很多习惯于共产党独裁专制的朋友们,对这次会议前的非正式会议的争论不满意,认为不应该把这些争议在媒体上公开,认为是破坏了民运的形象。我认为恰恰应该纠正那种假大空的模式,让大家都习惯民主争论的模式。

最近习近平开独裁专制的会议,连高层领导们都不许录音做笔记。这恰恰和我们民运的民主作风形成强烈的对比。民主不仅仅是选举和所谓的程序正义,它更是人民和整个社会的文化,一种思维习惯。不允许争论,不允许反对意见发声,这就养成了独裁专制的文化。有了独裁专制文化的土壤,就有利于建立和维持独裁专制的体制。

但民主也不是极端民主化,不是想干什么就干什么,那叫胡作非为。民主有充分的争论,也有达成一致后对集体的负责。即使是投票后的少数派,也要对多数通过的决议负责。在我们生活在西方的人看来,这就是民主的精髓,民主的基本原则,是常识一样的习惯。

这一次夏业良教授就变现出高尚的民主素质。在会议后放弃了和郭文贵先生的争执,公开表示不再公开批评郭文贵。即使郭先生一会儿说反对共产党,一会儿又说不反对共产党,也不再公开抨击老郭。这是人家个人的策略或者谋略,有人家自己的道理。不能要求所有的人都和我们一样,我们自己也不是全都一样,没理由要求别人。

我们的政策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攻击的矛头对准独裁专制的共产党体制。郭文贵先生也表现出高尚的民主素质,立刻号召他的粉丝们停止攻击民运,把矛头对准他所说的盗国贼集团。这就是民主自由同盟军的正确的态度,是民主社会的常识。

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那么大的对立,有时候甚至恨得咬牙切齿。但在支持中国人民争取民主自由的问题上,可以说双方合作得亲密无间,而且还互相捧场。这就是中国人现在最爱说的所谓的素质。希望中国人也能迅速提高自己的素质,避免一个战壕里的同盟军自相攻击。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