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列主义在中国(4)(魏京生)

2017-08-1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马克思与列宁雕像。(public domain)
马克思与列宁雕像。(public domain)

有人评论说,马列主义在苏联和东欧的失败,是因为苏联、东欧的文化接近于西方文化,所以容易接受西方民主制度。这种似是而非的论调,正是中共为了迷惑中国人民而编造的“亚洲特殊价值论”的山寨版。

马列主义不是西方的理论吗?当然不是。马列主义的共产党人坚持它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是不是真理另说,至少共产党认为是真理,而真理当然没有什么欧洲文化特色,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什么什么。为什么共产党又说民主是欧洲文化特色呢?显然是自相矛盾,或者说是骗人的鬼话。

民主制度为什么被全人类所向往呢?因为它适合人的本性,也就是学者们拗口的那个所谓的普世价值。有时候也写作适合的适,就是普遍适合的意思,翻译之后就是放之四海而皆准。

为什么无论好的还是坏的理论都是放之四海而皆准呢?那是因为人性是相通的,甚至大部分是相同的。爱吃酸还是爱吃辣;爱吃鱼还是爱吃肉可能略有不同。爱自由不爱受压迫;爱富有不爱受贫穷则是相同的。所以即便是坏理论,也要忽悠人说:给你自由,给你富有。而且都承认人性是相通的,所以放之四海而皆准。

只有已经自证其错的马列信徒,才会诡辩说:人家是高级种族,可以实行民主;咱们是低级种族,所以不能实行民主,只能搞搞市场经济就算了。这种超过纳粹的种族主义,只有靠诡辩发家的马列主义者们说得出口。

遗憾的是,习惯依附于当权者的中国知识分子,恰恰成为这种诡辩论的发扬光大者。一时间中国人低等论;三百年殖民地论;贱民没资格民主论;民主西化论等等,赢得了一大批知识分子和西方人的认同,也受到了中共当局的容忍。出现了马列主义历史上的一朵奇葩:不受共产党镇压,而且可以在专政下合法生存的异议人士,比在海外和监狱里的异议人士活得更滋润。

在这种知识界的引导下,很多中国人民陷入了困惑和迷茫。他们从共产党开始实行马列主义的五十年代,就开始剧烈反抗。但是奋斗牺牲了几十年,给苏联、东欧人民开创了革命的先例,自己却仍然在原地踏步做着继续流血牺牲的准备。主要原因就是共产党豢养的这批知识分子,给这个社会做出了错误的引导。

马列主义在中国是不是失败了,这个结论在八十年代就已经很少争论了,在九十年代就已经没有争论了。所谓的争论只存在于一小批靠胡说八道骗饭吃的学者的文章里,其实他们自己也早就不相信已经破产的马列主义。“亚洲特殊价值论”成为共产党的什么核心理论,就证明了马列主义已经不是共产党人的信仰。

小朋友们惊诧地说:可是他们自己还在讲马列主义呀,有报纸广播为证。这就要请小朋友们去请教一下成年人了:看见的未必是真的;证据也必须经过分析和验证;骗子们也很会制造假证据;中山狼信誓旦旦的保证也是证据,相信这种证据的人就会像东郭先生一样受骗。

几乎可以断言,除少数智商不够的人之外,连中共高层里边也没人再相信马列主义了。但他们确实还需要马列主义,需要他它的另一半,就是伪称是无产阶级的那个专政。之所以说那是伪称,因为它早就是全世界资产阶级的东东了;还因为它早就是资产阶级用来对付无产阶级的专政。在西方这个专政从来就没有存在过,只在马列主义的中国存在。

马列主义在中国,已经蜕变成为资产阶级专政,这是绝大多数中国人都承认的事实,也是中共绝不承认的事实,包括西方资产阶级掌握的媒体和学者们所不愿承认的事实。这个专政正在为东西方资产阶级创造超额的利润,是大家在西方民主制度下所不可能得到的超额利润。在东西方资本家和他们豢养的学者们的眼里,确实超级可爱。大家可以在东西方媒体和影视作品里找到证据。

中国马列主义的大师邓小平,确实对马列主义做出了里程碑式的修正。这就是无产阶级专政和官僚资产阶级相结合,并且联合全世界的资产阶级巩固这个专政。但是名称似乎需要修改一下,是官僚资产阶级的专政,和无产阶级没什么关系。不过为了欺骗的需要,所以就不改了吧。

顺便说一下,中国的老百姓也挺聪明。在八九年大规模反抗官僚资产阶级失败之后,就产生了一个巧妙的流派,叫做毛左。他们反抗官僚资产阶级的方式很特别,用中共发明的说法叫做:打着红旗反红旗。具体做法就是拿马列主义忽悠穷人的口号,平均财富作为他们的口号;拿中国马列主义的祖师爷毛泽东作为他们的旗帜,反对现在当局的官僚资产阶级。这是对马列修正主义的最好的讽刺。

这个运动反映出的现实,不但说明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而且说明中国人民随着文化水平的提高,被所谓读书人的知识分子所忽悠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互联网和自媒体的出现,也打破了知识分子对信息和思想的垄断。流行了两千年的,靠收买知识分子垄断思想的中国传统政策,彻底失去了它的有效性。人民真正开始自己掌握自己的命运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瑞哲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