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二十四周年纪念(魏京生)

2013-05-31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香港市民在维园举行烛光纪念晚会纪念“六四”死难者。 (法新社资料图片)
图片: 香港市民在维园举行烛光纪念晚会纪念“六四”死难者。 (法新社资料图片)

今年各国和各地仍然有很多的纪念六四死难者的活动。每年人数最多的纪念活动是香港,因为那里几乎全都是华人,而且已经在中共的统治之下。人们每天都在切身感受到中共的暴政近在眼前。在香港人民还能够享受到游行示威的自由的前提下,出来参加游行的人数最多。

中共真的愿意让香港人民享受自由吗?当然不会。古话说得好:非不能也,是不为也。在权衡利弊之后,中共觉得完全取消香港的法制和自由的现状弊大于利,所以暂时不动手而已。

有朋友会发出疑问:自由和法治也是共产党需要的吗?这个提问有点儿过份了,好像共产党就不是人了。是人就需要自由和法治。共产党只是要剥夺老百姓的自由,他们自己当然也需要自由,而且是更多的自由。例如贪官污吏们就需要自由而又方便的转移黑钱的保障,香港多年来就充当了这个保障。如果香港没有了这个自由,他们反而不方便了。

人的本性就是趋利避害。利越大越好;害越小越好。中共也是人,也是一样要趋利避害。转移黑钱的自由;享乐的自由越多越好。反对他们剥削压迫的自由,当然是越少越好。所以幻想香港的自由和法治能够长期维持就不切实际了。

香港的朋友们也许可以换位思考一下。你如果是个贪官污吏,从大陆剥削了巨额金钱。到香港来享受一下资本主义的奢华,你当然愿意;结果一出门你就享受到了香港 的人权,游行和示威的自由。人们当着你的面抗议你剥削压迫老百姓;抗议你为了保护剥削压迫的利益而去屠杀手无寸铁的老百姓。你有什么感觉呢?

你会立刻觉得还是大陆的专制好。那儿就不让老百姓这样胡闹,所以有马屁文人在报纸上替这些压迫者们喊冤,说是香港人民都被惯坏了,动不动就游行示威罢工。说是需要有一个强力的政府才能有效的镇压这些破坏了他们享乐心情的胡作非为。香港的大多数老百姓可能并没有注意到这些大佬们的心情,反而以为香港现在还保留的自由和法治,是因为香港人比大陆人特殊。共产党不敢对付女王陛下的臣民。

刚才还在谈论的世界上最大的六四纪念活动是香港每年的烛光晚会。遗憾的是今年发生了分裂。分裂的理由居然是说;六四是你们大陆人的事情,和我们香港人无关。说这种话的香港人可能忘记了你也是中国人,而且早就是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人了。不是女王陛下的臣民。

最近的不少新闻里都看到这种自以为比大陆人高一等的事态和心态。敏感的人早就在怀疑中共又在利用人们的愚昧挑拨离间。果然火候到了,这个挑拨离间就落实在烛光晚会上。先把你分成两个以上,削弱你的规模。然后再挑拨你们内斗,离间你们的群众。最后只剩你们几个领袖,中共所惧怕的香港人民的运动就不存在了。现在 你们已经上当了,中共正在北京偷着乐呢。

六四屠杀仅仅是大陆人的事情吗?怎么没听美国人、欧洲人说这种话呢。反人类罪和别人无关吗?这是多么愚蠢的岛国心态,而且伴随着自大心理,自以为高人一等。或者说是小绵羊心态,抱着恶狼会放过自己的侥幸。结果就中了共产党挑拨离间,各个击破的奸计。

前几天还和朋友议论到内战时期著名的军事家,小诸葛白崇禧的智慧。在我看来它确实和诸葛亮差不多,小聪明而已。在敌人要消灭所有国民党和你的国家之际,李宗仁白崇禧却在那儿热衷于内斗,而且还按兵不动。他们以为共产党会帮助他们消灭了蒋介石,然后就会害怕他们的广西雄兵,和他们平分天下。这和现在的老香港人和来自大陆的移民的分裂非常相似。都包含了井蛙心态,才使得别人有分而灭之的可能性。

人当然需要有自信心,稍微强烈一些也无可厚非。但是强烈到看不起别人就过分了。这种过分如果发生在生死存亡的关头,就表现为愚蠢了。这种愚蠢被别人利用而不自知,你可能已经陷入到危险中了。

如何走出这种困境呢?首先是要看清自己的利益所在。你们香港人和海外民运不同。海外民运各行其是的基础,是各有各的饭碗,各有各的主子,各有各的利益。团结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能团结一部分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理想的坚定分子。

你们香港人的利益是一致的。香港的法制和自由,就是你们大家的饭碗。没有了香港人的团结,你们很快就会沦为和大陆人一样的贱民。请相信你们香港人没有特异功能,也不比大陆人民更聪明。能做的就是按照常识和自己人团结一致保卫共同的生存基础。

香港居民里肯定有一小部分和你们的利益不一致。他们帮助共产党挑拨分裂香港人民的团结,会从主子们那里得到奖赏。特别是一些在大陆做生意的人,他们为中共火中取栗的奖赏会非常高。他们的利益当然和香港人民不一致。

遗憾的是香港民主派领袖们,多年来把这些有钱人看得比老百姓的信任更重要。这也是现在香港局面混乱,民主派衰落的根本原因。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