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列主义在中国(5)(魏京生)

2017-09-04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1937年,阿道夫·希特勒站在一辆摺篷梅赛德斯轿车上巡阅纳粹冲锋队与纳粹党卫军。(法新社资料图片)
1937年,阿道夫·希特勒站在一辆摺篷梅赛德斯轿车上巡阅纳粹冲锋队与纳粹党卫军。(法新社资料图片)

马列主义经过了多次修正之后,在欧洲本土已经改变了它的本质 -- 继承了马克思认为不属于他的社会主义内容,放弃了他发明的无产阶级专政。社会党是走议会道路的合法政党。这时候有另一个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原则的政党出现了,改名叫做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也就是著名的纳粹党。

纳粹党的第一个原则,就是实行所谓的工人阶级的专政。它的第二个原则,就是实行社会平均主义。唯一不同的是它实际上推行的是资产阶级和官僚权贵们的联合专政,取代了官僚新阶级单独的专政。

分析到这儿,很多朋友不禁会惊呼:这不就是中国共产党吗?不错,这就是不同于苏联的,修正了毛泽东思想的邓小平思想 – 它完全符合马克思主义的故乡修正出来的纳粹主义。

从俄国的农奴制发展出来的苏联式的社会主义,以剥夺大部分人的基本权利为基础,制造出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制度。这个社会制度的原则是两个:一是给大多数人提供足够的生活资源,二是及时消灭萌发人权意识的个人和群组。斯大林和他的继承者们在一定的时段内做到了,所以西方的学者们称它为超稳定结构。

旧俄罗斯的农奴制,比西欧的封建制更加完善。因为蒙古人带来了亚洲北部更完善也更残酷的农奴制。在蒙古人和俄国人统治的时期,由于残酷压制人权意识,所以没有发生由于人民不满造成的人民起义。

当蒙古人统治了习惯于市场经济而且具有权利意识的中国社会时,才发生了严重的人民造反。和蒙古人统治中国相同,起源于蒙古式农奴制的苏联社会主义制度,在中国也遭遇到了和蒙古人统治相同的社会不适应。

首先是残酷压制人权不被社会接受,导致越来越大规模的反抗。其次是低下的生产效率,不能满足人们所需要的生活水平。两千多年的市场经济和与其相适应的权利保障,是中共党内走资本主义道路当权派的社会基础。

毛泽东和他的同伙们在权力斗争中胜利了,也成功地压制和消灭了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反抗。但他们却无法提高社会生产率,无法满足日益增长的物质需要。社会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的联合反抗,是残酷镇压无法解决的难题。

和当年蒙古人推行他们的农奴制一样的下场,毛泽东的苏联式的社会主义经济体系,在中国社会里很难被接受。虽然维持了十几年,失败和被替代是必然的结果。替代它的模式,正是纳粹式的,专政和官僚资本主义相结合的社会制度。

纳粹的失败,被西方学者们评价为对外扩张导致的失败。邓小平和他的继承者江泽民接受了希特勒的教训:在经济上发展资本主义,在政治上实行残酷镇压的专政;但是在对外关系上采取韬光养晦的政策,避免遭到那个失败的德国疯子的下场。

这个体制维持了比强人毛泽东更长的时间,所以大家称之为成功的纳粹,而纳粹则是失败的共产党。现在的经济发展成果,是邓小平和江泽民时代打开了西方的市场所带来的。邓和江的模式以剥削西方来养肥自己,虽然不可持续,但至少为中国带来了巨额财富。

从胡锦涛时代开始,被习近平所继续的向苏联式的社会主义回归,则开始让中国的发展速度迅速下降。由于残酷镇压和经济下降共同造成的社会反抗,也在正比例的上升。

和纳粹一样;为了解决社会矛盾而发动对外战争,是转移社会注意力的常用手法。习近平正是按照这个规律,开始挑动国际矛盾,准备发动战争来解决社会危机。

如果他发动一场对国际社会来说是正义的战争,例如解除朝鲜半岛的核武器危机,也许可以成功地延续他的专制政权多活几年。虽然那是咱们中国人不愿看到的结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网编:李想)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