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色特约评论

为杨海英书作序:是悼亡之书,是悲忏之书(一)——洋刀下,藏人的鲜血“将白雪染成了黑色……” (唯色)

为杨海英书作序:是悼亡之书,是悲忏之书(一)——洋刀下,藏人的鲜血“将白雪染成了黑色……” (唯色)

2014年夏天,我们驱车南蒙古全境万余公里,几十个旗与盟都有停驻。对于我来说,蒙古这个集合了非同一般的名词与形容词的伟大存在,更加具象。之前去过几个地方,如额济纳旗、阿拉善旗、鄂尔多斯,都是匆匆而过。王力雄早在二十多年前去过南蒙古不少地方,就生态恶化状况写过[1]:“那些地方当年也都是大草原,是牧区,都是那种一个脚印里就有上百种生物的生态。然而现在,放眼望去,只有光秃秃的山坡,露着大大小小的石头,到处是沙丘,几脚踩下去不一定踩得着一根草。再往内地走,到了人类活动比较频繁的地区。原来也一样是游牧蒙古人的地盘,现在全被农耕者占据,牧人早就挤得一个不剩,都迁移到边境地区去了。”

特约评论员唯色

唯色,文革时期出生在拉萨,籍贯四川甘孜德格,曾在西藏东部及中国汉地生活、学习多年。前拉萨《西藏文学》杂志编辑。因出版《西藏笔记》被当局认为有“政治错误”,书遭查禁,人被解除公职。此后有多部关于西藏的著述如《杀劫》、《西藏记忆》、《名为西藏的诗》、《看不见的西藏》、《鼠年雪狮吼》、《听说西藏》在台湾出版,并被译成多种文字。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