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焰燃烧的阿坝(唯色)

2014-03-25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图片: 藏人以燃烧的个体生命表达了最强烈的政治抗议。 (唯色提供)
图片: 藏人以燃烧的个体生命表达了最强烈的政治抗议。 (唯色提供)

正如格德仁波切于2011年11月2日在美国国会所做的报告中指出:“对整个藏区,尤其是最近与我有着特殊关系的安多阿坝地区,中共实施了错误的高压政策……在阿坝州所有藏人原有的心理伤口处,再次造成了难以抚平的伤痕。这长达三代人的创伤是无法愈合的。”

作为在境内全藏拥有二十余座直属分寺的格鲁派大寺——格尔登寺的寺主,以及境内外所有格尔登寺的最高精神领袖,格德仁波切强调的三代藏人的苦难,包括1935年中共红军长征经过阿坝地区时,抢掠寺院,屠戮僧俗,朱德甚至率军住进格尔登寺大殿,毁损佛像等;1958年中共在阿坝地区搞“民主改革”,1966年搞文化大革命,致使当地一个寺院都没有留下,成千上万的藏人被抓被杀,矿产和森林资源被掠夺性开采;而1998年开展的且延续至今、愈发猛烈的“爱国爱教运动”,更是点燃藏人焚身抗议之火的主因。

中国行政区划里的“阿坝县”是安多阿坝地区的中心,既是纯牧区,也是信仰虔敬之地。全县共有42座藏传佛教各教派寺院,七万多藏人的主要群体是牧民和僧侣。西藏境内自焚抗议运动的第一人是格尔登寺僧人扎白,迄今133位自焚者中以阿坝县最多,有36位男女僧俗相继自焚:其中20位僧人、13位牧民、2位尼师、1位在拉萨的打工者。

阿坝炽焰燃烧,与2008年3月16日的街头抗议被镇压有关。当天,因当局强迫在格尔登寺大经堂顶悬挂中国国旗,引发数千僧侣与民众抗议游行,结果有二十多人在军警屠杀中命丧街头,包括孕妇、5岁的孩子和16岁的女中学生。这个被鲜血浸透的日子因此被称为“阿坝屠杀日”。而隔年发生的第一起自焚,正是因纪念“3•16”遇难者的祈祷法会遭当局取消而导致。

自扎白自焚之后,2011年、2012年、2013年的3月16日,格尔登寺僧人洛桑彭措、洛桑次成、洛桑妥美相继自焚牺牲。而今年的3月16日,格尔登寺僧人洛桑华旦正是在扎白自焚之处点火,也即被称为“英雄街”的洽唐街,已有十多位藏人在这条街上以身浴火。

阿坝炽焰燃烧,更与一直以来不断加重的压迫有关。

两年前,在中国网站“网易论坛”上出现一篇帖子,名为“一个藏族党员的公开信”,很快即被删除。是以当地藏族党员的身份,向上级领导告状的方式,揭露2007年至2012年任阿坝州州委书记的侍俊,“他一到阿坝就带来了天灾与人祸”。“有人说他是‘魔主’,为使自己升官,把小事搞大,好捞功劳,把寺庙护法神殿中的烂枪锈刀(千百年来藏区有放下屠刀把刀枪交给寺院表示不再作恶的习俗)论为反共藏独用具。”但告状显然无用,因为侍俊已升任四川省省长助理、四川省公安厅厅长。

公开信还提到了阿坝州藏人自焚越来越多,可是“没有原则和没有感情的非藏干部对州里的敏感事件的反应是‘烧光才好’‘全部枪毙’之类。”公开信点名批评负责阿坝县维稳工作的两个汉人官员:副州长严春风和格尔登寺管理处处长刘峰,称他们若“继续粗造(糙)行事,阿坝难以安宁,寺庙难以祥和”。

阿坝炽焰燃烧,更与当地僧俗民众具有崇高的勇气和承担有关,体现了藏民族的精神力量,是一种通过捍卫尊严、分担痛苦、鼓舞勇气、表达声援、类似涅槃的自我升华。

正如牧民卡央的遗言:“自己能够为西藏民族献身而感到心满意足,绝不后悔,因此,大家不要为我难过。”正如最近自焚牺牲的格尔登寺僧人洛桑华旦的遗言:“要常求有利别人,不求有利自己,因为幸福的根源是有利他人及团结一致。”

而且,无论是36位阿坝自焚藏人,无论是133位境内外自焚藏人,皆都遵循尊者达赖喇嘛关于非暴力的开示,以燃烧的个体生命表达了最强烈的政治抗议。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评论 (1)
  • 打印
  • 分享
  • 电邮

中国网民党

大陆

西藏区自古以来有着自己独立文化宗教信仰和地方习俗中共企图把自己的反动意识形态反人类反人权反普世价值观理念硬强迫藏人民族接受这是极其残忍和野蛮愚昧的藏人反抗也是能够理解的,其实藏民族是十分虔诚和善良友好的民族,他们能够应用自焚的极端方法来抗争中共说明他们已经到了忍无可忍没有退路的地步也说明了中共的残忍和邪恶到了什么程度了!

2014-03-26 11:05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