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论『体制内改革』(吾尔开希)

常常在网络上以及民运界听到一种声音,那就是不能对体制内改革抱有任何希望,对于这种说法,需要深入分析,需要将一些观念厘清,尤其需要摒弃一些情绪。
2013-01-18
电邮
评论
分享
打印
  • 打印
  • 分享
  • 评论
  • 电邮

首先让我们确定体制内政治改革的定义。如果体制内改革是指共产党专制本质不变,但在共产党体制之内进行政治改革,走越南的路线,即所谓的党内民主,我们是否能够接受呢?

应该说,我们会对此欢迎,但是,欢迎的前提是这只是中国走向全面民主化的第一步,最终,中国的民主化是要以贯彻宪法之中的言论、结社自由;开放媒体和选举为目标。对于这样的体制内政治改革没有必要反对,甚至应该把它看作走向全面民主化过程中的一个小小胜利,至于要不要参加这样的政治改革,这也毋需过多的担心,一定会有人参加,也一定会有人坚守体制外反对派阵营,民主运动如果因此出现不同走向,应该看作分进合击。

其次,如果体制内政治改革是指由共产党体制内的力量发动的全面民主化变革,也就是叶尔钦现象,那就更没有必要反对。至于那时我们跟他们之间的关系也会随着局势而变化。我相信那一定是个即合作又竞争的局面。

第三,由体制外反对派策动体制内发生变革,也就是民运内部多年前曾争执过的所谓“建设性反对派”路线,虽然听起来与第二种路线差别不大,而且困难重重,成功的机会也不大,但如果有人觉得这也是一部活棋,不妨飞一子,埋个伏笔,我不仅不反对,还认为的确有出奇制胜的可能性,倘若成功可以说是为中国民主化抄了近路,当然举双手双脚赞成。

但如果以此作为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并把所有希望寄托于这种变革,并希望民运为了配合这种策略而放弃与中共专制政权的对立性,那我就要坚决反对了。体制外的独立性绝对不可放弃,这是中国走向全面民主化的重要需求,中国民主运动多年来为此付出的巨大牺牲不能因为一些人对于民运策略的幻想而付之东流。

我相信,很多民运界的朋友反对体制内政治改革的初衷正是如此,但这其实也是杞人忧天,值得提出来,说上一句,不必过分纠结,因为民运的现状决定了即使有人有这样的想法,也无法改变大多数人的清晰立场,更不用说改变整个中国民主运动的战略了。

第四,完全放弃任何对体制进行改革的想法,以重建一个全新的政治体制为诉求,而这种诉求又分为非暴力革命与暴力革命两种。

非暴力革命就是主张推动全民性民主运动,以街头运动,静坐绝食,最多到占领媒体、瘫痪社会的方式来推动政权更迭。这种现象不是没有发生过,当年东欧不少国家走的就是这样的路线,阿拉伯革命之中也有非暴力抗争导致政权更迭成功的例子。

当然,如果这样的情况果然在中国发生了,我们也不该忽略政权更迭所带来的社会震荡是要由全民共同承担的,民主运动不能只考虑一个政治目标而忽略全民整体利益。但这条路要走成功需要的天时地利人和各种条件非常多,可以说可遇而不可求,既然不可求,把这条路线当作民主运动的策略,无论主张或批判,都显得幼稚了,我们应该采取的态度是认清这种虽不大,但确实存在的可能性,并作好思想准备。

还有不少人主张走武装革命的路线,这种人通常会非常慷慨激昂,批判其它立场不同的人软弱、投降、机会主义。但过去二十多年来我也没看到任何主张这种立场的人,在一些场合得到一些情绪性的鼓噪掌声之外,作出过任何除了主张以外的成绩,也不曾拿出任何具体计划,所以,不仅反对,根本觉得不需要花时间讨论。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完整网站